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租个男友好过年 > 租个男友好过年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难忘
    时间过去了很久,久到两人肚子咕咕叫,灵泉下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怎么办,小白龙会不会……”孙思媛担忧的看着赵有钱。她没有心情做饭,摘了一只桃子,偶尔啃两口,压根吃不出味道来。

    “应该没事吧……”赵有钱语气不是很肯定:“灵泉水效用逆天,它在灵泉里,想来保命总是没问题……”

    “我很担心……”孙思媛盯着空间灵泉,期待下一刻就能有一条龙从里面游出来。赵有钱突然看到了高台上的小龙珠,小白龙说龙珠与水对它的效用是相辅相成的,那么,如果把龙珠放到灵泉里,会不会有用?

    把自己的想法说与孙思媛听,孙思媛也不心疼龙珠了,二话没说把龙珠丢进了灵泉。龙珠进入空间,地下就陷入了黑暗,两人升起火堆,围坐在一块儿,心神都放在空间灵泉中。

    时间变得异常缓慢,孙思媛觉得等待成了一件让人异常焦灼的事。每次火光变小,赵有钱往火堆里添柴,孙思媛都要问一句:“小白龙会不会有事……”明知道赵有钱说“不会有事”只是在安慰她,她还是听见了才安心。

    终于,孙思媛发现灵泉水的水位急速下降,直到心神无法感知的地步。然后,一声巨响自灵泉底传来:“吼!”

    瞬间,本该无风无雨的空间内,电闪雷鸣,龙珠从灵泉中急速升起,随它出现的,是一条几百米长的金龙!龙珠飞到空中,小小一粒珠子,发出万道霞光,闪花了孙思媛的眼。金龙绕着龙珠飞翔,一身金鳞,在龙珠的映照下,色泽愈发璀璨夺目。

    “哇,真的是五爪金龙!”孙思媛感受着空间中的情景,只觉得血液都在沸腾:是龙,真的是龙,活生生的龙!

    “吼!”金龙再次吼叫出声,声若洪钟,震慑心魂。它对准龙珠,张开巨口,龙珠被它吸进口中。继而,整个空间的花花草草都被它吸过去。

    “我的天,它在干嘛!”孙思媛本来还在欢喜小白龙成功化形,此时却被它的行为震惊了。“那都是我的,不许闹!我的天,小白龙,你在干嘛?”

    小白龙——现在的五爪金龙,听不到她的话,它自顾自地吸收着空间一切具有生机的东西。什么桃花树杏花树小槐花树,都被它连根拔起,孙思媛特意种在空间的各种药材,也尽数被它从泥土中吸出,吞入腹中。

    整个空间,似乎在遭受一场劫难,偌大一个空间,最后只剩下两座孤零零的书山和药山,还有孙思媛那些金银杂物。哦,不,还有一个灵树,可是,五爪金龙已经把目光放到了灵树上。

    “不行,绝对不可以!”孙思媛大吼:“你已经毁了我所有的东西,你不能再动灵树了!”然而,她的阻止并没有一点用处,五爪金龙将巨口对准灵树,开始吸食。

    一片片树叶、一根根树枝脱离灵树,飞向五爪金龙的口中,灵树渐渐光秃。到后来,它已经没有一片树叶,五爪金龙却不曾停止自己的行为,还在继续吸食,就这样,灵树渐渐枯萎。

    “吼,嗷……吼……”灵树枯萎后,五爪金龙盘旋在空中,吐出龙珠。

    “思媛,它说,它要离开了,要去九天之上……”赵有钱替五爪金龙传达它的话。

    孙思媛看着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的空间,根本不想理会五爪金龙。

    “它说龙珠送给你,它要走了……”赵有钱继续传话。“切,赶紧滚,再也不想看到它了……”孙思媛一脸嫌弃。

    五爪金龙破开空间,将地下已经废弃的、它待过的小房子抓在爪中,掀开脖子下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鳞片,把小房子放了进去。赵有钱读过华夏的传说,知道那里是龙的逆鳞。这个在它漫长龙生中匆匆而过的岁月,对它而言是值得纪念的。这两个两足怪,它会时常想起。

    只是,刚刚化形,它必须攒足力量,回到九天之上,吸取空间生机,既是机缘,也是无奈,此时是没有什么能回报他们了。

    “吼,嚎……”五爪金龙又吼了一声。赵有钱只答了一声“好”,却没有翻译。

    “有钱,它说啥?啊……”孙思媛突然感觉自己被抓住,下一刻,她翻滚了几下,最后爬在金色地板上。

    金色地板?孙思媛站起来,耳边传来雷鸣,孙思媛这才发现,自己在五爪金龙的背上!赵有钱落在她身后,见到她,就走到她身边。“它要带我们回到地上。”

    “哦,好……”孙思媛刚想说:“那走吧”,就突然眼前一亮,她抬头,看到天上有一轮太阳。“这,好快……”居然,已经回到了地上!

    再看周围,哪里还有五爪金龙的影子,恍如做了一场大梦。

    “对了,空间!”孙思媛想起,他们是被五爪金龙抓进空间带出来的,那她是不是能进入空间了?

    默念空间法则,她果然出现在了空间,只是……

    “啊,啊,气死我了!”孙思媛看着荒芜的空间,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生机,她满脸心疼,想到一件事,她忙转移到灵泉边,发现了一件更让她伤心的事:灵泉枯竭了!

    灵泉枯竭,灵树枯萎,空间仿佛被扫荡过,孙思媛那个气:谁说好人有好报,她好心救了一条龙,却被那条龙毁了自己的空间!

    对了,龙珠呢?不是说龙珠归她了吗?怎么不见了?孙思媛抬头,看到正在发光的龙珠,一把攥手里:唉,罢了,能留一样算一样吧!

    离开空间,孙思媛把龙珠拿给赵有钱看:“喏,就留个这个,唉,空间都被毁的不成样子,灵泉也枯竭了……这破龙,下次让我遇上,非得扒皮抽筋,做烧烤吃!”

    “无妨,没有空间,也能活的好好的,不必太苛求了,反正对我来说,只要和你在一起,其他的事都不重要……”赵有钱说了句情话。

    “切,就你会说话!”孙思媛朝赵有钱翻个白眼,心里却甜丝丝的。

    “对了,我们这是在哪儿啊?还是那个什么……来一府吗?”孙思媛看着周围,荒无人烟的样子,倒是能看到一条小河,里头有水。

    李昱给吴晗打电话,彩铃刚听个开头,那边就接通了。

    “喂,晗晗。”

    “喂……李昱。”吴晗刚叫出这个名字,坐在她身边的两位老人就眼前一亮:大孙子给未来孙媳妇打电话?

    李昱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正是饭点:“晗晗,吃饭了吗?”

    “嗯……正在等……我和你……爷爷奶奶在三食堂,菜已经点好了。”吴晗老实交代。

    对于两位老人,李昱的感情非常复杂,他想了一下才对吴晗说:“他们不能吃辣,不能吃糖,盐太多的菜也不能吃。”

    “不会吧……”吴晗瞪大了小眼睛:“我刚刚点了小龙虾、红烧肉和咸水鸭,怎么感觉全撞枪口上呢……但是他们说喜欢吃的啊……”

    悄悄瞟一眼两位老人,吴晗确认,自己刚刚点这几道菜的时候,有问过他们意见,是他们说都行都喜欢,自己才下单的……

    “那你还点了什么菜?”李昱问,吴晗乖乖回答:“嗯,有素菜,我点了笋、山药、木耳青菜……”

    不管是荤菜还是素菜,全是吴晗爱吃的……

    老太太知道吴晗在和李昱讨论菜单,笑眯眯地对吴晗说了句:“晗晗点的菜都好。”

    哎呀呀,怎么可以这样子?吴晗觉得,两位老人简直是过分热情,比她追李昱还殷勤。这画风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嘛,不是说,高门大户的长辈,都蛮横刁钻,对小辈特别严厉,她这种“高攀”的女孩子,都开出一张支票踢飞的吗?

    能不能按照套路来?她以前就和李昱商量好了,要是他的家人给她钱让她滚蛋,她就把钱接下来和他对半分呢。

    现在看来,这条致富路完全行不通嘛……

    难怪当时她和他聊这个严肃的事情,他却一副看白痴的样子。

    嗯,严格来说,其实李昱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他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不是那种随手开支票的人,只不过,他有个全国首富的叔叔比较疼他,仅此而已……

    然后,吴晗就见到了全国首富。

    事情是这样的,她陪着两位老人在食堂吃饭,两位老人根本不像李昱说的那样,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甭管是红烧肉还是咸水鸭,都吃的美滋滋,吴晗见状替老太太剥了一个小龙虾,可把老太太喜的,替她夹了一大碗菜……

    吃饭这件事,就是看别人吃的香了,自己胃口都会更好。

    然后,吴晗吃撑了,两位老人悲剧了。

    “他们现在出现了头晕、胃痛等状况,建议送医就诊。”万能的幽言替吴晗检查了两位老人的身体,得出以上结论。

    所以,明知道自己胃不好,为什么要逞强吃这些?

    吴晗心里埋怨两位老人,更埋怨自己,李昱明明都对她交代了,她却没有重视……

    把这件事告诉李昱,李昱联系司机把他们送到医院,吴晗肯定得跟着去呀,然后,她就见到了李令人。

    李令人是被李紫鸢催来南石的,小丫头生怕两位老人拆散哥哥和吴晗,非得磨着李令人到南石把爷爷奶奶带回家,李令人忙,没时间,她就要自己买票来南石,李令人没办法,只能跑这一趟。

    没想到,刚到南石,没去南石工信大学,先到了医院。

    李令人只有三十五岁,当然,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许多,虽然是商人,却比大明星保养的更好,看上去容颜俊朗。所以,初一见李令人,吴晗都不知道这位该怎么称呼。

    “你是晗晗吧?我是小昱的三叔,你叫我叔叔就行。”李令人对吴晗有所了解,主动介绍自己。

    吴晗本来坐在诊疗室外的座椅上,这会儿急忙站起来:“叔叔好。”

    李令人示意吴晗坐下,他自己也坐到座椅上,悄悄用手指指诊疗室:“二老没为难你吧?”

    “没有没有。”吴晗连连摆手,“两位老人家非常慈祥,非常和善,非常……”

    非常的奇怪……

    听完吴晗所说对于两位老人的印象,李令人陷入沉思。很明显,李紫鸢那丫头想错了,两位老人并不是来拆散有情人的。反倒像是,一副想要和未来孙媳妇培养感情的姿态?

    “爸,妈……”这两个字在心里嘴里百转千回,李令人思绪纷繁。

    李昱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这会儿,两位老人家被李令人带走,吴晗正和徒弟小河奋战在召唤师峡谷呢。

    “徒弟我跟你说,你大神师傅厉害呢,高校联赛水苏省冠军,王者战队,呀哈哈哈……”

    刚进入皮尔特沃夫的语音群聊,李昱就听到吴晗的声音。

    中国有句老话,母随子贵、妻随夫荣,虽然说,这句话稍有些对于女性的不公正,但它所含的意义,其实非常准确。

    李昱这个男朋友获得了荣誉,为女朋友的吴晗,与有荣焉。

    “切,高校联赛而已,还是省赛,有什么好吹的……”群聊中,小黄猫出来冒泡。

    吴晗见李昱被如此“鄙视”,岂能忍啊,立马回击。

    听着吴晗和小黄猫你一言我一语地辩论,李昱嘴角含笑,也不打断他们。第一次和小黄猫与夜子对线,他就觉得他们像是配合许久的职业玩家,现在想想,应该没错。就算不是现役,那也是曾经出现在赛场上的选手。

    “哼,你等着吧,我皇上肯定要拿全国冠军!”争执告一段落,吴晗用这句话做小结,还附带一句:“世界冠军,那也是我皇上的!”

    李昱心想,这话我都没敢说……

    虽然确实是这么想的。

    “呦,吴晗妹子,对我们这么有信心啊?”段天涯的声音冷不丁从耳机中传出,李昱冷笑:你想多了。

    “你想多了,我是对我皇上有信心,和你没什么关系,哦不对,你还拖后腿呢……”吴晗的答复一如李昱所想。

    “切……”段天涯兴致大减,瞄到李昱的名字也在语音频道,他撇撇嘴:“吴晗妹子,老五在偷听你怎么夸他呢。”

    “呀?我皇上,你在吗?”吴晗正在游戏中,并不知道有多少人加入语音群聊。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