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食诱获 > 正文 第1238章 赌场风云百里良骝添乱
    百里良骝在听保罗三世讲古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重要信息。

    那些巨大橡树制成的长船本来是一个地下平底、上面开放的平舱船,所以经常有人掉下海去。

    加上一个盖子,就可以钻到水底去行?

    这不是最原始的潜水艇吗?

    当然,那些加盖留下的缝隙,估计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密封,做不到完全不渗水,但是起码是一个尝试,渗水的问题,会不断改进逐步解决的。

    一些古老的技术,也许效果出乎意料地好,谁不定就已经有效地防止了渗水。

    这样,那些圆筒的海盗船,是不是就可以直接钻到海底去?

    不受那些风浪的直接撞击,从而躲过百慕大的那些滔巨浪的侵袭?

    不定那些巨浪的后面,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好东西。

    只是吓住了那些平庸的水手不能前去,却正好是那些英勇的海盗的乐园。

    恶劣的气候、要人命的海浪,一般人不能驾驭,可是从北冰洋过来的维京人也许看作等闲。

    他们不但不能为害,反而是他们阻吓那些不友好的海上生物帮助呢。

    那些海上生物,当然包括人,甚至最为恶毒的一类就是人。

    至少他们那些被从北欧赶出来的维京海盗眼中,没有任何生物比那些人更可怕了。

    不过,这些都是百里良骝经过十倍加强的大脑记忆和思维能力的一闪念间的思绪,甚至只是一些片段,不能代表事实就是如此;即使思绪的片段,也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思考。

    他只有先把这些不成熟的念头放在一边,实际上就是一个半成品的思想区,暂时储存在那里,有空再弄出来继续思考,或者遇到类似的情况,把这些取出来合并思考。

    现在,还是继续听保罗三世讲古。

    保罗老师不断填充了二千年的脑袋里,果然有货!

    “对了,保罗老师,我刚才有些思想开小差,有些内容可能没有听清楚,能不能您再讲讲,或者得更详细一些。”

    保罗三世当然好脾气,只要这些信息有用,他整讲都行。

    问道:“具体是哪些东西?”

    “那个……他们那些维京海盗做准备的那些事情,其中一个是造船,另一个似乎是到处探查;造船的那个事情先不,就探查那一块,不知道他们到过什么地方,结果又如何呢?”

    保罗三世笑了一下,依然是满口的白牙一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孩子。

    “这个我还真问过!不过也不知道是真的收获很少,还是那个报告人接触不到那些机密,有用的东西不多,而且没有什么详细的内容,当然也有可能那个时候没有摄像机一类的东西,也没有办法具体!其中有一个探查船队,似乎到了一个北美大陆,而且那在那里住了是七八年的样子,不过后来觉得那个地方还不是理想的地方,又离开了那里,继续寻找,最后找没找到,不得而知!我根据那个报告人的描述,断定那个地方是北美,估计是加拿大的一个海岸线陆地,因为他们的回来的时间,大约走了十五,不会远航到印度洋或者太平洋,那个时候,那些探险家还没有兴起呢。”

    “谢谢保罗老师!您的这些都是第一手资料,非常宝贵!您觉得他们是不是能找到合适的栖息地,既适宜生活,又能免于他人的攻击?”

    保罗三世道:“这种结局我从来不猜测,别是那些海盗,我自己的都不猜,因为我只相信一条,一切都在造物主手里掌管,如果造物主愿意,他肯定可以给他们找到这样一处乐园;如果造物主没有这样的旨意,他们是万难成功的!”

    百里良骝悚然一惊。

    “谢谢保罗老师的警醒!我太着相了!这个东西哪能妄求?他们去了什么地方,就先到这里,我再思考一下如何走下一步,现在那些船的事情……”

    保罗三世正待继续,突然百里良骝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老师稍等,我看看谁来的电话,估计是有什么急事。”

    拿过来一看,是乔直的。

    这个得接,他们正在金字塔赌场搞事情,分分秒秒就是几个亿的出入。

    不过到现在为止,据百里良骝的情报,是只入不出。

    但是,万一有意外呢?

    出事,就是大事!

    虽然他相信乔直的能力,还有他的那四个兄弟都在,但是现在盖普伦已经赶了过去,或许有什么变故也不定。

    “乔直,有什么问题?出事了吗?”

    那边乔直笑了一下:“我老大,你可不要老鸹嘴啊!啥事没有!”

    百里良骝也笑了一声:“大概是因为你没事不找我,小时也不找。”

    又问道:“那你找我是为什么呢?”

    乔直道:“没事是没事,可是挺热闹的,那是相当的热闹,你不过来看看?如果错过,我都替你遗憾。”

    百里良骝道:“你们的事情,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我这里也忙。”

    乔直道:“老大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是给你献礼的好东西,怎么没你的事?这件事第一就是属于你的!还有,你没有见到过盖普伦真人吧?不妨过来看看,还有,几十亿几十亿的赌金过手,那是无比的刺激,你不过来看看,保证你会遗憾终生。”

    乔直心道,我就不信你那个第一号好奇宝宝,能忍住不来。

    我老人家这么能忍,都忍不住。

    与此同时,百里良骝那里正在开展激烈的思想斗争。

    一个思路:“百里良骝你也老大不小了,几乎二十五了吧?怎么还是那么孩子气?看什么新鲜东西比小孩子看到糖瓜还要踊跃地往前凑?这个不好!很不成熟。”

    另一个立刻激烈地反驳:“好奇怎么啦?好奇是人类的性!好奇可以鼓起人们的创造性你知道不知道?好奇还是历史发展的动力!最最重要的,好奇给生命带来活力!”

    看来后面这个占了绝对的上风,前面的那个只好妥协。

    “好吧,你好奇就好吧,只要别耽误了正事。”

    后面那个:“那还用?老子现在一个顶十个,今非昔比啦!”

    一番挣扎,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对乔直:“去!为什么不去?那个几十亿赌金要看,那个盖普伦更要看,没准还能遇到其他老朋友呢?还有看到你们赌,我也早就手痒了,能不能我也参加你们?只要保证不输,我也很厉害的!”

    “那老大你还啰嗦什么?再不来你就没有机会了!”

    “马上过去!”

    回头对保罗三世:“保罗老师,你先别走,在这里看会儿家,我过去大西洋看看。”

    吧,也不等保罗三世点头,嗖的一声跳上一辆个人机车,风驰电掣般跑了。

    保罗三世摇了摇头。

    还是年轻人好啊。

    什么事情想干就干,干了也没有什么愧疚之心。

    其实他也想去看看,甚至赌一手。

    不过稍微沉吟了一下,机会就跑了。

    虽然机会跑了,他还在那里庆幸。

    因为他知道赌博不好,他更不应该赌博,刚才那种面对赌博机会心里一动的心态变化。

    不是别的,是魔鬼撒旦对他的诱惑。

    想到自己的已经两千岁,还不能对诱惑无动于衷,不由得就给那些年轻人担忧起来。

    他们年轻,识别能力差,抵御力不强,更容易给诱惑。

    这个他也没有办法杜绝,只有为他们祷告了。

    因此百里良骝刚走,他就开始唠唠叨叨地为他们代祷起来。

    再金字塔赌场,李学龙指挥那些赌客的保膘和赌场的警卫之间的战斗都玩儿了命。

    先是赌场警卫用电棍杀了人,死的那些都是没有警棍的赌客保膘。

    接着就是赌客的保膘为了报复,拧断了好几个赌场警卫的脖子。

    这死亡魔影一旦笼罩在打斗双方的心志,就再也没有人性的限制,双方很快就为了要对方的性命无所不用其极起来。

    到了这个地步,警棍就不再是唯一的武器。

    有人抽出了佩刀,一刀扎进对手的心脏!

    旁边被尖刀刺入心脏的人的朋友狂怒之下,起脚就踢,势大力沉的兜裆一脚,立刻让那个刚杀了人的家伙起飞蛋打!

    非但如此,整个裆下全部被踢得稀烂,两腿中间连结两根打胯的筋骨皮也整个给踢得裂开,肚子里面的大肠小肠哗啦一声散落到各处。

    那人狂叫一声,立刻就无声无息死个彻底。

    与此同时,那些被赌客保膘打死的赌场警卫,他们的警棍全都被赌客保膘夺了过去,现在那个保膘已经全都装备了警棍。

    剩下的这些赌客保膘,不但有了警棍装备,而且都是武功高人一等者,加上李学龙的指挥艺术高超,场内无人能比,他把这些人紧缩阵型,摆出了一个金龙摆尾阵,一阵摇头摆尾,就生生把赌场警卫的队伍切下五十人左有的一大块,然后那个尾巴摇了两下,将他们的脖子全部切断。

    只此一个回合,那些赌场警卫就给吓瘫了。

    没有瘫的的,也下怂了,一个个不断后退,再也不敢上前。

    如此一来,赌客保膘就直接面对了普伦王国警卫部队的二百名队员。

    可是这些人要是不用枪械,一点也不比那些赌场警卫更有战斗力,甚至还不如他们。

    毕竟他们平常是那种正式战斗,开打的时候都是枪炮齐鸣。

    这个时候,站在前面的那些赌客保膘,已经把刚才金龙摆尾杀掉的那些人的警棍都捡了起来超载手中,成了双棍在手的煞星!

    他们双手扬起警棍,如同双筒炮一样对准了那些普伦王国警卫部队队员,杀机熏!

    尤其是刚才一个招式,就杀死了五十人,起到极大的震撼作用。

    那个领头的一看,完全不是对手!

    如果硬上,估计那个尾巴相似的队伍,只要摇摆一下,他这二百人就給摇得骨软筋麻,死得干干净净了。

    但是,他有不能跑,只要亦步亦趋,李学龙的队伍近前一步,他的队伍就后退一步,打死他也不肯把他们能之间的距离缩短一寸。

    李学龙现在实际上也没有很大的杀机,他的杀人只是以杀止杀而已。

    如果不杀了那些带警棍的赌场警卫,他的纳西赌客保膘会死的更多。

    万一这些赌客被杀的心胆俱裂炸了营,那些赌客就会遭到直接的袭击,敌人的阴谋诡计就会得逞。

    所以他现在就是压住阵脚,保持自己一方前进的节奏,既给敌人造成足够的压力,又和他们保持适当的距离,只是不再接触。

    与此同时,他再次给李布斯发去一个问询,了解一下普伦王国警卫部队的后续部队是否到达。

    同时给他一个提醒,就是那些人已经得到李安台的指示,可以开枪!

    既然如此,李学龙就给他授权,让他审时度势,必要的时候先下手为强,宁当凶手,不当苦主。这后面的一条,是所有强者的一条基本守则。

    其实不用李学龙叮咛,他的所有同僚都会如此去作。

    他不过就是顺便嘟囔了一句。

    简单地,就是我宁肯先杀了你,也不等你杀了我。

    至于以后谁有理谁没理,一律不管。

    这个时候,李布斯已经率领他的队员隐藏起来。

    赌场的地形地物很多,藏几百个人轻而易举。

    每个人都把微冲的机头打开,随时可以对准目标扫射。

    如果那个李安台不作出头的事情,他就让他们过去,然后才从后面包抄,和师父前后夹击,灭了这支队伍。

    一旦他图谋不轨,那就断然开枪扫射,让他们全部魂断赌场。

    如此来,李安台的五百人性命,实际上操在李安台的手里。

    是死是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李布斯虽然不想杀人,可是该杀的时候,他却对没有丝毫怀疑。

    就在这时,李安台带着他的队伍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那个体质,一看就比李布斯的队伍差了一大截。

    这可能也是李安台要先下手为强开枪的原因。

    他对李布斯的埋伏一点儿也没有察觉,还在那里好死不死地提醒大家。

    “一会见到对手,二话不,立刻开枪,不给对方留下任何反应的机会,否则,我等死无葬身之地!”

    李布斯心道:“我现在就要你等死无葬身之地!”

    大手果断地举起!

    只要压下里,五万发子弹就会倾泻到这群人身上!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