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权力之门 > 权力之门 正文 第0801章 打死我也不行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想了想,徐浩东说:“一,中央和省及我们自己在云岭的改革试点,特别是党政机关改革试点和监察体系改革试点,以及反腐防腐的经验。二,四市一体化发展规划。三,我的经济学理论。四,关于城市管理的经验教训。五,关于房地产业的改革。”

    李智宏嗯了一声,点着头说:“我相信你能发挥得很好,你还有两位大教授帮忙嘛。你要有备而去,因为说不定中央领导也会去听课,这也是你个人的机会哦。”

    “是,我一定认真准备。”

    李智宏终于下了“逐客令”,“好了,今天就聊到这里。”

    徐浩东起身,“领导关怀,浩东永记在心。”

    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徐浩东保持了足有十秒之久。

    “滚。”李智宏笑着挥手。

    转身离开时,徐浩东双眼湿润了。

    晚八点一刻,徐浩东打的来到与陈益‘波’约定的咖啡馆。

    小包间里,陈益‘波’早到,不仅点了一壶咖啡,而且还叫了两个冷菜两个热菜和一盘饺子。

    “让领导等我,抱歉,抱歉。”

    “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去你的吧。”

    二人相视一笑。

    徐浩东不喝咖啡只喝水,也不吃夜宵,“老陈,这么多菜,还有人吗?”

    “就你我二人。我这是晚饭,你不吃,我自己吃。”

    徐浩东噢了一声,“新领导上任,饭也吃不上,够忙乎的啊。”

    陈益‘波’自己开口讨喜,“哎,浩东,你好像还没恭贺我。”

    徐浩东咧着嘴乐了,“有什么好恭喜的,你本来就是省委常委,只不过开会的时候,座位往前挪了几个而已。”

    “呵呵,倒也是啊。”

    “当然,以前只管省城,现在是常务副省长,管的地盘宽喽。”

    “难道一点都不值得恭贺?”

    “值得,值得。老陈,恭喜你,恭喜你升官。”

    “这还差不多。”

    徐浩东催促说:“你快吃,老陈,我来是听你说事的,不是来看你吃饭的。”

    陈益‘波’说:“吃饭天大,皇帝不管,你小子急个啥么。”

    终于,徐浩东等到陈益‘波’放下了筷子。

    陈益‘波’说:“这第一件事,是向你表示感谢,同时向你表示道歉。”

    徐浩东怔了一下,“咦……你先等等,这几个意思?大官向小官表示感谢和道歉,这要在古代,就表示小官死期不远了。”

    “去你的,你正经一点行不行?”

    “呵呵……那你说,我洗耳恭听。”

    陈益‘波’说:“我当常务副省长,主要得力于李智宏书记,这你知道的,李智宏书记的推荐很可能是决定‘性’的。”

    “可这与我没有关系吧。”

    陈益‘波’说:“浩东啊,我陈益‘波’从政,与你以前一样,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

    “哎,太难听,直接说事。”

    “李智宏书记调来之后,我有意的接近他。我接近他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利用你和李智宏书记的关系,我先接近你,然后多次的公开的‘挺’你,从而赢得了李智宏书记的好感。”

    徐浩东笑了,“‘阴’险,老陈,你太‘阴’险了。”

    陈益‘波’起身,冲着徐浩东鞠了一躬。

    “老陈,你少来这一套。”

    “说,说接受我的感谢和道歉。”

    “接受接受,坚决接受。”

    陈益‘波’坐回了原位,“这还差不多。”

    徐浩东坏笑着说:“老陈,我今天又学了一招。你这拍马屁的办法很有创意,在所有拍马屁的招数中,这是道德水平相对最高尚的。”

    陈益‘波’也笑了,“他娘的,你这骂人的技巧也很高级嘛。”

    “呵呵,说事说事,继续说事。”

    陈益‘波’说:“第二件事,以后咱俩的关系,公开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但‘私’下的关系必须维持,就是老陈和浩东的关系。”

    徐浩东双手揖,“我高攀了,我求之不得。”

    “所以啊,以后在工中,你要是觉得我做得不对,你一定要毫不犹豫地指出来。”

    “这个你放心,我连对李智宏书记的意见都敢提,更何况你陈益‘波’。”

    陈益‘波’说:“第三件事,是四市一体化发展,按照原有的安排,省政fu由我主导这个工。可我刚刚上任,进入角‘色’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希望你帮我分担一点,四市一体化发展由你主导。”

    徐浩东说:“只要其他领导没有意见,不认为我越权,我责无旁贷,当仁不让。”

    “爽快,你帮我分忧,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这是公事,扯不到人情上去。”

    陈益‘波’说:“第四件事,袁丰平接替我出任滨州市委书记,我担心他会另行一套,将我这些年的大手笔给修改了。所以,我想让你找他谈一谈,就当是提个醒吧。”

    徐浩东断然拒绝,“老陈,这个事我办不了。”

    “你们关系不错,说话方便嘛。”

    “不合情,不合理,不合规。”

    “权当‘私’事总行吧。”

    “这就更不行了。我不想因为你的破事,而破坏了我和袁丰平的‘私’谊。”

    “真不行吗?”

    “打死我也不行。我不傻,我不触这个霉头。”

    陈益‘波’轻叹一声,“唉,原来你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无‘私’无畏。”

    “废话,上帝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陈益‘波’说:“第五件事,帮我跑一趟宁州。”

    徐浩东问:“跑宁州干什么?”

    “找刘明瑞书记。”

    “找刘明瑞干什么?”

    “帮我缓和一下关系。”

    “他不是在省里开会吗?”

    “你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下午宁州一工厂发生火灾,他赶回宁州去了。”

    徐浩东噢了一声,盯着陈益‘波’看了老半天,“你们……都是省委常委,一个掌管省城,一个主政副省级城市,你们闹矛盾了?”

    陈益‘波’说:“也不是什么矛盾。这次人事调整,李智宏书记推荐了我,尚经武省长推荐的是他。现在我上来了,他没上来,心里肯定不舒服,你懂的啦。”

    徐浩东笑了,“人之常情。不过,你们俩是竞争对手,这不是秘密。既然是竞争,有输赢也很正常嘛。”

    陈益‘波’哼了一声,“袁丰平上去了,你心里舒服吗?沈亢和刘炳云能舒服吗?”

    “你少来,说你和刘明瑞的事,别把我们扯上。”

    陈益‘波’点了点头,“简单点,你帮不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