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5章 玉面哭佛
    那人跑的速度极快,而且对周围的环境显得相当熟悉。

    我和金殿龙追了片刻之后,见那人的身影眼看就要消失,金殿龙着急威胁道:“喂,你要是再跑,小爷我可使绝招了啊,到时候伤着你了,你可别后悔!”

    那人好像听到了金殿龙的威胁似的,脚步居然猛然顿了顿!

    “锋子,咱们一边一个!”见那人脚步稍稍一顿,金殿龙瞬间来了精神,示意我跟他一人一边,将那人包围在中间,再将那个人抓住!

    我理解金殿龙的意思,这个人现在已经被我们逼到山洞壁了,从我们进来到现在,这山洞也不过百十米长的模样,我们刚才已经追了那么远,应该离洞口不远了,这山洞除了几间大殿外,基本上算是直进直入的,如果我们两人包抄过去,这个人肯定没有办法逃走!

    明白之后,我立刻屏住呼吸,快速绕到另外一边,跟金殿龙一人一边朝那人急急追去!

    那人居然直接站住了,好像一点都没有了要逃跑的意思!

    “锋子,小心!”看到这人忽然顿住了脚步,我和金殿龙都不由自主一下子放慢了脚步……这人明明知道我们要抓住他,他还一动不动,那不是有鬼是什么!

    这人好像专门跟我们捉迷藏似的,我们两人放慢脚步之后,他又忽然动了,而且这次动的让我们两个人惊的目瞪口呆他居然是连着他紧挨着的山洞壁一起动的!

    本来我们已经距离这人没有多远了,可他的身子居然直接随着山洞壁转了过去,然后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卧槽,这山洞还有机关!”金殿龙一下子就奔了过去,来回敲了敲转动过来的山洞壁,“这机关一般都是装在两面的,既然他能转过去,咱们也能再转过来。锋子,咱两一起找,看看这山洞壁有没有什么异常的状况!”

    我也没有怠慢,立刻奔过去,跟金殿龙一起在山洞壁上来回摸索了大半天。

    “小龙,你别着急,咱们肯定会找到的,这人刚才站立不动,等咱们快奔到跟前时才按下了机关,这分明就是演示给咱们看的……这里有一处凸起!”我本来好想着我们要找一番功夫才能找到机关所在,没想到我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就摸到山洞壁上有一处明显的凸起。

    金殿龙毫不犹豫按下了我找到的那处凸起,山洞壁果然又缓缓转了起来!

    这次我们存了心眼,怕那人还紧靠在山洞壁上,等我们转进去的时候,反倒把他转出来了,所以我们转的时候只转了一半,这山洞壁上居然显出一个黑魆魆的洞口来,像是一扇门的模样!

    金殿龙看着洞壁上居然也有门,他举起手中的火把照了照,发现这门内,是一间小石室,大概有几平左右,“我本来以为这山洞就那几间大殿,没想到这洞壁上居然还别有乾坤,真他妈的让人想不到!”

    我没有说话,只是让金殿龙守在门口以防不测,我拿着火把,小心翼翼朝石室内走去……石室不大,我手里又拿着火把,这石室一览无余,根本没有刚才我们追着的那人的踪影!

    “奇怪,那人明明就进了这石室之内的,怎么忽然就不见了?”金殿龙站在门口也看到石室内空无一人了,惊疑嘀咕了一句,“他是个活生生的人,又他妈不是一只耗子,怎么说消失就消失……咦,锋子,你走到最里面右手侧的墙角,那墙角好像有什么东西!”

    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看到右手侧的墙角有什么东西了黑乎乎的蹲在墙角,在火把昏暗摇晃的灯光下,闪出一道阴影来!

    我们刚才看到山洞壁上别有机关,所以我进来之后,一眼没有看到跟踪的那个人,直接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石室的墙壁上,并没有看到墙角处还蹲着一道黑影,现在猛然看到,吓的我差点一下就把火把给扔了!

    我照了照,那黑影正好蹲在墙角的死角处,我只能看到一道黑影,却看不到这黑影是什么。书阅ぁ屋金殿龙后面一句话说的时候,声音猛然提高了不少,这黑影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依旧静悄悄蹲在墙角!

    我猛然屏住了呼吸,冲身后的金殿龙示意了一下,让他把手里的长刀凌空扔给了我,我不声不响接住长刀之后,一点一点朝那黑影靠了过去……

    那黑影始终都没有动,静悄悄的蹲着。

    一直到我走到那黑影跟前!

    居然又是一具尸骨!

    “小龙,又是一具尸骨!”看到墙角的黑影只是一具尸骨之后,我本来悬着的一颗心猛然放了下来,但心中又涌起了一阵浓烈的不安难道,那人引诱我们前来,就是为了让我们找到这具尸骨?

    其实这尸骨是盘腿坐在墙角的,并不是蹲在墙角的,但因为火把的火焰一直晃的厉害,这尸骨坐的地方又是死角,所以看起来像是蹲在墙角一样。

    这尸骨跟我在密林的大坑里看到的尸骨不一样,他全身上下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只是这衣服已经有些年头了,我只用长刀轻轻挑了一下,这衣服竟然一下子就碎成了粉末!

    莫名的,我直接用刀挑开了这尸骨的领口,想要验证刚才那人故意带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不是我猜测的那样!

    第一次,我在面对一具尸骨的时候,握着长刀的手抖的厉害!

    这尸骨的衣服根本不用怎么挑开,只要稍微一碰就成为一捧粉末了,所以我很容易就看到了尸骨的胸前居然真的挂着一枚玉面佛!

    等看到那玉面佛的佛象时,我顿时感到了头晕目眩!

    这尸骨胸前戴着的玉面佛,是一尊哭佛!

    我爷爷给了我爸他们弟兄三个三尊玉面佛,我大伯的是笑佛,我三叔的是卧佛,而我爸的……是哭佛!

    其实,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我爸的印象已经十分模糊了,只从我爷爷嘴里知道他戴着一枚玉面哭佛,但是他的模样我都觉得模糊不清了,更何况他去世之后,他身上戴着的玉面哭佛,我更不知道下落在何处了。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几千里之遥的地方,居然发现了我爸戴着的玉面哭佛!

    如果这哭佛是我爸的,那这具尸骨……是我爸的?

    想到这层后,我的身子猛然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站在门口守着的金殿龙见我不对劲,立刻问我,“锋子,你怎么了?这尸骨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没有回答他。

    我呆呆站在尸骨前,盯着这具尸骨看了很久。

    自从我爸去世之后,家里的墙上还挂着一张我爸的照片,只能隐约感觉出我们父子两长的很像。除此之外,我对他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更不知道如何验证眼前的尸骨是不是我爸的尸骨。

    “锋子,你怎么了?”金殿龙见我没有回答,他也急了,也不顾再看着门口,大踏步朝我走了过来,看我直勾勾看着墙角的尸骨,他长长松了一口气,“咳,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不就一架死人骨头嘛,看把你给吓的,脸色都变了,这有什么好怕的!”

    我这才猛然回过神来,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对他说道:“你记不记得我大伯身上戴着一尊玉面笑佛,我爸身上戴着一尊哭佛……这尸骨身上,就戴着一尊哭佛……”

    金殿龙呆住了。

    呆了很久。

    “卧槽,你的意思是,这就是咱爸,申老爷子?”金殿龙呆了很久,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卧槽,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家在北方,你爸他们弟兄三个来南方搞聚会来了?”

    我没有办法回答他的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金殿龙又呆呆跟我一起看了尸骨很久,终于问,“咱们得回去了,免得师兄着急,你打算把这尸骨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反而问他,“你说我该怎么办?”

    金殿龙走过去,恭恭敬敬跪在地上冲那尸骨磕了一个头,“申爸爸,我是你干儿子金殿龙,跟锋子感情好的跟亲兄弟似的,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这尸骨到底是不是您,但这头我先磕这儿了,要是万一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你多多担待……”

    他嘴里一边念叨一边磕头,磕完头之后站起身来,然后俯下身去,伸手就去摘那尸骨脖子上的玉面哭佛!

    可就在他的手刚刚碰到玉面哭佛的时候,本来半开着的石室的门,竟然“砰”的关上了!

    我猛然吃了一惊,立刻朝石室门奔了过去!

    可奇怪的是,这次我摸了半天,这石室的门四处平滑如镜,一点都没有凸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