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9章 另一个大伯
    我虽然看不到托着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能感觉到它们的个子很矮小,奔跑的速度很快,但又分配的很均匀,既能保持托着我,快速前进,又能保持不把我掉下来。

    又被托着跑了一段路后,我才算彻底清醒过来了,暗暗观察周围环境,想寻找合适的机会从托着我的东西身上跳落下来。

    但我这个念头才刚刚从脑海中闪过,就感觉身子猛然一颠,身下本来托着我的东西猛然翻了一下,直接将我从它们的后背上颠覆了下来!

    我一个不防备,侧脸直接着了地,身子不受控制朝下滚落的时候,我才惊觉我是从一个陡坡滚落了下去,好在这密林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厚厚的落叶,即使我从陡坡上滚落了下来,倒也没有感觉到特别疼痛,直到我的身子终于跌进了一个深窝里,我才终于没有再往下滚落了!

    等我的身体完全停止滚动的时候,我才有机会朝我滚落的地方看去,等看清楚不远处有什么东西时,我吓的一个激灵就要翻身站起身来在不远处较高的地方,居然有几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妖冶的光芒!

    卧槽,那些有着红色眼睛的是什么鬼东西,我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或许看到我抬头看向它们了,那红色的眼睛瞬间就消失了,好像完全不担心我会不会逃走一样。

    我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立刻站起身来,开始摸索周围到底是什么环境,那红眼睛的东西把我托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

    可我才刚刚站起身,就听到脚下“咔嚓”了一声,我像是踩碎了什么东西一样,我心念一动,立刻掏出手机,打开手机屏幕,弯腰朝地上看去,想看看我刚才踩碎的东西是不是我猜测的东西。

    手机屏幕发出的光线很昏暗,而且我脚下踩着的东西已经被厚厚的泥土掩盖着了,我打着手机看了好长时间,才赫然发现……我刚才踩碎的,似乎是什么的骨头!

    我又打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我现在竟然在一个巨大的坑内,而这个坑内到处都是稀泥还有树叶,也不知道那些东西为什么把我弄到这坑里来。

    看清楚我踩碎的是骨头之后,刚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这密林到处都是未知的东西,这坑里或许有其他死去的动物腐烂到这里也说不定,可就在我扫了一眼骨架,打算抬头看看该怎么爬到坑上去时,我忽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刚才踩碎的骨头,好像还有其他部分!

    发现这点后,我立刻拿着手机来回晃了一下,这才发现在这个坑内,居然有一架人骨!

    “卧槽,这坑里死过人,真他妈的倒霉!”这具人骨已经有些年头了,周身都被泥土包裹着,但我应该是第一个被扔到这坑里的人,因为这人骨除了一条手臂被我踩碎之外,其他的竟然保存的完好无损!

    我很快就有些疑惑,那红眼睛的东西把我扔到这坑里,也没对我下手,到底是什么目的,难不成是让我来陪伴这具尸骨?

    还有,这尸骨会不会是寨子里的人无意间跌到了这里,没有办法出去,所以最后变成了一架骨头?

    想到这地方可能没有办法出去,我顿时涌上了一股恐慌感,立刻用手机来回晃了一下,心才稍微安定了下来我刚才滚落下来的地方虽然陡峭无比,但如果我努力的话,还是很有可能爬上去的!

    只是我能爬上去这陡坡,死在这坑里的人为什么就不能,难道有什么东西看着他不成?

    我也来不及多想了,从别处弄了点泥土堆在了这人骨之前,低低念叨了一句,“虽然我不知道你姓甚名谁,但咱两摔到一个沟里也算缘分,希望你能保佑我走出这坑……”

    我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就顿住了。

    因为我手机屏幕的光,忽然晃到了这人骨的脖子上,戴上一样东西!

    而这样东西,我竟然隐隐有一种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让我心中涌起了巨大的不安,心里安慰了自己好几句不可能,这才颤抖着手伸向了那人骨脖子前的东西,然后用衣袖将上面的泥土擦干净,这东西大概的模样便显现了出来!

    看到这东西后,我浑身一震,差点就把手里的东西给扔了!

    这是一尊玉面笑佛,是我爷爷给我大伯的!

    我爸他们弟兄三个都有玉面佛,但每个人的都不一样:我三叔的是一尊卧佛,我爸的是一尊哭佛,只是我爸去世的早,后来那哭佛我就再也没见到过。

    这里是云贵省一个偏僻的小村子,距离冀北大概有几千里之遥,而且这尸骨看样子已经死去好几年了,绝对不可能是刚刚才死的模样。问题是,我大伯死在地宫了,就是几天前发生的事,他的尸骨怎么会在几千里之外的地方出现,而且这尸骨还死了好几年?

    我记得我爷爷说过,我大伯他们三兄弟一人一尊佛像,这尊佛像要一辈子随身携带,绝对不可以离身!

    我大伯也曾经说过,人在佛像在,人毁佛像亡!

    可如今,我竟然在这几千里之遥的密林里,看到这具死了好几年的尸骨,带着我大伯的佛像!

    看着眼前的佛像,我震的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嘴里喃喃念叨,“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种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有两个大伯!

    可是,我怎么可能有两个大伯?

    念叨了片刻之后,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之前我大伯在砍树的时候,被我三叔误伤过,后脑勺有一个很深的伤口。

    想到这件事后,我低低念叨了一句得罪了,然后小心翼翼翻过了尸骨,只是这尸骨已经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了,即使我再小心,那头骨还是一下子掉了下来,惊的我差点扇自己一个巴掌。

    而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扇我自己巴掌,而是确定这尸骨到底是不是我大伯的!

    用衣袖小心翼翼擦去了头骨上的泥土,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拿起手机照向了头骨后脑勺上……

    这头骨的后脑勺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

    因为头骨别的地方都比较平整,所以擦拭泥土的时候都擦拭的比较干净,只有这伤痕不平整,还残留了一丝泥土,所以很容易看得出来!

    我呆住了。

    我眼前的这具尸骨,确实是我大伯的!

    那这具尸骨如果是我大伯的话,那地宫里的那个大伯又是谁?

    我来这万巷街,就是地宫里的那个大伯告诉我的……他到底是什么目的?

    如果来万巷街能找到我的身世的话,也极有可能找到我这个真大伯,那那个地宫里的大伯岂不是自己揭穿了自己,这是不是有些自相矛盾,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我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恐慌这尸骨看样子已经死了好几年了,而这几年,我们一直相处的就是地宫里的那个大伯,难不成,跟我们一直相处的大伯,竟然是个假的?

    可是,要是地宫里的那个大伯是假的话,也未免假的太过于逼真了吧,无论眼神、语气或者其他,都跟我大伯看起来一模一样!

    一阵寒意,从我后背渐渐升了起来,渐渐蔓延到了我全身,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又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暗暗猜测,我大伯是如何在这密林里失了手,又如何死在这坑里的?

    不行,我必须上去,得让冰冷男他们跟我一起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我被弄出来已经很长时间了,冰冷男他们还没有来找,也不知道是出什么事了,还是在这密林里迷路了!

    想到这两种可能,我心中更慌张,将玉面笑佛装好放在了身上,又将我大伯的尸骨重新摆好,低低说我还会回来之后,这才开始朝陡坡上爬去!

    因为突然出现的变故,让我急着去找冰冷男他们问问怎么回事,所以尽管这陡坡很陡,但我还是卯足了全部的力气,急急朝上面爬去,而且很快就爬了一小半,眼看着爬上去就有希望了!

    可接下来的事实告诉我,我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眼看着就要爬上去,我心中涌起了一阵欢喜,全身也立刻充满了力量,急急朝上面爬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倏地朝我扑了过来,直直扑到了我的脸上,我只能感觉到这东西好像有滑滑的羽翼,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就被这东西忽然一扑,一个猝不及防朝下面滑去!

    朝下面滑去的时候,那东西竟然又跟了过来,像是逼着我快点滑下去一样!

    匆忙之中,我居然掏出了手机,急急照向那东西,想利用突如其来的光线,将这东西给逼退!

    那东西猝不及防,居然一下子被我看到了真面目。

    正版读者往下拉看其余正文部分,这部分只有在黑岩阅读网才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