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章 金殿龙恋爱了
    我和金殿龙愣住之后,倒是冰冷男开口了,“老人家刚才救了咱们一命。书阅ぁ屋”

    都久这才诧异看向冰冷男,目光挺深的,呵呵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只说了声,“待会儿应该还有过路车,等一会儿就行了。”

    我和金殿龙还暗暗好奇,这都久不过刚才问了几个人的年龄,又让我们下了车而已,怎么救了我们的性命了?

    可都久面色忽然严肃了起来,没有再像刚才一样跟我们聊天,我和金殿龙也不好问什么,只想着等有机会了问问怎么回事。

    不过邓明市开往富云县的大巴车实在太少,我们又整整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有一辆出租车同意送我们过去了,出租车往前走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我们赫然看到:刚才我们乘坐的那辆大巴,被横过马路的一座桥上的石块砸中,车身半中间已经被砸的彻底凹下去了。

    让我们骇然大惊的是,这大巴被砸中的地方,正好是刚才那四个人坐着的地方!

    我们乘坐的出租车经过时,救护车和警察都到了,场面一片混乱,有几个人担架上抬着几个人急匆匆朝救护车奔去,那几个人都是血肉模糊的,显然受了重伤。

    出租车走出去很远了,那辆大巴的影子都看不到了,金殿龙才惊讶看向都久,带着满满的震撼和崇拜,“都大爷,你居然可以预言到那辆大巴要出事?你这也太牛逼了吧?”

    都久面色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始终阴沉沉的,好像他不仅逃了一命,而且还救了我们三个人一命,没有丝毫喜悦感,反倒更忧心忡忡一样。书阅ぁ屋

    “都大爷,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预言到大巴要出事的?你就是问了问他们几个人的年龄……可就算问了年龄,这跟大巴要出事有什么关联?”金殿龙好奇心一向很重,很难得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一直追问都久。

    都久却没有多说,只是紧紧盯着路面看,我试着跟他说了几句话,他也敷衍性的回答了几句,明显没有了刚才的热情。

    看他好像不太乐意说话了,我和金殿龙也识趣的没有再多嘴,看了看冰冷男,冰冷男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我猜他肯定知道什么,就打算干脆等到地方的时候问冰冷男算了。

    又坐了多半个小时的出租车,我们终于到了富云县城,都久没有停下来歇脚的意思,说他天黑之前还要赶回他们村子,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他们村子。

    我们本来就是冲着万巷街去的,但这万巷街居然是在偏僻的苗寨内,如果没有都久当向导,我们只怕是要绕弯路,所以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就说要跟都久一起回去。

    我们三个人主动掏了一笔钱,雇了一辆面包车一起朝箐台村赶。

    在大巴上见识了都久的手段后,金殿龙对都久就特别佩服,在去往箐台村的时候,他抢着替都久提着两个巨大无比的编织袋,一直兴冲冲撵在都久身后,问东问西的问个不停。

    见他如此殷勤,都久倒也没有像在县城那么面色严肃了,除了大巴上如何预言到大巴要出事之外,其他的倒也耐心回答了金殿龙。

    富云县距离箐台村倒不是太远,只是去往箐台村的路很难走,除了一小部分的水泥路之外,其他的竟然还都是土路,这土路坑坑洼洼的,面包车不停的颠簸,我们坐在后排差点都能从座位上蹦起来。

    就在我差点要被颠的吐出来的时候,都久说到了。

    我当时已经被颠簸的难收到了极点,听都久说到了之后,我立刻就奔出了出租车,蹲在地上干呕了几声,直到觉得胃里稍微舒服些后,才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打量了一番之后我才发现,我们现在竟然站在了一座半坡前!

    坡上有一条蜿蜒的小路,弯弯曲曲朝深处蜿蜒而去,一眼看不到尽头。因为是深秋了,半坡上郁郁葱葱的长了半人多高的野草,掩映着这条小路,更显得幽深荒凉。

    “都大爷,你们村子呢?”金殿龙提着两个编织袋,看了看眼前的山坡,好奇问,“你们村子在这山坡深处?”

    都久已经迈步爬上了半坡的小路上,看了看日头,挥挥手示意我们跟上,“山里黑的早,咱们得抓紧点时间,赶在天黑之前到家!”

    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下午三点左右,都久却说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家……只能说明,箐台村在山里很深的地方,我们还要走很远的山路才能到。

    “都大爷,别说你家在深山里了,就算在原始森林,我都会把你这东西给送回去……不过都大爷,以后你出来少带点东西,毕竟你年纪大了,再走这么远的山路会很累……”金殿龙提着两个大编织袋,屁颠屁颠跟在都久身后朝山上走去,嘴里不停絮絮叨叨说道。

    我故意落下了一截,低声问冰冷男,“小龙的腿,能支撑得住吗?”

    我记得金殿龙上车前说,让冰冷男给他点东西,能支撑几分钟就行,而我们坐火车到邓明市,又赶了这么远的路了,看着金殿龙死活要抢着提那两个编织袋,我有些不放心。

    “我给他吃的药丸,可以持续几天。”冰冷男也迈着修长双腿朝山上走去。

    我这才放下心来,紧跟在他们身后朝山上走去。

    这山坡又陡又险,虽然有一条小路,但因为周围的草丛太深,很多时候小路被掩的都看不到了,而且有些地方几乎就是直上直下,走起来相当困难。

    都久走在最前面,不停替我们趟着草,引着我们朝前走。即便我们四个人的脚程都不慢,但因为这山路实在太难走,耽误了不少时间,等我们遥遥看到一个寨子的时候,天色竟然真的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苗族的寨子,虽然天色昏暗不清,但依旧可以看到寨子四周被密林环绕着,环境幽静,矗立在寨子各处的竹楼古朴而简单,在幽暗的灯光下,更显得神秘让人向往。

    都久家的竹楼在村子最前面,我们几个人越过了一道木栅栏之后,很快就到了都久家的竹楼前,遥遥就看到一个妙曼的身影正站在竹楼前,看到我们过来就惊喜喊了一声,“阿爸,是不是你回来了?”

    这身影本来就够妙曼了,响起的声音居然也脆甜好听,只听得我们精神一震,金殿龙本来累的就要瘫倒的身体,居然也有了力气,大步朝竹楼的方向走去。

    那女孩子发现我们一行人回来之后,她竟然一扭头又钻进了竹楼内,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

    “是,还有几位小哥一起。”都久瓮声瓮气回答了一声,带着我们到了竹楼前,“素素,你饭做好了没有?我们都赶了很远的路,饿了。”

    说了之后,都久才回头对我们说了一句,“这是我女儿,素素,山里女孩子没有见过大场面,害羞,你们不要见怪!”

    金殿龙立刻摇头,“怎么会,是我们太唐突了,三个大男人没打个招呼就跟着你回来了,待会儿我们向素素姑娘正式道个歉,希望她不要见怪!”

    又客气了一番,都久才领着我们走进了竹楼二楼,竹楼里的灯早就开了,将竹楼内的情景照的一览无余,二楼虽然简陋,但收拾的干净无比,窗明几净的,看来都是那位叫素素的女孩子的功劳。

    就在都久让着我们喝了好几万米酒之后,素素终于端着几个菜上了楼,款款走到了我们跟前。

    灯光下,我们终于看清楚了素素的长相水一样的腰身,水一样的眉眼,清灵灵的让我们三个大男人都是眼前一亮。

    素素并没有停太长时间,又因为我们三个陌生人脸红的不敢抬头看我们,给我们端好了饭菜,又急匆匆下楼去了,我们只来得及惊鸿一瞥,但只这一瞥,就够让我们回味很长时间了。

    那晚我们吃饱喝足,又在都久安排的房间躺下后,金殿龙直勾勾看着我和冰冷男,忽然说了句,“师兄,锋子,我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