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2章 紧张万分
    我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到楼下院子里的,我冲下去的时候,卢沛屹和那个沉稳的男人以及刘甜甜已经都冲到了院子内,个个都是一脸惊恐。

    卢沛屹的女朋友站在院子里,双眼圆瞪,脸色苍白,直勾勾看着院门处,浑身抖的厉害。

    “珍珍,你怎么了?”所有人都看了一圈,院子里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卢沛屹惊惧问他女朋友,“你,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珍珍脸色惨白,缓缓扭头看向他,眼神还是直勾勾的,嘴唇哆嗦了大半天,终于说了一句,“我,我看到她,她了……”

    看到她?

    我瞬间戒备起来,直接冲了过去,急急问,“你看到谁了?”

    珍珍又颤抖着身子扫了一眼四周,看到几个人都围在她周围,她这才感觉安心了些,“蒋美丽,她,她刚才就,就站在门口,正在冲我笑,手里,手里提着她的脑袋!”

    珍珍并不知道我把蒋美丽的脑袋砍下来了,可她却说蒋美丽手里提着她的脑袋,那只能说明一点……蒋美丽真的回来了!

    我警惕看了一下四周,四周现在还是黑乎乎一片,除了我们几个人的呼吸声,四周安静的如同一座坟墓一样,让人窒息而压抑。

    “珍珍,你是不是看,看花眼了,一个人怎么,怎么可能提着自己的脑袋?”卢沛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将珍珍紧紧搂在怀里,努力想要拿出自己的男子气概来安慰自己的女朋友,可他颤抖无比的声音出卖了他,让我们知道他此刻也紧张到了极点。

    珍珍直勾勾看了他片刻,目光又缓缓从我们每个人脸上扫过,等将目光定格在我脸上片刻之后,忽然像是清醒过来似的,疯狂推开卢沛屹和挡在她面前的刘甜甜,直直朝大门冲去,“不行,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我真是疯了,居然会原谅你,跟你一起住在这个鬼地方,我要走,我要走……”

    “快拦住她!”想到金殿龙说的卡阴,我立刻冲卢沛屹还有那个沉稳男人喊道:“别让她出去!”

    他们现在若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还好,情绪还会比较稳定,可是若他们知道外面的情况,恐怕人人都会面临崩溃的状态,一旦蒋美丽真的要来袭击,那我们将更加不堪一击!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距离较远,卢沛屹和那沉稳男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去拽珍珍的时候,珍珍已经把院子大门给打开了!

    她当时还没意识到外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将院子大门打开之后,立刻就朝黑暗中冲去!珍珍当时又惊又怕,加上对卢沛屹的怨恨,所以冲出去的速度很惊人。书阅ぁ屋短短片刻之间,她就跑了无数步。

    她当时还没意识到什么,可站在门口的几个人已经愣住了,跟着她追出去的卢沛屹猛然就顿住了脚步,看了半晌才骂了一句,“卧槽,真他妈的见鬼了!”

    沉稳男人和刘甜甜表情各异,刘甜甜已经吓的脸色彻底白了,沉稳男人到底是男人,但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两人都直勾勾看着不停在原地打转的珍珍,眼里的惊惧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见再也瞒不住了,我无奈摇头叹息了一番,径直走到珍珍跟前,一把将她拽住,柔声劝慰,“你要是想走的话,明天再走,好不好?现在外面都这么晚了,太危险。”

    珍珍急匆匆奔跑了很远,回头看看自己居然还在门口不远处,她的小脸白了白,扫了我们几眼,居然聪明的没有问到底怎么回事,而是乖巧点了点头,“好,外面太黑了,我明天再走!”

    见她情绪稍稍安定下来,我这才算松了一口气,拉着她就要把她拉回院子里去。

    谁知,我们才刚刚迈步,刚才目瞪口呆、脸色苍白的卢沛屹忽然就跪在了地上,不停撕扯着自己的脑袋,嚎啕大哭,“珍珍,我们出不去了,我们出不去了,你说的没错,这是个鬼地方,我们都出不去了,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珍珍的脸再次白了,惨白惨白的。

    我本来都安抚了珍珍了,没想到卢沛屹居然三言两语就戳破了,我气的牙只痒,恨不得走上前去狠狠踹他一脚。

    见我拉着珍珍,沉稳男人从门口走出来,强行将卢沛屹从地上拽了起来,声音低沉而沉稳,“怕什么,是男人就要像个男人的样子,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哭也没用,快点跟我回去,外面危险!”

    此刻的卢沛屹已经被吓瘫了,犹如一滩烂泥一样,沉稳男人拽了好几下都拽不起来,无奈只得强行将他拖进了院子内,等我拉着珍珍走进院子内后,他立刻死死锁好了院门,还上了保险栓,这才对我说道:“你兄弟腿不方便,这又是个不中用的,现在男人也只有咱们两个人,有什么需要做的,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刚才他教训卢沛屹的时候沉稳有力,而且果敢犀利,我本来就对他有了几分好感,如今见他主动帮我承担,我微微一笑感谢他,“多谢你,我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帮手。”

    沉稳男人也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没事,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我也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交代在这里。”

    刚才卢沛屹的模样让我气不打一处来,如今有了沉稳男人的几句话,我瞬间觉得信心大增,立刻说道:“咱们现在把门窗都关好,将能堵门堵窗的东西都用上,然后所有人都待在一个房间内,出入必须有人陪同,千万不能单独一个人行动。”

    沉稳男人点了点头,立刻去行动了。

    我又让刘甜甜和珍珍都弄到一楼的房间之后,这才又急急冲上了二楼,将金殿龙搀扶了下来。

    金殿龙是行家,而且我们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有他在我也放心的多。

    金殿龙到了刘甜甜他们的卧室之后,立刻飞快画了十几张符纸,指挥着我和沉稳男人在屋子各个关键位置贴好,并且叮嘱我们一定要看好,一旦有符纸脱落或者被击落,一定要告诉他。

    终于,我们将符纸全部贴好,然后全部找地方坐了下来。

    尹智强现在还昏迷不醒,只是脸色好像又苍白了不少。

    卢沛屹现在还是吓的回不过神来,全身抖的厉害,无论谁叫他或者跟他说话,他都会惊吓的猛然跳起来,紧张的惊恐四下观看,不管有没有看到什么,他都会被吓得直往角落缩。

    珍珍苍白着脸色,冷冷看着卢沛屹,冷声说道:“真是个没用的男人,我要是指望我发生什么事他救我,只怕早就死了一百次了!只要能从这鬼地方走出去,我一定跟他分手,这种懦夫,我王小珍看不上眼!”

    我这才知道,她全名原来叫王小珍。

    为了缓解房间内紧张无比的气氛,我就问那沉稳男人叫什么。

    沉稳男人说他叫韦子煜,当了几年兵,复原了,响应要求回地方来,找了个一本正经的工作,朝九晚五的,也算过上了普通老百姓的日子。

    他在说话的手,锋芒沉敛,手里不自觉把玩着一把刀子,刀锋锋利异常,可以看的出来,若是蒋美丽真的袭击我们,他怕是有一定自保能力的。

    跟已经被吓得成了一滩烂泥的卢沛屹相比,他们两个人简直天上地下,我对韦子煜的好感便又多了几分。

    就这么天南海北侃了很久,时间很快就到了凌晨三点左右,这个时候是人最困的时候,几个人本来就又惊又吓,刚才强撑着精神聊了那么久,一直到现在院子里都静悄悄的什么也没发生,几个人的精神便有些懈怠。

    我不知道蒋美丽要什么时候才会再出现,一只手捏紧了金殿龙的长刀,缓缓闭上了双眼,想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如果发生突变,我也好应付。

    可是,人的精神一旦开始懈怠,就更容易疲惫困顿。

    合上眼没有多长时间之后,我忽然觉得屋子里好像弥漫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若有若无的。

    这股香味从鼻端飘过之后,我忽然觉得更困了……

    不知道合了多久的眼,屋子里忽然响起刘甜甜的声音,“咦,王小珍呢?”

    我倏地睁开了双眼,一跃从地上站起身来,飞快扫视了一下屋子,果然没有王小珍的身影!

    我又看了一眼门,门也紧紧关着。

    “她是不是去上厕所了?”刘甜甜看着紧紧关着的门,颤抖着声音问,“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也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是怎么出去的?”

    “屋子里好像有什么味道。”金殿龙吸了吸鼻子,面色忽然变了,“坏了,这东西能让人沉睡,咱们都着了人家的道儿了!”

    我也忽然想到了合上眼后那股若有若无的香吻,也知道糟了,立刻沉声吩咐他们全部都待在房间内不要乱动,我现在一个人出去找王小珍。

    “锋子,你小心点,这个蒋美丽不简单,咱们之前低估她了。”我走出门口的时候,金殿龙叫住我,郑重其事叮嘱我。

    我也体会到蒋美丽的可怕了,也郑重其事答应了一声,这才朝门外走去。

    刚刚走出门口,我忽然就听到有人在唱歌。

    低低的、柔柔的。

    歌声在这个时候响起,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