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67章 死到临头
    要查驼背人为什么要带走蒋美丽,只有两个办法:要么从驼背人入手,要么从蒋美丽入手。

    驼背人现在行踪不定,我们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踪影,所以只能从蒋美丽入手。

    而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上蒋美丽的钩,让蒋美丽相信我已经中招,自己露出马脚。

    尹智强肚脐处有红点,楼上那年轻男人肚脐上也有红点,而且尹智强已经着了道,那年轻男人要不是驼背人出现,他应该也就着道了,如今我身上也有红点,那就表示,蒋美丽应该也要对我下手了!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干脆主动送上门,看看蒋美丽和那驼背人的反应?

    冰冷男有些担心,金殿龙却拍了拍我的肩膀对冰冷男说,“师兄,锋子已经不是以前的锋子了,他总要一个人去面对以后的生活的,难道你还能一直庇护他?再说了,他不主动上前,蒋美丽也要对他下手,先下手为强,咱们至少也有个准备,是不是?现在只要能从蒋美丽身上找到一丝蛛丝马迹,比如她用什么武器之类的东西,咱们也能推断出个一二来,现在完全就是摸瞎,这么下去锋子就危险了。”

    他一番话说的冰冷男无奈,在晚上我去找蒋美丽之前,他掏出一张符纸来,咬破手指沾了血涂在了鬼王给我的阴佛令上,就见那符纸上的火焰瞬间高涨,那阴佛令有一瞬间闪过一道红光,但很快就恢复如初。

    冰冷男将阴佛令递给我,扭头看向金殿龙,“小龙,跟锋子解释解释。”

    “在陀狮岭你用过阴佛令,后来一直没让你再用,怕的就是让这阴佛令沾了太多的血腥和阴气,你功力不够,那阴佛令反倒能吸你身上的阳气。如今你功力大增,也能降服这阴佛令了,所以师兄刚才施了法,只要你带着这阴佛令,绝对不会被阴魂厉鬼迷了心智。”金殿龙立刻解释道:“你上次说那歌声居然能诱人轻生,还不知道蒋美丽那女人还有什么本事,所以你把这阴佛令带在身上,基本上能包你神志清醒,性命无虞!”

    解释完之后,金殿龙苦笑一声,“师兄不爱说话,我倒成了师兄的传声筒了。”

    我这才明白这段时间为什么冰冷男一直把阴佛令装在他自己身上,原来还有这么一番缘由,只是好奇开始鬼王为什么执意要把这阴佛令给我,当时他并没有说这阴佛令还有弊端。

    “那阴佛令开始确实是你带着最好,但鬼王或许没料到咱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封他的人,更不会料到咱们的经历如此凶险,所以倒是忘了叮嘱阴佛令沾染太多血腥和怨气,会反噬你阳气这一层。”金殿龙苦笑道:“或许是鬼王老糊涂了,忘记告诉咱们了。不过你怕什么,有我和师兄护体,鬼王提醒不提醒,都是一样的。”

    我这才知道,他们暗中居然为我考虑了这么多,我居然还怀疑过他们,心里顿时羞愤异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转眼就到了晚上。

    这天,蒋美丽竟然意外的没有出去,而是一直呆在她屋子内。

    我按捺住性子等了很久,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之后,我才将阴佛令带在身上,悄悄推开了房间的门,缓缓朝三楼走去,走出门的时候,金殿龙郑重其事叮嘱我,“锋子,只要你得到蒋美丽身上的一样东西,或者知道蒋美丽用什么暗器武器,就立刻退出来,不要恋战!”

    我再三答应后,他们才让我出门了,冰冷男还说他会一直看着,只要不对就立刻发声,他会很快赶到。

    小心翼翼的,我终于上了三楼,摸到了蒋美丽的房间门前。

    蒋美丽的房间门紧紧闭着,我推了一下没有推开,沉吟了一下后,我直接开始敲门了。

    寂静无比的夜里,敲门声听起来尤为明显,像是一下一下敲在我的心上一样。

    没敲几下,蒋美丽房间的门忽然就打开了!

    “我……”我张了张嘴,刚要说话。

    可不等我说完,蒋美丽就直接伸出手来,一把就将我拽进了房间内,然后飞快关上了房门!

    在敲门的时候,我还紧张蒋美丽要是出来我该说些什么,或者该怎么让她相信我已经上钩了,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急切,我一句话都还没说,就直接被她拽进了门内!

    而且这还不算,蒋美丽将我拽进门内之后,直接拉着我朝床上奔去,不等我反应过来,她的身子就直接就压了下来,一只手立刻迫不及待去解我的衣库子,显得急不可耐。

    “那个,咱们,咱们稍微等等……”我被蒋美丽的热情给吓着了,一把抓住了蒋美丽的手,磕磕巴巴说道:“我,我喜欢先酝酿一下气氛。”

    蒋美丽这也太奔放了吧,奔放的我有些受不了,立刻想反客为主掌握局面。

    蒋美丽一只手被抓住之后,她的身体还压在我身上,喘着气暧昧问我,“你说,要怎么酝酿,我配合你……”

    卧槽,这也太直接了,我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掌控局面。

    “你都大半夜来找我了,就别假装正经了,你虽然还年轻,但也是成年人了,别那么畏畏缩缩的,来,我帮你。”蒋美丽一边安抚我,一边蹲下身子,居然要对我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吓得我身子立刻朝后面退了很远,蒋美丽却误以为我这是在跟她调情,她笑嘻嘻缓缓朝我走来,“原来你喜欢欲擒故纵?好巧哦,我也喜欢这一招,来,咱们开始吧!”

    现在的蒋美丽热情如火,奔放大方,凡是男人根本就受不了。

    我急急后退,却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从她身上拿点有用的东西,又该怎么做,才能引起藏在暗中的驼背人的注意。

    “那个,我肚脐处有一个红点,是不是你弄上去的?”蒋美丽已经又追上来了,我怕她在对我上下其手,就在她俯下身的那一刻,我忽然开口问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肚脐处有了这东西后,我,我就老梦到你……”

    后面这句话,纯属是瞎诌。

    我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有了这红点后会有什么反应,只是从之前石晓楠在我肚脐处中尸淫,以及尹智强和那年轻男人的反应推断出,应该会有这种反应的。

    说完之后,我很紧张,生怕我胡诌的不对,被蒋美丽一下子拆穿你!

    谁料,我说完这句话后,蒋美丽一边再次缓缓朝我靠近,一边暧昧笑,“你真是个坏蛋……那你说说,你都梦到什么了,梦到我对你这样没有……”

    她一边说,一只手已经缓缓从我腿上朝腰间滑来。

    不得不说,她的手很小,从我腿上滑动的时候轻轻的,带着一种直往骨子里钻的痒。我的身子一下子变的僵直,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推开已经快要爬到我身上的蒋美丽。

    此刻蒋美丽跪在床上,状若猫一样,正缓缓朝我接近。

    就在她的手快要滑到我腰间的时候,她的手忽然一变,手里抓了什么,直直朝我腰侧刺去!

    我本来就全身戒备,她的手猛然变化的时候,我出其不意抓住了她的手,笑嘻嘻说道:“哪儿能一直让你主动呢,我是男人,这种事应该由我主动来做,对不对?”

    在我抓住蒋美丽手的时候,蒋美丽的身子猛然变的僵直无比。

    我不动声色,缓缓从她手里拿过她握在掌心的东西……是一根长长的银针。

    “女孩子,总玩针不好,万一伤着了怎么办?”我笑眯眯将那根银针放到一边,然后对蒋美丽说道:“让我猜猜,在会所被扫,你忽然意外身亡,是你自己导演的一场戏吧?我很好奇,你导演这场戏是给谁看的,驼背人?”

    我不满足于只拿到银针,还想着该怎么从蒋美丽嘴里套出话来!

    蒋美丽大惊,竟然又举起另外一只手,猛然朝我脖子上扎来!

    不用说,她另外一只手里,也是一根银针!

    我闲闲接住了她另外一根银针,直接从床上站起身来,后退到窗口站定,打开了房间的灯,看着穿的少的不能再少的蒋美丽,“还有假死在我们屋子的戏,也是你故意的吧?我只是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想让他们相信,你已经死了?”

    蒋美丽死死盯着我,眼神怨毒,却没有回答我的话。

    “你为什么要对尹智强还有隔壁的男人下手?对了,还有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绝对不会仅仅因为需要男人吧?”我也没指望蒋美丽说什么,只是稳住了声音,将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用来试探蒋美丽的反应。

    蒋美丽的脸板的死死的,“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尹智强之前忽然丢失了一周的记忆,这也跟你有关。”蒋美丽紧绷的脸色给我了我信心,我又抛下一枚重磅炸弹,“只是你没想到,他清醒后,会忽然缠着你要房租。”

    蒋美丽本来脸色紧绷,在看到我站在窗口时,忽然就溢满了笑容。

    “你笑什么?”看到蒋美丽突如其来的笑,我忽然升起了一阵不安,不知道这女人又在搞什么鬼。

    我问完之后,蒋美丽猛然将脸一板,冷冷说道:“我在笑,你就要死到临头了,你却还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