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62章 开始下手
    金殿龙愣了片刻,然后嘀咕了一句,“卧槽,蒋美丽和之前的那个老板娘,该不会是什么亲戚吧?”

    我默然,金殿龙说的未尝没有可能,只是之前住的那家旅馆是阴店,那老板娘已经死了很久了,蒋美丽大半夜的去找她干什么?

    确定之后,金殿龙这才说道:“蒋美丽现在是生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死了,所以才一直回来,按照她活着时的样子生活,晚上还照常出去上班。书阅ぁ屋”

    生尸,就是人死了之后,魂魄已经离身,但尸体却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保留了某种意识,这种意识让他还一直保持之前的状态,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

    蒋美丽现在的状况,就是这种状况。

    “不过,蒋美丽现在的情况远比生尸要棘手。”金殿龙紧皱着眉头说道:“生尸之所以叫生尸,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死了,但如果有人告诉她她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生尸立刻就会惊觉而亡,那天蒋美丽忽然“死在”咱们房间了,就是这个原因,应该是有人告诉了她实情。”说到这里,金殿龙的眉头锁的更紧了,“棘手的是,蒋美丽居然又活过来了,这已经远超出生尸的范畴了,别说我是第一次碰到,恐怕师兄也是第一次碰到吧?”

    冰冷男点点头,“没错。”

    他们两这意思是,蒋美丽这种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碰到,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般来说,如果身体或者亡灵还留恋人间,是因为有心愿未了,你们说,蒋美丽会不会是有什么心愿未了?”我想了片刻,试探性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金殿龙点点头说,“也有可能……不过咱们现在应该找的是,是谁那天晚上告诉蒋美丽她已经死了的事情?尹智强说,是个驼背跟在蒋美丽身后,而且蒋美丽也半夜去过咱们之前住过的旅馆,那旅馆就有驼背人,这么一联系,很有可能跟蒋美丽的死有关系,咱们只要顺藤摸瓜查下去就行。”

    金殿龙的想法,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现在还有的,就是尹智强的问题,以及他丢失的这七天的记忆,很明显这不是巧合也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在背后主使,难道也跟驼背人有关系?

    我们三人正在商量,就听到门口又响起了急急的敲门声,不等我们开门,门口就响起了刘甜甜焦灼无比的声音,“你们快出来,智强出事了!”

    我们都猛然一惊,我和冰冷男立刻朝门口走去,金殿龙在后面长吁短叹的,恨自己的腿不争气,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他居然不能亲眼看到,等我和冰冷男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叫住了我们,压低声音说,“别忘了要酬劳,不然咱们就饿死了!”

    我和冰冷男都苦笑一声,猛然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我们开门之后,刘甜甜正焦灼无比在门口走来走去,看到我们出来,她一把就拽住了冰冷男的手,“你们快去看看,智强他,他怎么都叫不醒了!”

    我发现刘甜甜真是拽冰冷男的手拽上瘾了,要不是她现在表情这么焦灼紧张,我都怀疑她是不是看上冰冷男了,动不动上来就拉他的手,搞的他一脸紧张,别扭的抽出了自己的手,示意我跟刘甜甜先走,他在后面跟着就行。

    我们本来都以为是尹智强被打晕还没清醒过来,但又不好跟刘甜甜明说我们曾经打晕过尹智强,只能急急跟着她下楼看。

    很快就到了他们的卧室,等看到尹智强模样时,我差点被吓的跳起来:尹智强正躺在床上,双眼瞪的大大的,眼睛全部翻白,直愣愣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躺在床上!

    幸好冰冷男先冲上前去,俯下身去检查尹智强的身体,又有刘甜甜在身边,我这才强忍着没失态。

    “大概五分钟之前,智强醒了,嚷嚷着说要喝水,说太渴了,我看他脸色不好,好像真的挺渴的,就赶紧去给他端水,可我就倒个水的功夫,他就成这样了,你们快给看看,他这,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们在检查尹智强身体的时候,刘甜甜在旁边跟我们说尹智强变成这样的过程,悲怆哭道:“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事?”

    此刻的刘甜甜眼里全是惊慌无助,满脸都是泪水,显得凄楚无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想要狠狠把她抱进怀里好好安慰一番,我和冰冷男都是男人,也觉得刘甜甜柔弱需要保护,冰冷男检查尹智强的时候,我柔声安慰了刘甜甜几句,说冰冷男是这方面的行家,她这才算稍稍安定了些,跟我一起焦灼等待着冰冷男。

    冰冷男很快就检查完了,扭头看了我和刘甜甜一眼,“他还活着,一切正常。”

    刘甜甜先急了,急急追问道:“你的意思是,智强他现在没有什么毛病?如果没有什么毛病,那他为什么会是这模样,而且叫也叫不醒?”

    我也跟刘甜甜一样好奇,如果尹智强好好的,那他又算是怎么回事?

    “他好像进入深度睡眠了。”冰冷男难得又解释了一句,“还会醒过来的。”

    深度睡眠?

    深度睡眠是睡眠过程中的最后一个周期,是人睡眠中质量最好的一个阶段,被称为黄金睡眠。而冰冷男说的深度睡眠,显然不仅仅指的是这种情况,应该还有其他的含义。

    刘甜甜还不放心,又追问了几句,直到冰冷男明确告诉她,尹智强确实会醒过来,她这才完全放下心了,只是吓得不轻,脸色苍白不说,还一直不停啜泣。

    “这期间,有人进来吗?”等刘甜甜情绪差不多稳定下来之后,冰冷男开口问道。

    刘甜甜摇摇头,一口就否定了,“现在这个时间段,房客都出去了,也没有什么人进来。”

    冰冷男点点头,微微皱起了眉头,说了句这几天看紧点尹智强,一旦醒过来,就赶紧叫我们。

    “好好好,我会的……只是,我想把智强送医院看看,你们看行吗?”刘甜甜这句话说的弱弱的,好像生怕我们反对她送尹智强去医院似的,“要是医生也说没事,我们就回来。”

    显然,她刚才紧张到了极点,第一反应就是去找我们看看怎么回事,现在情绪稍稍稳定,就打算带尹智强去医院,以确保尹智强真的没什么问题。

    这一点,我和冰冷男都理解,也没有反对。

    最后,是我和冰冷男帮刘甜甜把尹智强抬到了车上,刘甜甜这才开车送尹智强去医院了。

    刘甜甜本来还想让我们跟着去的,可我和冰冷男现在正在躲避王家的人,所以婉言拒绝了,说可以帮她看门,去医院就免了。刘甜甜见说不动我们,这才开着车离开了。

    目送刘甜甜开车离开后,我低声问冰冷男,“师兄,尹智强是怎么回事?”

    “应该跟他上次说的出去旅游那种情况相似。”冰冷男迈步朝楼上我们房间走去,我也紧紧跟在身后,“类似于灵魂出窍。”

    灵魂出窍简单易懂,我很容易就明白了什么意思。

    我跟着冰冷男一起回到了屋里,好奇问,“师兄,你的意思是,上次尹智强说出去旅游,其实也是灵魂出窍?他的身体并没有出去,但他的灵魂出去逛了一圈儿,回来了?”

    目前来说,这只有这才可以解释尹智强是怎么丢失那一周时间的记忆了。

    “这次比上次严重,上次顶多相当于梦游。”冰冷男从屋里拿了一样东西装在身上,然后回答了我的话。

    金殿龙见他收拾东西,好奇问他要去什么地方,冰冷男说要去之前租住的旅馆看看,尹智强的情况严重,说明幕后的人沉不住气了,要动手了。

    很显然,他也把矛头对准了之前租住旅馆的人。

    我本来要跟他一起去,冰冷男让我留下来照顾金殿龙和旅馆,金殿龙腿不方便,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无奈,我只得留了下来。

    我一直等到了傍晚,冰冷男没有回来,刘甜甜也没有从医院回来,我给金殿龙买了吃的东西,然后搀扶着他一起到了一楼,既然答应帮刘甜甜看旅馆了,我也得遵守诺言。

    从他们离开一直到晚上,除了租住的几个租客陆陆续续回来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事情,我和金殿龙实在无聊,就买了一副牌,两人充当三个人斗地主。

    我们就这样一直玩到了后半夜,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金殿龙嘀咕了一声怎么都不回来。

    他才刚刚嘀咕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响了起来,我们倏地抬头看向门口,就见蒋美丽脸色张皇从外面冲了进来,急急关上了房门,然后冲到了我们身后,惊恐看着门口,“快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