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9章 匪夷所思
    旅馆老板打开电脑的那一刻我们就明白了,他在蒋美丽房间装了隐形摄像头,将她的一举一动拍摄了下来,应该是平时经常偷看蒋美丽,自己也知道让人不齿,所以他才会说不管他用的什么方式,让我们不要多嘴。

    很显然,这个长的白净斯文,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旅馆老板,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特殊爱好。

    只是现在蒋美丽出了事,他这种让人不齿的爱好,居然帮了上了我们的大忙。

    我和冰冷男交换了一个眼神,看着旅馆老板熟练的打开了一周之前的画面,开始慢慢挨着播放视频。

    他开始播放的时间,就是蒋美丽说的交房租的那一晚。

    从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蒋美丽大概在晚上十一点三十五的时候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怀里拖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但是那黑色塑料袋里装着的东西应该不是太重,因为蒋美丽表情轻松,并没有显得太过于吃力。

    蒋美丽打开房门之后,将黑色塑料袋先放在了床上,然后又转回身去,死死锁好了门,还检查了好几遍,好像生怕有什么疏漏,让什么坏人进了自己的屋子一样。

    她在检查门有没有锁好的过程中,我一直盯着那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在看,看了许久我都想不出来,一个在欢场工作的女人,大半夜带这么个黑色的塑料袋回来,这里面到底能装什么东西。

    所以,我心里一直暗暗催促蒋美丽快点打开塑料袋,我们也好看到里面是什么。

    但蒋美丽却没有要离开打开塑料袋的意思,而是来回在屋子里转了好几趟,嘴里嘟嘟囔囔在说着什么,因为拍摄没有声音,我们只能看到她的嘴唇在不停翻动,却听不到她到底在说什么。

    不得不说,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画面的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然后,蒋美丽开始坐下来卸妆,一本正经的卸妆。

    卸妆的时候,她一直是背对着我们的,我们只能看到她的手快速在脸上搓动了很久,然后又去洗了一把脸,这才终于坐到了床前黑色的塑料袋旁边,伸手去打开黑色的塑料袋。

    这个时候,她一直是低着头的,我们只能看到她一个额头,看不到她的全脸,只觉得蒋美丽脸挺白的。

    莫名的,我觉得蒋美丽卸妆之后,看着有点眼熟,只是想不起来她长的像谁。

    而且,当时我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黑色塑料袋里的东西上,所以并没有太注意蒋美丽的脸,而是紧紧盯着她正在打开的塑料袋看。

    蒋美丽拆开塑料袋的方式倒也别致,她不像常人一样是将塑料袋撕开的,而是找了一把小剪刀,从塑料袋两侧快速剪开,然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来!

    看到这东西后,我们三人都愣了愣。

    黑色塑料袋里装着的,居然是一个巨大的人偶娃娃,因为蒋美丽房间内光线很暗,这摄像机的质量又不怎么好,所以那娃娃无论从大小还是形态上来看,都像是一个女人!

    蒋美丽大半夜带回家一个人偶女人,目的是什么?

    蒋美丽接下来做的事情,更是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她居然开始一本正经跟这个人偶女人化妆!

    我们看到她拿出化妆包来,手指翻飞,飞快给这个人偶女人上了妆,而且化的妆跟她之前的很像,很浓,很妖艳,蒋美丽给人偶化好妆只好还将人偶半抱起来左看右看,我们正好看到了人偶的脸妖冶、美丽,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邪魅的光芒!

    “卧槽,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受不了,大半夜的做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一直没有出声的旅馆老板忽然出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画面上的蒋美丽倏地扭头看向门口,我们只可以看得到她的侧脸,但依旧能感觉到她的紧张。我们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从蒋美丽的反应可以看的出来,门口应该有人在敲门!

    这个时候,正好是晚上十二点,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

    接下来,蒋美丽迅速将那化好妆的人偶放在床上,然后用被子蒙上头,她自己则飞快钻进了床下……

    然后,整个画面就静止了,只剩下了床上蒙着被子的人偶,还有一张床。

    “然后呢?后面发生什么了?”我看了看画面,画面上的时间依旧在进行变化,但画面却一直没有变,我有些好奇,低声问旅馆老板。

    旅馆老板却切换到了第二天,回答了我一句,“后来就一直是那样了,没有什么变化,咱们接着看第二天……其实第二天也没什么好看的,也是这样。”

    果然,后面接连几天,我们看到的都跟第一天的情况一模一样:蒋美丽每天晚上拖着一个大黑色塑料袋回家,然后给人偶化好妆,然后自己躲进衣柜里,一直到天亮,再用黑色塑料袋将人偶装好,再带出去。

    我们低头看的脖子都酸了,却始终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

    整整七天,都是一模一样的状况,蒋美丽每次都很紧张,但敲门的人却始终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害怕成这样!

    不过很显然,蒋美丽在躲避什么,或者在躲着谁!

    只是,若是这种情况在她活着的时候一切都好解释,可旅馆老板给我们看的这七天时间,蒋美丽已经死了!

    一个死了的人,在死了之后整整一周的时间,每天拖着一个巨大的人偶回家,然后花费很长时间给人偶化好妆,然后自己躲衣柜里,早上再带着人偶出门……

    这件事,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更诡异的是,这个一周前就死了的女人,居然又死在了我们房间!

    视频终于看完了,我们三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蒋美丽到底在干什么,只觉得看的久了,后背慢慢生出了一阵凉意,蒋美丽的种种行为,让人不寒而栗!

    三个大男人站了很久,我终于开口问道:“白天蒋美丽说那天晚上交房租,你真的不记得了?”

    提到这件事,旅馆老板一脸激动,“我这一周根本就没在家,怎么会收她的房租,她分明就是想耍赖不交房租……”

    他还没说完,瞬间意识到蒋美丽已经死了,就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白净的脸色涨的通红,好像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一样。

    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一眼,冰冷男眼里露出了微微的诧异,因为金殿龙说过,我们一天前入住,入住就是旅馆老板给办的,但他却什么都不记得了,说是自己老婆给办的。

    但我们默契的都没打算再刺激旅馆老板,只又问旅馆老板,老板娘为什么回娘家了,他这才低下头,声音低的跟蚊子哼哼似的,“我们吵架了!”

    这个旅馆老板,应该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但我们也不便多问。

    “老板,你刚才让我们把蒋美丽弄出去,你让我们把她弄到哪里?”我好奇看着他问。

    “不管是哪里,只要不在旅馆里就好了,要是让其他客人知道咱们旅馆有个死人……总之,扔的越远越好。”旅馆老板垂头丧气的摆了摆手,又说了一句,“我叫尹智强,叫我名字就行。”

    看这尹智强白白净净的的脸上全是丧气,我想了想说,“不如,咱们现在把她放回她自己的房间,一直等到早上,看看她会做什么,怎么样?”

    尹智强的脸色本来就白,听了我的话后,脸色变得更白了,直勾勾看着我,擦了一把冷汗颤抖着声音问,“你的意思是,是……”

    我点点头,“没错,咱们看看她会不会再活过来!”

    尹智强又擦了一把冷汗,“可是,可是……”

    冰冷男开口了,“我们会保证你不会出事。”

    尹智强脸色苍白,目光从我身上扫到冰冷男身上,显然还在犹豫不决。

    “蒋美丽本来在一周之前就死了,可却又出现在了旅馆,你不觉得事情有蹊跷?万一她回来的原因跟旅馆有关系呢?”怕尹智强不同意,我又加重了语气,“再说,当时是扫会所的时候蒋美丽意外死亡的,但她的尸体应该在警方手里才对,又怎么会回来的?今天白天你跟蒋美丽吵架,旅馆的很多客人都看到了,要是她又莫名其妙失踪,跟你肯定脱离不了干系,你自己想清楚。”

    尹智强已经冷汗涔涔了,连连点头答应,“好好好,就按照你们说的,把蒋美丽送回自己房间,然后看看早上她会怎么样。要是早上她再活过来,我就要去报警了,我可担不了这个责任。”

    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点头答应了。

    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尹智强又追了上来,红着脸请求,“那个,今天在这里看视频的事情,你们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是警察……”

    很显然,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报警了,生怕我们把他偷看女租客的事情给捅出去。

    我们自然是答应了,尹智强一脸感激,这才放我们回到了屋子。

    金殿龙早就急的不行了,见我们进来,他急急问我们怎么样了,旅馆老板给我们看了什么东西。

    我飞快将刚才看到的情景向金殿龙描述了一遍,又好奇问他,“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她有没有什么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