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8章 驼背人再现
    女人倒在我怀里之后,我下意识就想把她推出去,但她大片肌肤露着,身材又特别凹凸有致,我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推开她。

    这时,就听金殿龙低呼了一声,“卧槽,她怎么看着好像……死了?”

    我一惊,条件反射就想后退,但我才刚刚后退,这女人的身子就直直朝前倒去,吓得我又赶紧站在了原地用身体支撑住了她,直到冰冷男出手将她从我身上挪开,我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飞快起身朝门口和楼梯上看去。

    奇怪的是,门口和楼梯上都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猛然关上了房门,转回身看了看已经躺到地上的女人,低声对冰冷男说道:“外面什么人都没有,门口和楼梯上都是。”

    躺在地上的人,就是白天跟老板吵架的特殊职业的女人,现在依旧一脸的浓妆艳抹,只是全身上下只穿了三点一式,露出大片的皮肤还有修长的双腿,而且全身酒味儿,像是刚刚下班回来!

    “奇怪,刚才的声音你们也都听到了,她说你不要这样,分明是有人跟着她的……还有,从她敲门求救,到咱们开门去救她,绝对不会超过一分钟时间,就算有人在后背给了她一刀,她也不会死的这么快……对了,她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口?”金殿龙也一脸迷惑,又让我们去看女人身上有没有伤口。

    这女人的身体太惹火,我有些不好意思翻这女人的身体,还是冰冷男翻动了一下,检查了一遍之后说道:“她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

    我和金殿龙脸上都有了惊奇:一个人全身上下都没有伤口,又是怎么忽然就死了,而且还死透了?

    本来我们还猜测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什么疾病,例如心肌梗塞之类的,但又想到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我们只能等什么时候潜入她的房间,看看有没有吃的药之类的东西再做决定。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这个女人莫名其妙死了,而且还死在了我们的屋子里,我们该怎么交代?

    金殿龙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挥了挥手说,“算了,咱们直接报警吧,让警察去查怎么回事,咱们不用管了。”

    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看,也打算报警算了,只是报警之后,这地方我们就不能久住了,因为王家现在肯定发疯似的正在找我们,要是报了警,我们就得赶紧换地方。

    三人才刚刚商定要怎么办,就听到楼道上又响起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这人刻意把脚步声放的很轻,但因为夜里太安静,这人即便是再刻意,我们也听到了。

    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时,冰冷男猛然拉开了房门,闪身走了出去,然后带上了门,应该是怕外面的人看到屋子内的女人徒增麻烦,我们很快就听到他冷声问,“怎么是你?”

    “我,我就是晚上来看看情况,看看你们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要是没有,我就,就回去了……”接着响起的,竟然是旅馆老板的声音,带了几分惊慌失措,却故作镇定的回答了冰冷男的问话。

    紧接着,就是蹬蹬蹬下楼的声音,冰冷男也很快回来了,低声说,“这个老板有嫌疑。”

    没错,白天他才刚刚跟这个女人吵过架,晚上女人死了之后几分钟,他就出现在了电梯上,而且神色语气都很慌乱,很明显有些做贼心虚。

    金殿龙想了片刻,忽然有些兴奋,示意我和冰冷男走到他身边,低声说道:“要不然,咱们索性别报警了,自己查这个案子如何?你们想啊,要是报了警,警察来了咱们就得立刻走,而且这女人是死在咱们房间的,身上又没有任何伤口,要是她又没有什么疾病,那咱们根本就逃脱不了嫌疑,说不定都得进局子,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皱眉道:“你这性格,肯牺牲自己查这个案子?”

    “当然了,咱们替老板排忧解难,就得让老板的腰包稍微出点血才行,而且要真的是那老板下的手,那说明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这叫劫富济贫、锄强扶弱,懂不懂?”金殿龙说的振振有词,好像刚才说要报警让警察来查人不是他一样。

    冰冷男无奈摇了摇头,一脸苦笑,显然他也拿金殿龙无可奈何。

    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我的话还没说出口,楼梯上竟然又蹬蹬蹬响起了脚步声,然后我们的房门很快被敲响了,我们三人脸色都是猛然一肃,然后我示意冰冷男赶紧把那女人抱到床上用被子盖好,我这才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居然是刚刚才走开的老板。

    “老板,都这么晚了,找我们有事?”看到他去而复返,而且一脸惊恐,我有些好奇。

    “你,你,蒋美丽是不是在你们屋子?”那老板探头朝门里看了一眼,急急说道:“你们,你们快点把她弄走!”

    蒋美丽,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只是我不知道,这旅馆老板怎么会忽然想到蒋美丽是在我们屋子的,而且表情紧张,眼里全是惊恐,还让我们把蒋美丽弄走。

    我心里都是疑问,但我还是摇摇头说,“老板,我们屋子就我们三个大男人,我们根本不认识什么蒋美丽,你回去吧!”

    说完之后,我立刻就要碰门。

    这蒋美丽无缘无故死在了我们屋子,要是这旅馆的老板为了撇清关系,直接报了警不说,还把事情全部推到我们身上,那我们想走脱就有点不容易了。而且现在王家正在找我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打发走这老板,我们索性悄悄离开算了。

    谁知,我才刚刚要关门,老板竟然一下子扳住了门,急急从身上掏出一张报纸指给我看,“小兄弟,我没有恶意,你先看看这报纸上再说……”

    这老板执意不肯走,又掏出报纸来让我看,我也没有办法推脱,索性扫了一眼报纸,但就扫了这一眼,我就愣住了报纸上大篇幅报道的是某个高级会所被扫的情景,在清扫这个不法会所的时候,一名从事该行业的女人莫名身亡,死因正在调查过程中。

    那上面还有一张配图。

    图片上,分明就是刚才死在我们屋子里的女人,也就是老板嘴里的蒋美丽!

    看了下时间,蒋美丽正好死在一周之前,也就是她说的交房租的那一晚!

    这也未免太巧合了蒋美丽死的那一晚,还回来交了房租,而且还像平常一样昼伏夜出,难道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命丧黄泉了?

    还是,这其中有什么蹊跷?

    “这下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要不是看到这报纸,我还被蒙在鼓里呢……我刚才看到她进你们的屋子了,你们快点把她弄出去吧,要不……”这个年轻的老板一脸惶恐,没有敢再说下去。

    他看到蒋美丽进了我们屋子?

    这么说,刚才蒋美丽上楼梯的时候,他就在看着?

    想到这里,我低声问他,“蒋美丽上楼的时候,你看到有什么人跟着他没有?”

    老板连想都没有想,直接点头,“看到了,一个驼背的人……”

    驼背的人!

    难道是之前旅馆住着的那些弓着身子的人?他们跟蒋美丽的死有关系?还是,这只是个巧合,跟着蒋美丽的正好是个驼背的人而已!

    一刹那,我心思急转,想了想又问,“这一周时间,蒋美丽一直在屋里吗,跟往常一样?”

    那旅馆老板却忽然不说话了,猛然垂下了头。

    “怎么,你不知道?”老板猛然垂下头,我一时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声色俱厉问了一声,希望给他以震慑。

    果然,我这么说了之后,这老板抬起头来,直直看着我,红着脸说,“小兄弟,要是我说我可以找到她这一周在房间内干了什么,不管什么方式,你都不许多嘴,行不行?”

    我毫不犹豫就点了点头,也暗暗好奇,这旅馆老板会有什么手段知道蒋美丽在自己房间干了什么,说的这么谨慎?

    “那好,你跟我去一楼,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看我不像是说谎的模样,旅馆老板犹豫了一番,终于下定了决心,邀请我下一楼。

    这时,冰冷男也从房间里走出来了,淡淡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不过这老板神色慌张,显然不在意我们到底是几个人去,而是急急带着我们下了楼,急匆匆朝一楼尽头的一个房间走去,那房间看样子像是一间书房。

    “老板娘呢?”始终没有看到他老婆的身影,在走进他书房之前,我好奇问。

    “她回娘家去了。”回答这句话的时候,老板脸色很不自然,但又立刻急急走到一台电脑前,打开了电脑,“我之前看过,这个女人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