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6章 冰冷男的疑点
    我大伯临时之前,再三叮嘱我要记住他说的话,他说的,就是让我去万巷街。

    只是去万巷街干什么,又怎么找我想要的答案,我却一无所知。

    更让我迷惑不解的是,我说了要去万巷街之后,冰冷男和金殿龙都一脸无奈看着我,金殿龙开口说道:“锋子,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们已经查过了,并没有万巷街这个地方!”

    我愣了愣,“你们查的冀北?其他地方呢,有没有这个地方?”

    金殿龙摇了摇头,紧紧皱着眉头说道:“你大伯只说了一个街道的名称,我和师兄开始都以为是冀北的,所以集中精力查了冀北,发现冀北并没有这街道,我们还打听了旅馆的老板,他是老冀北了,他也说冀北没有这条街。后来我和师兄又查了其他城市,也没有发现这地方……奇怪,你大伯为什么不告诉你这万巷街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大伯给了我一个并不存在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不急,小龙还得休养,咱们慢慢找。”冰冷男开口了,一如既往的淡然镇定,好像永远都没有让他着急的事情。

    金殿龙也赶紧安慰我,“是啊,我这腿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医生说我得休养半个月左右才行,再说了,咱们这段时间一直四处奔波,确实很累,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如果有硬仗要打,咱们也能应付的过来,是不是?”

    我默默点了点头,既然找不到我大伯说的地方,我们只能慢慢来。

    就这样,我们就住在了这旅馆之内。

    说是旅馆,其实是一家住户为了赚钱改造成的小旅馆,一共只有三层,一楼住老板一家,二楼三楼住租客,因为担心出事,我们三人住了一间房,这样也好相互照应,另外还有上下还有三间屋子,还住了几个租客。

    这旅馆的老板是一对年轻夫妻,这产业是上辈留下来的,两人也没有什么谋生的营当,就干脆看着这个小旅馆度日。

    这旅馆位于冀北很偏僻的一个地方,都快接近郊区了,所以王家即使要找到我们,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行,这旅馆住着倒也安全一些。

    住了几天后,金殿龙就有些坐不住了,说来冀北的时候本来就没有打算待太长的时间,所以身上并没有带多少钱,卡也不在身上,现在我们三人吃住还有他的医药费,已经有些入不敷出了,所以必须得想办法赚点钱才行。

    我和冰冷男都问他要怎么赚钱,他说我和冰冷男都是见过大阵仗的人,肯定不能让我们做鸡毛蒜皮的小事,干脆就帮人排忧解难,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活中碰到脏东西需要解决的,让我们两出手就得了。

    我忽然觉得有些滑稽,一时也想象不出来冰冷男这么一个人去捉鬼除脏东西是什么模样,就见冰冷男的脸色已经垮了垮,问金殿龙还有没有别的赚钱的办法。

    “这种办法是来钱最快的,也是你们最拿手的,当然要用这种方式赚钱才行。”金殿龙找到手机,噼里啪啦翻了大半天,然后一拍腿说,“成了,我已经把小广告给挂住去了,应该很快就有人来找咱们的……我跟你们说,我刚才占卜了一卦,咱们要是这个月努力奋斗的话,会有大财运,而且挡都挡不住的那种!”

    我惊讶瞪大了眼睛,不仅是惊讶于金殿龙的脑子灵活,更惊讶于他竟然也会算卦占卜。

    “师兄,小龙居然也会占卜?”我一脸惊奇看向冰冷男,好奇问道:“那师兄你呢,你会不会?”

    问的时候我还在想,这羽化子实在太牛逼啊,居然什么都会,而且还能交出冰冷男和金殿龙这种完全不同的徒弟来,他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我还没想完呢,就听冰冷男冷冷说,“他会个屁!”

    卧槽,冰冷男居然说粗话了!

    这比我刚才听到金殿龙会占卜还要让我震惊,金殿龙也兴奋的一拍腿,“卧槽,师兄,你终于开始食人间烟火了,我还以为你一直不会说粗话呢……来来来,锋子,咱们自拍一张纪念一下,纪念咱们的师兄第一次爆粗,希望以后能持续!”

    冰冷男无奈看了我们一眼,终于大步走了出去。

    我好奇看着金殿龙问,“小龙,你跟师兄师兄弟这么长时间,居然也是第一次见识他爆粗?”

    “是啊。”金殿龙将手机放下,忽然有了八卦的心情,拉着我说道:“其实你不知道,我入门很早,我是个孤儿,师父从小收养了我,师兄入门比我要晚的多,他只是在十年前才到我师父门下的,那年我师父正好死了,临时前收了这么个徒弟。”

    我有些不理解了,“一般来说,师兄弟的称呼是不看年龄,是看入门早晚的。按照你说的意思,你入门很早,那师兄应该叫你师兄才对,为什么你会叫他师兄,难道你本事没师兄大,所以才甘拜下风当师弟?”

    这句话我是开玩笑的,因为门派内的规矩森严,尤其是辈分最为严谨,绝对不会随意更改。

    金殿龙也没有接我的玩笑,只是皱眉说道:“不是我要改口的,是师父把师兄带回去的时候,把我叫到跟前,说以后他就是你师兄了,你们师兄弟以后要相依为命,相互照顾……然后,我师父两个月后就仙逝了。”

    我还是听的一头雾水,反问道:“是你师父让你叫他师兄的?你师父忽然带回去了师兄,然后两个月后就死了?”

    奇怪,听了金殿龙的描述,我总觉得羽化子好想知道自己要死,所以特意把冰冷男带回去了一样。而且羽化子在把冰冷男带回去两个月后就死了,那说明他本身没有教冰冷男多少东西。

    那就更奇怪了,冰冷男一身出神入化的本事是哪儿来的?难道,羽化子在带他回去之前,他就有了这一身的本事?

    我问了金殿龙,他也一脸迷茫,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然后呢?你师父死了之后呢?”我本来就好奇冰冷男的身份,现在被金殿龙这么一说,我更好奇了,立刻追问道。

    金殿龙耸了耸肩,“然后我就跟师兄相依为命,到处打点零工赚赚钱,只是师兄说,师父临死之前让他做一件事,他这么跟我一起飘荡,为的就是那件事……可我问师兄到底是什么事,他死活都不肯告诉我。”

    我忽然想到在陀狮岭的时候,冰冷男正在擦拭一把匕首,我跟他聊的时候,他说正要找一个人,难不成,羽化子临死之前让他们做的事,就是找一个人?

    本来想把冰冷男告诉我的话告诉金殿龙的,但转念一想,他们师兄弟那么久金殿龙都不知道,或许冰冷男是刻意不肯告诉他的,要是我这么贸然告诉金殿龙,会不会坏了他们的事?

    我还以为从金殿龙嘴里能掏出冰冷男的身份来,但现在听了之后我反而更迷惑了,更好奇冰冷男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让堂堂的羽化子都这么看重?

    我和金殿龙又探讨了片刻,却始终探讨不出个所以然来,金殿龙又说在屋里带着太闷了,想要下楼走走,顺带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意可做,让我扶着他下楼走走。

    我笑他想赚钱想疯了,这旅馆这么偏僻,我们能看到的也就是旅馆老板还有几个房客,去哪儿赚钱去?

    “哼,你别不相信,咱们最近真的有一笔财运,而且数目不小,要是不信咱们就走着瞧!”被我搀扶这下楼的时候,金殿龙跟我打赌道。

    我刚要回答他,就听一楼响起了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什么叫没有,分明就是你抵赖,要是不不承认,我现在就报警,告你骚扰我!”

    我和金殿龙相互看了一眼,不自觉加快了脚步,想看看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终于到了一楼。

    就见一个穿着暴露,留着一头黄发的年轻女人正站在一楼跟旅馆的老板对骂,看到我们下来,这女人指着我们说,“两位大哥,你们来评评理,我一周之前明明交了房租了,他也给我开条了,可现在死活不承认了,这种黑心的老板,咱们就该一起抵制才行!”

    她朝我们看来的时候,一脸的浓妆艳抹,应该是在某种欢场做特殊工作的女人。

    老板也一脸郁闷看着我们,“我这一周根本就不在家,怎么就收了她的房租了?”

    这下金殿龙不乐意了,“老板,你这真的是睁着眼说瞎话了,我们入住就是你给办的,我们是一天前入住的,你要是这一周不在家,我们看到的又是谁?”

    “我给你们办的入住?”老板猛然瞪大了眼,“不是我老婆办的吗?”

    金殿龙脸上也有了错愕,看看老板,低低说了一句,“事情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