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54章 威胁我
    听到一段传来可怕而又奇怪的声音,冰冷男已经背起金殿龙朝前奔去,我也二话不说,背起张茜茜,急急跟在他身后,朝暗道另外一头奔去。

    我们奔了没有多远,身后那声音就越来越响,呼啸而来,像是有什么野兽在后面追着我们似的,凶猛而急迫!

    已经见识过这地宫稀奇古怪的几样动物,我和冰冷男谁都不敢怠慢,各自背着金殿龙还有张茜茜,急急朝暗道另外一头奔去,身后的声音让我们有一种紧迫感,好像稍微一停顿,那东西就会朝我们后面飞扑过来,一口咬断我们的脖子一样!

    金殿龙被冰冷男背在后背上,他时不时焦灼朝后面看上一眼,但每次都是紧紧皱着眉头转回头,好奇问,“奇怪,听声音那东西应该很快就追上咱们了,可我都看了好几次了,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到那东西的踪影?”

    我也很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要是那东西露面,我们反倒不会这么害怕,可它偏偏神龙见首不见尾,让我们倍感紧张!

    我背着张茜茜跟在他们身后,气喘吁吁接嘴道:“怎么,你还嫌它撵咱们撵的慢啊?要不然让师兄把你扔下,你自己一个人去会会它?”

    “不要不要,我跟你们一起逃出去就是了……”金殿龙脸色一变,立刻摇头拒绝道,看我的眼里却渐渐有了笑意,笑骂了一句,“卧槽,以前的那个锋子,终于回来了,居然都能跟我开玩笑了!”

    我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但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脸上一时有些挂不住,张嘴说了一句,“哼,要是以后你们做什么还瞒着我,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金殿龙哈哈大笑,笑声爽朗,似乎把刚才的焦灼和紧张都驱散了不少。

    我看不到冰冷男的表情,但我想他脸上一定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心里也长长舒了一口气我终于迈过那道坎儿,不再耿耿于怀了,于生命而言,他们都是我最值得珍惜的兄弟!

    被身后的声音追着赶着,我和冰冷男奔跑的速度异常迅速,大概跑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居然很快就到了暗道的尽头!

    暗道的尽头是一排阶梯,遥遥朝上,看不到上面到底是什么。

    “奇怪,我上次来的时候好像不是这样的阶梯……咱们上去看看吧,说不定这地宫有好几个出口入口,我记错了呢。”看到那阶梯后,金殿龙嘀咕了一声,但还是催促我和冰冷男赶紧走上阶梯。

    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一眼,还是一起朝台阶上走去。

    上了阶梯后,才赫然发现我们居然到了一个大厅之内!

    这大厅很像是虚妄城的大厅,只是大厅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在距离地面大概一丈多高的墙上,开着大概有一人高左右的门,我粗略数了一下,门大概有十几扇,每一扇都紧紧闭着。

    金殿龙惊奇的“咦”了一声,“卧槽,这是什么破地图,咱们该不会是被张茜茜给忽悠了吧,这地方怎么出去?就算这些门是出口,那这些出口都通向什么地方,咱们万一走错门了,那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功夫?”

    我知道金殿龙的心情,他虽然一直大大咧咧装作不在意的模样,但他的一条腿暂时不能动,他生怕自己的腿废了,又怕拖累了我们,所以才迫不及待想要出去,但我们奔跑了这么久,却来到了这么一个地方,他心中的失望只怕是更深了。

    我侧耳听了听,低声说道:“你们发现没,自从到了这大厅之后,刚才那奇怪的声音好像就听不到了。”

    冰冷男点了点头,紧皱着眉头说,“没错,忽然就消失了。”

    金殿龙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却始终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我看了看台阶下的暗道,又看了看我们现在所在的大厅,稍微思索了一下,哑然失笑道:“其实,刚才并没有什么东西跟着咱们,只是风声。”

    “风声?风声能有这么可怕?”金殿龙皱了皱眉,“分明是什么大型野兽的声音!”

    见他不相信,我指了指台阶下的暗道解释道:“这暗道很长,两边若是都开了口,风从一头灌入,形成对流,风的力道就会增强好几倍,风声也会变的跟平时不一样。就好比一间屋子有两扇窗户,如果把两扇窗户都大开,就会感觉风快速增大是一个道理。这地宫的环境特殊,刚才两端的出口都打开时,那风声听起来就像是野兽在嘶吼,咱们又一时没有想到这个原理,所以才会吓了一跳……”

    “胡说,是你和师兄吓了一跳,小爷我可没有害怕!”金殿龙立刻替自己辩解了一句,然后环视了一下紧紧关着的十几扇一人高左右的门,疑惑道:“你刚才说暗道两端打开才会形成对流,咱们跑来时的入口没有门,风能灌进来我理解,可这边呢,难道刚才这边有谁打开过这里的门?”

    他本来是质疑我刚才的说法的,可说到最后,金殿龙也猛然惊了一下,“锋子,你的意思是,刚才这十几扇门,有人打开过?”

    我默默点了点头,警惕看着高处的十几扇门,笑声说道:“这十几扇门,或许是通往地宫的十几个方向,咱们小心些……”

    “小心些”还没说完,一扇门就忽然被打开了,小四爷和几个手下推搡着一个人走到了门口,小四爷看向我们,冷笑道:“申东锋,你来冀北不就是为了救你大伯吗,怎么,现在打算一个人逃走,不管你大伯了?”

    被他们毫不客气推搡到门口的一个人,正是我大伯!

    我大伯现在全身上下都是血,一条胳膊耷拉在身上,看样子已经被打折了,一张脸上到处都是血痕,衣服也被撕破了不少……很显然,他刚刚才经历了一场恶战!

    小四爷手下少了不少,而且还有几个都挂了彩,就连小四爷脸上也有一道血印子,应该是我大伯的杰作!

    看来,我大伯刚才为了给我们争取逃跑的时间,应该是拼了老命去阻挡小四爷和他的手下追上来,所以才会被打成这样……我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冷声问小四爷,“少废话,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小四爷冷笑一声,声音阴狠毒辣,满是威胁,“我们为了你,计划了好几年,你就打算这么轻轻松松走掉?识相的,自己留下来,我可以保证不杀死你大伯;要是你给脸不要脸,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狠狠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小四爷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来,抵在了我大伯的心窝上,猛然推了一把我大伯,“跟你这亲侄子好好说几句话,教教他现在该怎么做,让他知道知道跟我们作对的后果是什么。你也是老祖的人,这些不用我教你吧?”

    小四爷最后一句话让我脑袋嗡嗡作响:我大伯也是老祖的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

    之前我大伯说了句,说几辈儿人都逃不脱这个命运,他反抗过,却无能为力,难道指的就是当老祖的棋子?

    我大伯经历了一场恶战,本来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又被小四爷这么一推,他浑身一抖,差点从一丈多高的墙上跌落下来,我看的心猛然一悬,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大伯!”

    毕竟,他是我亲大伯,纵使我对他有千般的失望,但听到他说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心里已经不自觉开始为他找借口了,如今看到他为了抵挡小四爷给我们争取时间被打成了这样,我更是看的睚眦欲裂,恨不得冲上去狠狠将小四爷杀死!

    听到我的叫声,我大伯浑身一颤,猛然抬头朝我看来,等他看到我之后,他全身都在抖,嘴唇更是抖的厉害,抖了半天,终于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锋子……”

    在听到他叫我锋子的时候,我只觉得眼睛辣的难受,眼泪终于忍不住刷的流了下来,哽咽着没有办法说话,只能拼命点头答应我大伯,“恩恩,大伯……”

    “锋子,你快走,我,我已经都土埋半截了,死不足惜。再说了,这种傀儡一般的日子,我已经过的够够的了,就算是现在就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只是死了之后,我没有办法给你爷爷交差……”我大伯哆嗦了半天,终于扬声对我说道:“你千万要记住我之前说的话,到时候你就会找到答案的,千万要记住……”

    我大伯居然没有按照要求劝我留下,小四爷的脸一下子就变了,抬手就扇了我大伯一个巴掌,厉声骂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申东锋,你大伯现在就在我手上,我数一二三,你自己乖乖上来跟我走,要不然的话,你大伯就是断送到你手上的!”

    小四爷已经把宝全部押到了我大伯身上,打算用我大伯威胁我。

    我一颗心紧紧缩在了一起,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了一样,紧张的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我该怎么办,要是我不答应小四爷,小四爷肯定会杀死我大伯的!

    小四爷已经开始数了,“一……”

    小四爷开始数数之后,我大伯凄惨看着我,低低说了句,“锋子,大伯对不起你!”

    我心中忽然涌起了一阵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