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7章 溜溜的作用
    看了四周一眼,我骇然大惊,万万没想到,我和溜溜现在竟然在一口深井里!

    只是这口深井直径太大,大概有一丈左右,我抬头看的时候,只能遥遥看到井口,并不能看到上面到底是什么。

    在井壁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窟窿,这窟窿大小不一,但形状却稀奇古怪,看上去像一张张扭曲无比的脸庞,也不知道这窟窿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只看得我头皮发麻,密集症都要犯了。

    溜溜现在还死死缠着我,丝毫都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如果我要想上去,就必须从这井底一点一点爬上去,还得把溜溜想办法给弄上去。

    要想爬上去,现在有两个难题:

    第一,我和溜溜两个人现在都是真空状态。

    第二,这些洞里恐怕有东西,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放心把我放进这深井里。

    更重要的一点是,我现在算是什么状况,他们这试验到底成功了没有?

    稍微活动了一下四肢,我也觉得全身充满了一股之前都没有的力量,只是这力量跟我之前的都不同,我暗暗诧异,难道他们试验成功了,我真的变成了万魔之王?

    我动了动身子,溜溜像是生怕我跑了似的,又将我抱的更紧了些,我又试了试,她的力气很大,我根本没有办法推开她。再说了,她现在这种状态,我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哪儿还敢动手去推她。

    稍微思索了一下,我掬起一捧血,猛然朝一个洞口撒去,那捧血被我用力一撒,立刻化成利剑一样朝一个洞口飞去!

    我紧紧盯着那洞口,想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就见那捧血被飞散进洞里之后,洞里立刻飞出几个淡蓝色的东西来,这东西每个大概都有手掌大小,全身都是透明的,但身体内却有几样蓝色的泡泡一样的东西,在我的角度看去,就像是一个瓶子里装了好多蓝色的泡泡一样。

    几只那样的东西飞出来之后,开始缓缓朝我的方向飞了过来,速度不快不慢,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等那东西落的高度适中的时候,又猛然掬起一捧血,用血朝那东西袭击而去,然后紧盯着那东西的反应!

    就见我撒出去的血快要接近那东西的时候,那东西猛然胀大,它里面的泡泡也瞬间胀大,然后直直朝那捧血飞去,等这东西跟那捧血接触的时候,竟然倏地变成了一个火红巨大的火球,瞬间就将那血包裹在了中间!

    我虽然一直紧盯着那东西看,但这情况却是我始料未及的,在看到那东西将血包裹在中间时,我猛然一惊,就见那东西已经再次恢复成了刚才的模样,只是那捧血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东西居然能片刻见就把一捧血给消融的干干净净,让我骇然一惊,也知道他们为什么放心的把我扔到这地方了要是我现在沿着这洞上去,恐怕人还没上去,自己就变成渣渣了!

    唯一出去的办法,就是我能一跃从这井底跃上上面!

    我得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能不能跃上去!

    溜溜还在我怀里,我只能抱紧她,提气打算朝上面跃去!

    可我才刚刚提气,本来双眼紧闭的溜溜,忽然就睁开了眼,她一双眼睛还是血红色,目光紧紧锁住了我!

    “溜溜,咱们现在在井底,必须得上去……”我被溜溜看的头皮有些发麻,只能试探性跟她商量,想看看能不能跟她说的通。

    溜溜直愣愣看着我,看了我很久,好像在辨认我到底是谁。

    我心里渐渐升起了一丝希望,尽量将声音放到了最慢,然后用最柔和的声音一字一顿说道:“溜溜,我是爸爸,爸……爸,你仔细看看,看看能不能认得出来我。”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几乎窘迫到了极点,庆幸溜溜现在幸好不清醒,要不然看到我们现在这模样,她该多难为情?

    我们头顶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想往下沉,但看看四周都是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闭上眼,死死搂住了溜溜,装作还没有清醒的模样。

    本来还担心溜溜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没想到我把她搂紧之后,她居然又安静了下来,乖乖呆在我怀里,一动不动,只是她的身体太过于诱人,我只能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使劲往后倾,尽量最少面积碰到她,这样情况才稍稍好了些。

    头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井边,然后小四爷的声音传了出来,带了好奇,“爸,现在进展到那种程度了,他们怎么还都是这种状况?”

    看样子,是小四爷和国字脸两人来看情况了。

    国字脸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应该是在观察我的情况,我全身紧绷,头皮发麻,生怕他看出什么异样来。

    我和溜溜现在多半身体都浸在血中,他可能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这才回答了小四爷的问题,“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之前的万魔之王是自己成为万魔之王的,现在咱们只是在试验看看能不能把他变成万魔之王,不过看他还没有吸天胎的血,应该是那种兽性还没被唤醒,咱们只怕还要等些时间。”

    “那他万一一直这么不醒,是不是就没有办法往后进行了?”小四爷的声音带了焦灼和期待,“使者一直把咱们留在这里,那边还没有什么回应,我担心被……”

    那边是指的那边?

    我正要竖起耳朵认真听,就听国字脸警惕打断了小四爷的话,“俊业!”

    小四爷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失言了,立刻低低说了一句以后会小心,这才又开口问道:“爸,你还没有回答我,他要是万一一直不醒怎么办?”

    国字脸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冷笑道:“你放心,天胎会把他催醒的。去陀狮岭的那一趟不是白去的,天胎回来之后,咱们又努力了那么长时间,相信现在已经完全把天胎的淫性给激发出来了。只要她被激发出来这个,使者的计划就能完成!”

    我听的暗暗心惊却又一头雾水。

    什么叫做去陀狮岭那趟不是白去的,溜溜回去之后,他们又做了什么努力?

    更重要的是,溜溜不是天胎吗,不是天地孕育的精华吗,怎么会有淫性被激发出来?

    国字脸的话音刚落,溜溜已经开始行动了,她像之前一样,又缠住了我,而且这次不再是之前的小打小闹,她的手已经开始向下滑去……

    我骇然大惊,却不敢睁开眼,也不敢动,小四爷他们父子两还在上面站着呢,只要我一动就会露馅!

    溜溜的小手已经开始动了,我窘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心里又惊骇无比,这天胎,难道不是我理解中的天胎,反而要对我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头顶上又传来小四爷惊喜的声音,“爸,你看,天胎已经在动了,事情是不是要进展了?”

    国字脸的声音也带了欢喜,“没错,只要天胎开始行动,我就不信他能把持的住……”

    卧槽,我心里把他们父子两骂了一百遍不止,看到溜溜已经在动了,你们他妈的就不知道回避一下啊,难道要观察着我们做不可描述的事情啊,什么狗屁三皇,真他妈的猥琐!

    我又暗暗祈祷,溜溜啊溜溜,你千万不要再动了,再动下去我以后都没有脸再见你了!

    让我庆幸的是,小四爷父子两估计也觉得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终于离开了。

    听到脚步声越走越远,我猛然睁开了眼,一把拽住了溜溜的手,低声说,“溜溜,你不要再动了,你醒醒!”

    可溜溜现在脸庞娇艳如花,双眼却血红迷离,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清醒过来的模样!

    我拽住她的手之后,她脸上微微有了蕴怒,竟然一张嘴就咬住了我的肩膀,而且她用了不小的力气,我被她一口咬住肩膀后,只觉得肩头传来了一阵异样的疼痛……

    这种疼痛迅速遍布了我的全身,像是过电一样,我心底某种感觉渐渐开始苏醒,看着溜溜白嫩的脖子,我竟然又有了一种想要咬下去的冲动。

    我赫然明白了,他们要的,就是我吸溜溜的血!而且溜溜完全被控制了,根本就是在逼着我去吸她的血!

    “申东锋,你忍住,千万要忍住,你是人不是吸血鬼,你要是真的吸了溜溜的血,就上了那帮混蛋的当了,就再也没有机会报仇了,千万不要被控制……”意识到我的意识现在很容易迷失,我心里不停念叨着这句话,然后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

    舌头上传来的疼痛,让那种迷失的感觉稍稍减淡了些,我才赫然警觉,他们早就把一切都布置好了,现在的溜溜根本就是他们早就布置好的一枚炸弹,只待在合适的时候引爆,完成她的使命!

    溜溜见我没有动作,她的攻击也越来越强烈。

    若是别的攻击也就算了,她的攻击偏偏是最致命的攻击,只要是一个男人,就绝对没有办法抵挡的住。

    我该怎么办?

    要是再这么下去,我的意识迟早还是会昏迷,要是真的吸了溜溜的血,变成了他们说的万魔之王,那我岂不是成了他们的傀儡和工具?

    不行,我绝对不能变成那样!

    我必须得想个办法,先控制住溜溜,然后再从这里出去!

    这个时候,溜溜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全身上下都像是裹着一阵异样的火,恨不得立刻将我吞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