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5章 金殿龙的经历
    冰冷男的话让我们都愣住了。

    在入口见到使者,到金殿龙和冰冷男将第一局闹的僵硬无比,那使者从始至终都是无比宽容的态度,一概都没有追究,这态度似乎过于暧昧不清。

    我愣了一下,继续追问金殿龙,“小龙,你说说你都见到了什么,又是怎么进来的,我们判断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金殿龙点了点头,接着往下说道:“我想看看李二爷到底要干什么,就一直跟着他出了死雾林,又下了河……”

    金殿龙忽然提到了河,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出声打断了他,“下了河?”

    “对啊,下了河啊,你们难道不是从河底下走上来的?”金殿龙也被我们问的愣住了,瞪大了反问道:“那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出了死雾林就是一条河,河上没有桥没有船的,当然只能从河底下走了。”

    金殿龙从死雾林出来看到的居然是一条河,而我们看到的是一座索桥……显然,我们从死雾林出来之后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我们很快就意识到事情有猫腻了,也不再解释我们是怎么来的,只是催促金殿龙再接着往下说。

    金殿龙疑惑看看我们,又立刻接着说道:“当时看到李二爷下了河,我吃了一惊,想着这李二爷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想不开了?可就见李二爷蹲下身子在河边动了几下,那河水竟然忽然就分开了……”

    金殿龙说到这里,冰冷男忽然出声道:“有地宫!”

    金殿龙点了点头,“没错,我开始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明白了,李二爷开始在河边蹲下就是找机关,那河面看着是河面,其实下面有机关,河水能从当中分开,也是因为机关控制。”

    他说的容易,我却瞪大了眼,那机关的工程该有多大,竟然能控制整个河面?

    金殿龙已经又接着往下说了,“等李二爷进去之后很久,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就算我找到机关,可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惊动他们的人。后来一想,他娘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是个大活人,被发现了大不了就跑呗,还能站那儿等死?所以我也学着李二爷的样子,走到他站着的地方摸索了半天,还真把那机关给找着了,然后就下了河底。”

    陈浩这时完全听的入迷了,金殿龙稍微一停顿,他立刻催促道:“快说说,那河底是什么?”

    “师兄说的没错,河底是一座地宫。”金殿龙扫了陈浩一眼,“我下了河底之后,不敢乱转,只顺着一条走廊一直不停的走,就在我以为我还在河底的地宫时,竟然已经到了地面上了。对了,那火弩就是我从地宫里顺的,想着这玩意儿威力大,要是遇到什么恶鬼阴尸的,我就给它一梭子,没想到正好给你们解了围。”

    金殿龙说他本来以为一直在地宫走,没想到走着走着就到地面了,这个我理解,就是利用了人对轻微地面改动不容易察觉这点,一点一点将地势改变,走的人以为自己还在一个平面上走动,其实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平面了,最典型的就是咱们国家的山城,走着走着,回头一看,人已经到半山腰了。

    陈浩还是不明白,“聚会开始时,虚妄城的门就会关死的,你是怎么从房顶上下来的?”

    “这个多简单啊,都叫虚妄城了,那就说明这东西不是真的,师父当年就告诉我,念由心生,只要你想着你能进来,你就能进来了……卧槽,只是我没想到我居然会上了房顶而已。”金殿龙满不在乎挥了挥手,显然进来这件事对他来说没什么好说的,远远不如刚才的经历惊险好玩。

    我和冰冷男又互相看了一眼,我心里暗暗感叹,这世上有很多人汲汲营营想得到某种东西,可偏偏有一种人简单容易就得到了,得到了他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忽然又想到了个问题,“对了小龙,你又是怎么知道张茜茜要对我不利,把纸条放在我兜里的?难不成我们进来时,你当时也在,所以趁机把纸条塞给我了?”

    没想到金殿龙也猛然瞪大了眼,迷茫看着我,“什么纸条?张茜茜也来了吗?我没有给你塞什么纸条啊!”

    他完全不知道纸条的事情!

    冰冷男眼里也有了诧异,又让我把纸条拿出来给他看了看,一脸迷茫,“那这会是谁塞的?”

    金殿龙也拿过纸条看了看,嘀咕了一声,“字迹虽然不像我的,但我确实喜欢在符纸上写字,这是师兄知道的……奇怪,这里除了我们,还有谁跟你熟悉?”

    我想不出来还会有谁提醒我。

    纸条的事情一时想不明白,只能作罢。

    金殿龙又追问冰冷男,“师兄,你刚才说咱们进来的太容易,你的意思是,是他们故意把咱们放进来的?”

    冰冷男点了点头,“目前来看,是。”

    我和金殿龙同时闭了嘴,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一时也想不到就算把我们留在这里,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该不会是看惯他们几个门派的人了,留我们下来看稀罕吧?

    陈浩也皱着眉说道:“之前我就听师父说,三皇聚会极其严格,参加的人员名单都是提前报上去,然后挨个审核,确定是三皇门下的人才能让进来的……之前也有外人混入,据说当场就被打死了,连门都没有走出去。”

    我们瞬间沉默了。

    陈好的话只能更证明,使者让我们留在这里,别有用心!

    又想到那使者在我头上击了那几下,还有那几句含糊不清的话,总觉得他似乎有什么深意或者认识我,但我却有意无意的,没有跟冰冷男他们说那使者跟我说了什么。

    好在金殿龙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一直乖乖坐在角落的白衣女人身上,好奇问冰冷男,“师兄,你为什么要救她出来,难道她有什么用?”

    这也是我想问的,冰冷男一向寡言少语,怎么会执意要救这个白衣女人?

    冰冷男居然也摇了摇头,“只是觉得她和石晓楠很像。”

    我和金殿龙都愣住了,这就是冰冷男救白衣女人的理由?

    我的心猛然一动,其实在李二爷他们救这女人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这女人能被救活,石晓楠是不是也可以用相同的办法救活?

    陈浩看了看我们,终于开口了,“她现在身上有她的魂魄,还有另外一个人的魂魄,刚才都说她能摄魂,只怕她能吞噬新进的魂魄,转化为自己的……就好比,你吃了个桃子,这桃子就转化成了你身上的能量,而不再是个单独的桃子了。”

    我们都听懂了他的话,心里也惊了惊。

    目前我们知道的,石晓楠、这个白衣女人还有我都是双魂体质,石晓楠是先天性的,我是后天性的,这个白衣女人的现在还不知道,但她比我和石晓楠牛逼的一点是,她的魂魄居然能自己摄魂!

    “你的意思是,只要她体内有了新的魂魄,她就能吞噬掉?”金殿龙惊讶瞪大了双眼,又追问了一句。

    “目前来看是的。”陈浩点了点头,一脸凝重,“这也是他们急着要把她杀死的原因。可她刚刚吞噬了一个灵魂,凶性大发,怎么会轻易被他们给打死?他们上去,不过是徒劳送死罢了。”

    我忽然对陈浩有了新的认识,他居然懂这么多!

    看我们都瞪大眼看着他,陈浩难为情搔了搔脑袋,“我师父有一本书,上面记载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我只能按照书上看的东西一点一点对,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

    陈浩这孩子做事不骄不躁的,而且颇有自己的理解和见解,金殿龙看他的眼里也有了赞赏,“不错不错,我眼瞅着虚妄城大厅里的那帮年轻人都是野心勃勃的,个个恨不得立刻就拔尖露脸,但一个个却先学了一身的世俗和劣根性……假以时日,你必定能超越他们。”

    陈浩被金殿龙夸的满脸通红,连连摆手,紧皱着眉头说,“我现在正发愁该怎么让师兄弟们原谅我呢,这次师父没来,要是来了……”

    他长吁短叹的,担心的是如何面对他的师兄弟。

    我很想说就那帮势利现实的师兄弟,就算不回去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但这是陈浩的事,我不能替他做决定,只能保持沉默。

    金殿龙见气氛有些沉闷,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从身上掏出一块黑色的骨头来,“师兄,锋子,我跟你们说,这骨头居然会发光,还会发烫……”

    他手里的骨头,是石晓楠拿来的那块黑色的骨头,当时金殿龙觉得好玩,就一直带在身上,现在居然说那骨头会发光也会发烫,倒让我和冰冷男眼睛都亮了亮,“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金殿龙回想了一下,“大概就是我冲进来之前没多久吧,我当时觉得身上某个地方烫烫的,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这块骨头。真是奇怪,这到底是什么骨头,怎么这么神奇?”

    我和冰冷男都拿在手里试了试。

    果然,那块骨头微微发烫,拿在手里时跟寻常一样,放到黑暗处居然就能发光!

    金殿龙看我们两人都好奇,他得意道:“我就准备拿着这东西参加斗宝大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