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5章 使者
    李二爷提到要见的人时,满脸恭敬和小心。

    一路上,他又叮嘱我们,见到这人时,一定要少说少问,甚至还叮嘱我们不要乱看,这人问我们什么我们回答什么就行,千万不要顶撞忤逆。

    我点头答应了,跟着李二爷顺着小路朝前走的时候,我好奇的不得了,要见的人到底是谁,李二爷好歹是堂堂人皇家的人,怎么会这么小心?

    冰冷男向来话少,自然也不会发问,邓攀更是不会多说半句话,一行人就这样由李二爷领着,一起朝前面走去。这小路蜿蜿蜒蜒,我们大概走了一里地的样子,才在小路的一旁看到了一间黑色的房子。

    这黑色的房子很大,但出现的很突兀,好像是走着走着,忽然旁边就有了这么一套房子。

    李二爷猛然顿住了脚步,然后低声对我们说了一声,“到了,我刚才说的,你们千万要记住。”

    我点了点头,李二爷这才走上前去,恭敬鞠了个躬,然后扬声喊了一句,“弟子李岩成,叩拜使者大人。”

    原来,李二爷让我们见的,就是他之前提到的使者!

    说实话,我也很想见见这使者到底是什么模样,所以在李二爷喊完之后,我耐心等着黑色的房子里有人出来。

    等了片刻,黑色房子的门忽然就打开了,接着出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我还认识,居然是小四爷!

    看到小四爷出来,我心里很快就明白了,之前李二爷抓住小四爷的把柄之后,就急匆匆说要去见使者,多半是去告状去了,这才带了我和冰冷男,应该是想要让我们证明王家的所作所为,可万万没想到,小四爷竟然领了先,先见到了使者!

    小四爷从黑色房子里走出来之后,笑嘻嘻看向李二爷,“二爷,你这次走的可有点慢,该不会是这次带的人身手太差,拖了后腿了吧?”

    李二爷看到小四爷从黑色房子出来,脸色已经变了几变了,显然也没想到小四爷居然会先去见使者,如今小四爷说完之后,他冷哼一声,一时没有接腔。

    如果王家和李家破裂,那我们乐见其成,所以见李二爷被小四爷呛的说不出话来,我便笑了笑走上前去,“小四爷说的没错,要不是小四爷的几个朋友去死雾林里给我们打招呼,我们恐怕早就来了。看来,小四爷这热情的老毛病还是没有改啊!”

    小四爷没想到我会忽然发声,脸色一板,冷哼一声,“二爷,参加聚会可以带随从不假,可若是带了外人来,使者第一个就要怪罪的!”

    李二爷却紧紧抓住了我刚才的话不放,冷笑道:“小四爷这么急着定我的罪,是怕这位小哥揭发你在路上对我的人下手?参加聚会来的随从是自己可以定的,但在路上对自己同仁下手,这罪名小四爷应该知道轻重大小吧?”

    看到小四爷从使者的房子出来,李二爷本来有些泄气了,被我这么一说,他的声音瞬间高昂了起来,带了满满的兴师问罪。

    “哼,使者的规矩我又何尝不知道,怎么会明知故犯?这两位之前就跟我有罅隙,栽赃陷害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小四爷很快就反咬了一口,“如果要指认我,起码应该有证据吧?”

    我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看着小四爷说,“我就问小四爷一句,你现在敢不敢跟我们一起去见使者?”

    小四爷瞬间噤了声,阴冷扫了我两眼,没有接话。

    李二爷得了势,如何肯放过小四爷,立刻讥笑道:“怎么,小四爷现在不敢了?小四爷说的是,想要指认也得有证据,如今这位小哥还没把证据拿出来,小四爷好像就害怕了?”

    小四爷被李二爷激的立刻反驳道:“我怎么是害怕,我才刚刚从使者哪里出来,想着使者有诸多事情要处理,不想劳烦使者罢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一道声音从黑色房子里传出幽幽传了过来,“你们都进来!”

    我看了看黑色房子的大门,门口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看到人影,这声音偏偏就像是响在我们之间似的,清晰而不容抗拒。

    小四爷脸色变了变,李二爷眼里却闪过了喜色,恭敬扬声答应了一声,“是!”

    答应之后,他立刻冲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跟在他身后一起朝里面走,小四爷站在原地踟蹰了片刻,李二爷立刻压低声音说,“怎么,使者的命令小四爷都不敢不听了?”

    小四爷冷哼一声,眼里虽然有勉强,但还是硬着头皮跟我们一起走了进去。

    走进黑色房子大门之后,里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侧隔几米就有一尊石像,石像头顶都顶着一盏青铜油灯,发出昏暗的灯光,更衬得四周朦胧无比,那石像也显得狰狞可怕。

    过了这条长长的通道,上了十几个台阶,然后到了一处平台。

    这平台两侧照旧是放着四尊石像,石像头顶依旧盯着青铜油灯,正中央是一把座椅,座椅前是一方桌案,因为光线太暗,只觉得这桌案和座椅都后重无比,却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做的。

    我们到的时候,这黑色房子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座椅,李二爷恭敬喊了一声,“弟子李岩成,叩见使者大人。”

    说完之火,他竟然就要下跪,小四爷也喊了一声,跟着要下跪,我和冰冷男站在一旁,一时不知道跪还是不跪,索性刚才那道身影又传了出来,“罢了,有什么事说吧!”

    这声音说话之后,李二爷和小四爷本来就要屈下的双膝,瞬间就直了起来,不敢有丝毫质疑的意思,我看的暗暗心惊,心说这使者的面子都这么大了,那二祖要是出来,三皇该怎么尊敬。

    站定之后,小四爷立刻抢先说道:“使者大人远道而来,后面还有诸多事物要处理,我和二爷就是进来请个安,然后就走。”

    很显然,他是害怕李二爷告他的状,所以才赶紧说了这么一句。

    我心说这小四爷原来脸皮挺厚的,而且敢做不敢当,李二爷摆明了就是来告他的状的,他居然还好意思说是跟李二爷一起进来请个安,心里一急,抬脚就要朝前走。

    我才刚刚迈步,一只手就拉住了我,李二爷冲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冲动,然后扭头打算开口说话。

    他还没开口呢,那个幽幽的声音立刻说道:“李岩成,你带了两个外人!”

    使者张嘴就说我和冰冷男是外人,我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心想这使者该不会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要把我和冰冷男咔嚓了吧?使者能按照二祖的吩咐幻化出死雾林那种东西来,身手肯定强大到可怕,不管冰冷男抵挡得住还是抵挡不住,反正我肯定不是对手!

    见使者也说李二爷带了两个外人,小四爷面露得意,立刻紧跟着说道:“回使者的话,按照咱们的规矩,参加的人可以带随从。李二爷带外人进来倒也没什么,但若人人都像李二爷一般,你带个外人,我带两个……那这三皇聚会,岂不是成了众人都可以参加的聚会,那里还有祖宗留下的章法可言?还请使者明鉴!”

    他一张嘴,先抓住了李二爷带我和冰冷男这件事不放,让李二爷根本没有办法开口告他的状。

    李二爷脸色很难看,立刻为自己辩解道:“使者知道,弟子做事一向懂规矩,这两个若是毫不相干的外人,我怎么会带进来,只因这两个人关系到一桩大事,这才先斩后奏带了进来,弟子这就打算让使者请罪。但小四爷这种部分青红皂白就给弟子扣帽子,岂不是说明心虚?”

    李二爷张嘴就反驳了小四爷的话,小四爷面色一冷,急声道:“你……”

    他还没反驳,那个幽幽的声音就带了蕴怒,冷冷喝了一声,“你们两个人是来我这里吵架的?”

    这声音不高也不低,但却吓得小四爷和李二爷瞬间闭了嘴,再也不敢多说半句话。

    我和冰冷男听的暗暗心惊,这三皇在阳间个个都是大亨大贵,个个都是人上人,平时养尊处优高高在上,可这使者一句话就能吓得他们噤若寒蝉,不敢有半句话分辨,这使者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而且,我瞬间就颠覆了之前对三皇二祖的认知,感受到了这二祖在三皇面前的绝对控制权!

    见小四爷和李二爷都不敢再说话,那个幽幽的声音停顿了片刻之后,再次响起,“你过来。”

    我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使者叫的是谁。

    只有李二爷轻轻拽了拽我的衣服,低声道:“锋子,使者大人叫的是你。”

    我刚想反问李二爷这使者又没有指名道姓,他怎么就知道使者叫的是我不是冰冷男,不是邓攀,可那幽幽的声音又瞬间响了起来,“没错,就是你。”

    这句话,显然就是在附和李二爷那句话,说明这使者叫的就是我。

    这使者说话之后,我更迷糊了,我也不过就是个跟着李二爷来看热闹的外人,第一次见面,这使者就要单独见我,他见我干什么?

    “快去!”见我还在发愣,李二爷轻轻推了我一把,示意我赶紧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