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3章 生死劫
    我愣愣站在原地,看着冰冷男迈着修长双腿朝前走去,邓攀和范继元低声劝我,“锋子,咱们还是走吧,你那位朋友身手不错,也不是短命的人,应该不会出事。”

    “走?走了小龙怎么办?我不走,我要找到小龙再走!”想到金殿龙现在不知所踪,我心里憋着一股莫名的火,冲邓攀和范继元喊道:“应该不会出事,你们能保证他不会出事吗?”

    我要是这么走了,怎么对得起金殿龙?不会出事,这句话说来轻飘飘的,可是谁又能保证金殿龙现在没事?

    邓攀和范继元被我吼了一声,表情讪讪的,一时也不好再劝我什么。

    冰冷男猛然顿住了脚步,然后扭头看向我,一字一顿说道:“小龙不会有事。”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凝重,语气异常坚定,好像谁说金殿龙会出事,他都会拼死相搏一样,而且他说完就走,不给我再说什么的余地。

    我愣住。

    邓攀和范继元没有再说什么,看了我一眼,默默跟在了冰冷男身后朝前走去,很快就走出了林子。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迈步朝前走去。

    因为冰冷男把幻化出来的死雾林给摧毁了,现在的林子不过是普通的树林而已,我们很快就走出了树林,我满腔悲愤,但却好奇,走出这树林之后,会有什么等着我们。

    我很快就看到了。

    树林外,竟然是一座索桥,掩映在云雾缭绕中,桥下是潺潺黑水,不知道朝什么方向奔腾而去!

    邓攀和范继元相互看了一眼,低声对我们说道:“这就是入口了。”

    按道理来说,我们刚才经历了九死一生,如今找到了出口,他们两人应该感到兴奋才是,可他们两人都是语气低沉,眉头紧锁,丝毫没有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入口的兴奋。

    我疑惑看看他们两人,邓攀和范继元也回头看看我,苦笑着说道:“死雾林里的考验还算好过,不过是考验能力和身手,这入口这道关,就看各位的造化了。”

    听他们这意思,能不能进去,居然还得经过一番考验?

    “怎么,这入口很难进去吗?”我的心猛然一紧,看看眼前这座若隐若现的索桥,“这入口是考验什么的?”

    邓攀和范继元一起回答了我,“这是每个人的生死劫。”

    生死劫,我之前就听说过,就是每个人这辈子最难过的一关,因为生死劫是潜在人心里的心魔。

    人可以强大的战胜很多外在的困难,可很难战胜自己的心魔。

    我想了想,居然问了一句,“如果一个人没有心魔,是不是就不用经历生死劫?”

    邓攀和范继元齐齐反驳了我,说的斩钉截铁,“人和人之间,只有心魔不同,绝对不会没有人有心魔的!”

    如果人人都有心魔,那我的心魔又是什么?

    冰冷男已经率先朝索桥上走去,我们三人也没有怠慢,立刻跟在了他身后,邓攀语气担忧,“要是入了这关口还没看到二爷……”

    “呸呸呸,二爷肯定在入口处等着我们,只要我们渡了这生死劫,肯定能见到二爷的。再说了,要是找不到二爷,咱们干脆也别回去见大爷和老太爷了,直接死在这里算了!”范继元立刻就反驳了邓攀,语气着急。

    说话间,我们已经上了索桥。

    刚才远远看着这索桥还不觉得什么,可如今上了索桥后,才见这索桥只是用木板串起来的,两边是两条铁索,索桥距离水面大概有十几米高,而且桥身云雾缭绕,桥下水流湍急,从上往下看去,只觉得头晕目眩,一不小心就能一头栽倒水里。

    我们几个人踏上索桥之后,这索桥因为承了我们的体重,就开始剧烈晃动起来,我们半天都挪不了一步。

    好在我们身手都还算可以,虽然耗费了些时间,但我们总算过了这索桥,走到了索桥尽头的一扇大门前。

    走到大门前之后,邓攀就扭头对我和冰冷男说道:“两位小兄弟,我们知道你们身手比我们要好了不止百倍,但我还是要嘱咐你们几句。从这大门进去之后,我们就各人得经历各人的生死劫,这谁也帮不了谁,只有自己能帮自己。进去之后,切记一句话,凡事都是过眼云烟,切不可沉溺其中。”

    范继元的话本来就少,邓攀说完之后,他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冰冷男没有废话,径直走上前,沉声说道:“咱们开门吧!”

    自从金殿龙不见之后,冰冷男就显得更为沉重冰冷了,无论做什么事都带了一种毅然决然的决绝,好像赶着去跟谁拼命一样。他已经走上前去了,我们三人也立刻跟着走了上去。

    然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发力,用力推开了这扇沉重无比的大门!

    在推开大门的一瞬间,我闪过的念头是:冰冷男这样的人,也会有生死劫吗?他的生死劫又是什么?

    但我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因为推开门之后,我整个人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四周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当时我还没意识到生死劫已经开始了,还下意识问了他们一句,“卧槽,你们还能不能看到,我看不到了!”

    他们没有人回应我,回应我的却是一声低低的叹息。

    这叹息声很低,很哀怨,却听不出来叹息的人是男还是女,但这叹息却像是叹到了我心坎儿上一样,让我心神俱震,也瞬间反应了过来我的生死劫要开始了。

    我很惶恐,我的生死劫是什么?

    可无论我的生死劫是什么,我都必须朝前走。

    前面一片漆黑,犹如浓墨一样泼散在我四周,浓的我的视觉完全失去了应该有的作用……我心里的慌乱一层一层裹了上来,手里紧紧攥住了墨尺,虽然我不知道这墨尺在这里还有没有应有的作用。

    我缓缓朝前走去,一步、两步……每一步都万分小心,生怕踏错了地方。

    让我庆幸的是,脚下还算平整,我走起来并不费力。

    可我依旧感觉到了恐怖。

    视觉完全失去,本身就让我恐慌无比了,可要命的是,我的鼻子还能闻到气味。

    会有人说,鼻子能闻到气味又有什么可怕的,难道比看到什么还要可怕?

    眼睛看到的东西一眼就看到了,可闻到的气味却能让你浮想联翩……现在空气中弥漫的是一股奇怪的味道,很像是泥土混杂着血腥味儿,我精神瞬间紧绷了起来,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周围满是死尸,血流遍地的情景。

    越往前走,这种情景就越清晰,我紧张的全身都在颤抖,可却偏偏什么都看不到!

    我倒恨不得能有什么冲上来袭击我,这样我还能发泄一番,可周围偏偏寂静的可怕,什么动静都没有,我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声,咚咚、咚咚……

    恐惧,像流水一样浸满到了我的全身,流过我的四肢百骸,流过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让我紧张到了极点。

    那一刻我就想,我的生死劫就是恐惧吗?

    这哪儿是生死劫啊,这分明就是要活生生把我给吓死啊!

    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我忽然闻到了另外一种味道一股香味,而且是女人身上特有的那种香味!

    我精神顿时一震,脚步不自觉也加快了很多,脑海中瞬间就闪出很多旖旎无比的画面来。

    但我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里是聚会的入口,是我的生死劫,我必须要谨慎小心,万万不能上了当!

    我猛然放慢了脚步,拼命想要遏制脑海中不自觉闪现出的画面,手里紧紧攥住了墨尺。

    沉寂了很长时间的四周,忽然又响起了一阵叹息,幽幽的、充满哀怨。

    这次我听清楚了,这叹息是一个女人的叹息,而且还带着莫名的熟悉感!

    在这里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心头大震,刚要仔细去听这声音到底是谁的,我就感觉到有一个人接近了我!

    “谁!”我瞬间全身紧绷,脑海中的旖念也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厉声朝四周喝道。

    没有人回应我。

    回应我的,是一个蛇一样柔软无比的身子。

    这个蛇一样柔软无比的身子,在我喊完之后,不知道从什么角落扑到了我身上,钻进了我的怀里,然后一双蛇一样的手臂缠上了我的脖子。

    我能感觉到,怀里的身子前凸后翘,丰满傲人,是一具活色生香的女人的身体,而且还是一具让男人很难把持的身体!

    “你是谁?”我猛然后退,努力想要掰开女人缠住我脖子的手,声音里带了骇然。

    这个地方忽然冒出一个女人来,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什么。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踮起脚尖,将小嘴印在了我嘴唇上……

    在她柔软火热的嘴唇印在我嘴唇上时,我忽然明白了,我的生死劫,是个女人……只是,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