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9章 诡异的求助
    那人回的几十条留言都是用红色字体写的,齐刷刷一片跟血一样,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猛然抬头看向冰冷男和金殿龙,声音带了惊疑,“这人出事了!”

    金殿龙一把将手机从我手中夺了过去,噼里啪啦打了一行字:把你的地址发给我们,我们这就过去!

    打完这行字之后,金殿龙又怕那人不信任我们,又噼里啪啦回了一句:你先撑住,给我们地址,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绝对会救你的!

    发了这两句话之后,金殿龙把手机扔在了地上,看了我和冰冷男一眼,沉声说,“咱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了……这还得这个人就在我们在的城市,他要是在别的城市的话,咱们就算是坐飞机都来不及了!”

    我和冰冷男都没有说话,这人这么短时间内回复了这么大一片,而且全部是用红色字体,可见当时他的心情有多惶恐急迫,我们难以想象他遇到了多可怕的事情。

    我们三人没有再说话,耐心等待着。

    三人谁也没有想起来去关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一档真人秀节目,节目中几个明星没心没肺笑着,跟我们现在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金殿龙的手机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动静!

    “不会吧,这人难道已经光荣牺牲了,要不怎么等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等半个小时,已经是金殿龙耐心的最大极限了,这半个小时他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手机,嘀咕了多少次“他为什么还不回话”了,半个小时过去后,他终于完全失去了耐心。

    不仅他这么想的,我也觉得情况不大妙了,这人求助的时候那么着急惶恐,而到现在却没有了任何音讯,多半是出事了。

    只是可惜,我们这边才刚刚有了线索,居然就这么给断了!

    可就在我们完全失去希望的时候,吊猫的鱼居然回信息了:金华路向阳小区二十号楼十三楼东户。

    在看到地址的时候,我们甚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人刚才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复,居然在我们几乎完全失去希望的时候发来了地址?

    金殿龙脾气最急,他看到这人发来了地址,而且还是本市的地址,立刻在手机上查了一下金华路的位置,当即对我们说道:“走,我去找一辆李二爷的车,咱们现在就赶过去!”

    我和冰冷男都没有反对,立刻下了楼,在楼下没有等多久,金殿龙就开着一辆吉普车冲到了我们跟前,车后面还跟着李二爷的几个手下,正急急追着喊,“小爷,车子你不能开出去……”

    金殿龙理都没有理他们,冲到我们跟前猛然来个急刹车,然后探出脑袋冲我们喊,“师兄,锋子,快上车!”

    我和冰冷男没有犹豫,立刻就钻进了车内。才刚刚碰上车门,金殿龙的车子已经开了,我还没坐稳,车子猛然一晃,差点把我脑袋撞在车窗上,我提醒金殿龙注意点,别开那么快。

    “你放心吧,我这车技绝对让你心服口服,坐稳了,我要加快速度了!”金殿龙一脸着急,扭头冲我们喊了一声,然后一踩油门,车子飞一般朝前冲了过去!

    金殿龙的车技果真让我们“心服口服”,他一路上时不时来个甩尾,再时不时来个漂移,我坐在车子内被晃的连苦胆都差点要吐出来了,又庆幸现在所幸是大半夜,路上的行人很少,要不然不等到金华路,金殿龙就能撞出个连环车祸来。

    终于到了金华路向阳小区前,金殿龙刚刚把车子停下,我和冰冷男就迫不及待从车子上跳了下来,我立刻冲到路边哇哇干呕了几声,却没有吐出什么来。冰冷男情况比我好点,但脸色也苍白的厉害,显然刚才也苦不堪言,只是他向来话少,没有说罢了。

    我吐了几口之后,金殿龙就催促我快快快,然后一把拽起我的胳膊,急急朝小区内冲了过去。

    这个小区看样子还算中高档,我们赶到的时候,门口已经空无一人了,门卫正坐在门亭里玩手机,我们三人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一跃跳过了一个人高的栅栏,跃进了小区内。

    跃进小区内后,我们立刻找到了二十号楼。

    向阳小区每一个单元房都有门禁,也不知道金殿龙从哪儿找来一根铁丝,在大门上扒拉了几下,然后大门居然应声开了,我也股不得佩服他,然后急急朝楼里奔去。

    这小区每一层楼都有二十多层,我们立刻就选择了电梯,可进了电梯之后按十三的时候,金殿龙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十三这个数字,我看了一眼,按下了十四a,有很多开放商忌讳十三这个数字,一般都会弄成十四a。

    “卧槽,十三是老外忌讳的数字,咱们过家的人跟什么风,居然也整的没有十三层,害的我没有找到。”刚才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十三,金殿龙有些难为情,电梯上去的时候,他没好气骂了一声给自己台阶下。

    电梯很快就停在了十四a,我们三人从电梯出来,毫不犹豫就去敲东户的门了。

    敲了很久,东户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的胖子睡眼惺忪探出脑袋来,带了不悦问我们,“大半夜的,你们不睡觉干什么?”

    这胖子一出来我们就知道不对,要是他就是吊猫的鱼,现在应该正处于危险之中,怎么还能睡得着?而且应该也不是他们家的人出事了,家里人出事他也不会是这种状态。

    虽然知道这胖子的状态肯定不对,但我还是追问了一句,“请问,你是吊猫的鱼吗?”

    那胖子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们,看了片刻后,砰的关上了房门,我站的最近,那房门几乎是擦着我的鼻尖碰上的,碰上后里面还传来了胖子没好气的声音,“三个神经病,大半夜的不睡觉!”

    我们三人愣了愣,金殿龙又拿起手机对了一遍地址,然后疑惑道:“没错呀,金华路向阳小区二十号楼十三楼东户……卧槽,难道咱们被耍了?”

    他不信邪,又蹬蹬蹬跑到下一楼,我跑到上一楼,想看看我们是不是弄错楼层了。

    等我们再回到刚才的楼层时,冰冷男微微叹口气,转头就朝电梯里走,“咱们走吧!”

    我隐隐觉得,自从我上次问冰冷男他为什么会把我打晕融魂之后,他的话好像就越发的少了,整个人也更加神秘了。

    但现在这种情况,我来不及多想冰冷男怎么回事,又拿过金殿龙的手机,回复了那吊猫的鱼几条,问他是不是说错地址了。

    从我发了信息到我们坐上车回到李二爷的别墅,对方一直静悄悄的,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我们三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心里都有一个感觉:我们应该是被那个吊猫的鱼给耍了!

    可我又想不通,耍我们三个人又没有什么好处,这个吊猫的鱼为什么要那么做?而且,我们三个人发帖找照片上的人也只不过是偶然,这人又为什么要这么费心费力的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难道就是为了逗我们玩?

    “卧槽,这小子别让我抓住,抓住了我肯定往死里揍,咱们急急忙忙去救他的命,他居然耍咱们!”金殿龙也生气了,一脸阴沉难看,语气也冷的厉害。

    他刚说完,就听到手机又滴的响了一下,他气呼呼掏出手机来打开一看,然后骂了一句,“卧槽,他居然问咱们,为什么还没到,都这么长时间了。这小子耍了咱们,居然还好意思再求助。”

    我狐疑拿过手机看了看,果然,那吊猫的鱼的语气还是焦灼无比:你们为什么还不来,求求你们快点,快点来救救我!

    他的语气,不像是假装出来的,而且字体还是一片大红色,看的我胆战心惊的!

    我彻底迷惑了,我们是照着这人发的地址赶过去的,可上下中三层楼都看过了,根本就没有他这么个人,本来都以为他恶作剧了,没想到他居然又向我们求助了。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们疏漏了什么地方?

    这时,我们已经到了别墅内了,就在我们惊疑不定的时候,一个人急匆匆从别墅里跑了出来,神色慌张,冰冷男眉头皱了皱,然后飞快走了几步拦住了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

    “有,有个伙计,死,死了!”那人被冰冷男一下子拦住之后,气喘吁吁说了句,语气里全部是惊恐和绝望,“那,那照片,又,又杀人了!”

    冰冷男一下子松开了他,快步朝别墅内奔去。

    我和金殿龙也没有怠慢,立刻冲进了别墅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