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6章 生出罅隙
    我大伯让我带着刚得的东西赶紧走,我开始还愣了愣,一时没想到我刚得了什么东西。

    刚要再问我大伯,身后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依稀还听到了李二爷的声音,冰冷男没有再犹豫,低声对我说,“快走!”

    我也不敢怠慢,跟冰冷男一起从院墙翻了出去,我们才刚刚翻出院墙,就听到李二爷厉声喝道:“谁来过了?”

    我还想听听李二爷的那帮手下要怎么回答他,但冰冷男跟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跟着他赶紧朝前走,我点点头,跟他一起飞快顺着墙根以最快的速度走到了别墅大门前,金殿龙从隐身出闪了出来,低声问金殿龙,“师兄,李二爷原来就在别墅,小四爷现在还没出来,咱们要不要进去?”

    冰冷男点了点头,然后整了整衣服,迈脚就朝别墅走去。

    我一脸错愕,金殿龙紧跟在冰冷男身后追问他现在进去是不是不合适,冰冷男顿住脚步,扭头看看我们两,“现在走了,怎么看好戏?”

    他说完之后,扭头继续朝别墅里走去,我和金殿龙也只得跟在他身后一起朝别墅内走去,我们走到门口就有人拦着我们,冰冷男也不着急,就闲闲站在门口等着。

    片刻之后,就见李二爷带着几个人急匆匆从后面绕回来了,他正打算朝客厅走,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我们,脸上掠过意外,急匆匆朝我们走来,走到我们跟前后,李二爷压低了声音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自然是为了照片的事,怎么,二爷现在不方便见我们?”金殿龙勾了勾唇,很快就找了一个借口,语气挑衅,“还是,二爷还有什么重要的客人要招待,顾不上我们?”

    李二爷被金殿龙一番话说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刚要张嘴解释,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小四爷的声音,语气凉凉的,“我说李兄怎么没时间招待我呢,原来还有其他客人啊。既然来了,又都是二爷的朋友,那就一起坐坐吧……二爷,你说呢?”

    李二爷脸上有一闪而过的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云淡风轻,笑容自若,“小四爷说的对,都是朋友,一起坐坐也好。三位,请吧!”

    我看看不远处的小四爷,小四爷也在看我们,他看我们的目光冷冷的,唇角一直勾着冷笑,很明显是打算待会儿给我们下马威;李二爷虽然镇定自若,但眼里却有暗芒闪过。

    我心里明白,虽然不过几句话,但几人之间已经暗潮汹涌了。

    李二爷是主人,他走在最前面朝客厅走去,随后是小四爷,然后是我们三个人,鱼贯走进了别墅的客厅内。客厅内外站满了小四爷的人,李二爷的人远远站着,我们进来之后,有两个女佣赶紧倒了茶水,然后静悄悄退下去了。

    等我们都坐下之后,李二爷环视了一下客厅内的黑西装,浅笑,“小四爷的阵仗越发大了,不过来做个客而已,怎么就带了这么多人,你看我这屋子都显得小了。”

    他话里有话,小四爷怎么听不出来,随即冷笑道:“来二爷这里做客,本来不该带这么多人的,只是舍妹被人带到了二爷的别墅,二爷的房子太大,我怕人手不够,所以多带了些人来,免得麻烦二爷你。”

    小四爷已经挑明了,他妹妹王亚楠被带到李二爷的别墅了,他带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找他妹妹。

    接下来,应该就是把我们三人给掺和进来了。

    李二爷却不慌不忙问,“哦,这冀北是王家的天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动令妹?是不是令妹贪玩四处乱跑,一时没有踪影,让小四爷着急了?”

    李二爷的态度分明就是敷衍,小四爷眼里闪过厉芒,扫了我们三人一眼冷笑,“是啊,我祖辈几代在冀北,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劫持我们王家的人。而且,劫持了我们家的人之后,还敢堂而皇之出现的还真不多。”

    小四爷已经把矛头直直对准我们了,接下来就是拿我们三人开刀了。

    可冰冷男还是闲闲坐着,悠闲品尝着李二爷家的茶水,好像他对面前的暗潮汹涌根本没有看在眼里一样。

    “小四爷,你刚才已经派人找过了一番,可在我的别墅找到令妹了?”李二爷也不动声色追问,“我知道小四爷这么大阵仗,肯定有急事,所以也没拦着,任由小四爷找了个遍,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小四爷的脸猛然一寒,没有再说话。很显然,他刚才大动干戈来找,并没有找到王亚楠!

    奇怪,这别墅虽然不小,但小四爷带了这么多人,怎么都应该找到王亚楠才对,石晓楠把王亚楠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忽然想到上次石晓楠报复王亚楠的模样,我心里一紧,石晓楠该不会只是来李二爷的别墅走了一趟,其实根本没有把王亚楠放在李家别墅,而是她自己把王亚楠弄到什么地方了吧?

    更有甚者,石晓楠该不会对王亚楠下手吧?

    我担忧看了冰冷男一眼,他还是闲闲的模样,我的心却一直悬着,不知道石晓楠到底把王亚楠怎么样了。

    小四爷表情尴尬,李二爷凉凉笑了笑,“小四爷,这里是你们王家的地盘,你带着这么多人来,莫不是要给我个下马威?”

    他虽然在笑,眼神却无比凌厉,小四爷没有找到王亚楠,李二爷也不会这么轻易任由他带着一群人来去自如。

    “二爷说的哪儿的话,咱们两家交好几百年了,我又一直仰慕二爷您,今日确实是着急了,所以冲动了些,还望二爷海涵。”小四爷这句话说的冷冷的,眼神朝我们扫来,话里带了刺,“不过我倒想问问二爷,这三位怎么会在二爷这里?这三位小爷,前几天才刚刚烧了我一处宅子,二爷应该知道吧?”

    小四爷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就是:他们三个人烧了我的宅子,咱们两家又交好,所以李二爷你看着办吧。

    我还真有些担心,李家和王家不管暗地里怎么样,但明面上还是交好的,小四爷这么直白的提出来,李二爷到底会怎么做?

    李二爷愣了愣,然后看向我们三人,“你们敢烧四爷的宅子?”

    金殿龙顺口就接了话,“二爷刚才也说了,冀北是王家的天下,我们几个外乡人,有几个胆子敢烧小四爷的宅子?小四爷开玩笑可以,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看,我们承受不起。”

    金殿龙干脆直接就不承认了!

    小四爷没想到金殿龙居然张嘴就否认了,一张脸瞬间就黑了,声音也冷了很多,“那你的意思是,我小四爷红口白牙的诬陷你们?”

    金殿龙立刻反唇相讥,“我不敢说小四爷诬陷,但凡事得讲究个证据,我们怎么烧了小四爷您的宅子,又为什么要烧,您要想让我们承担也罪名,总得有个由头吧。要是找不到,那这黑锅我们不背。”

    我真是佩服金殿龙,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而且理直气壮的,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李二爷及时接话,“小四爷,这位小哥说的是,凡事得讲究个证据,何况牵扯到你们王家。”

    小四爷蹭的站起了身来,不怒反笑,“二爷的意思是,我诬陷了他们三个?”

    李二爷也不急也不恼,淡淡说道:“小四爷你这脾气怎么这么着急,我又没说你诬陷他们三个,只是觉得这小哥说的对,如果能拿出证据来那我自然是相信了。”

    小四爷的脸更黑了,冷冷瞥了我们三人一眼,又看了李二爷一眼,冷冷说了句,“二爷,打扰了,不用送!”

    说完之后,他扭头就朝客厅外走,他带着的黑西装也紧紧跟在他身后,飞快走出了别墅。

    小四爷说不用送,但李二爷还是客客气气送到了别墅门口,然后目送小四爷离开,小四爷走的时候他还客客气气说希望能多来多往,我们虽然站的远,但也能看到小四爷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了。

    若是李二爷硬来还好,可他偏偏温文尔雅,客客气气,让你找不出丝毫毛病来,小四爷到底比他年轻,三言两语就被李二爷给气的败走了。

    这一次,两家想没有罅隙都不可能了。

    这就是冰冷男的目的只要我们三人出现,无论我们说不说话,都是横在小四爷心头的一根刺。李二爷虽然尽量说话没有偏颇,可为了息事宁人,他只能装傻做哑,但他这态度会被小四爷认定是庇护我们,他们两家的隔阂算是有了。

    而且,还是难以消除的隔阂。

    送走小四爷后,冰冷男这才客气道歉,“二爷,本来想拜访,没想到给你带来麻烦了。”

    他专门瞅着小四爷在的时候,来李二爷并没有公开的别墅拜访,李二爷又何尝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他只能强自笑着说,“三位能登门,蓬荜生辉,怎么能算麻烦?对了,三位刚才说找我,有什么事?”

    金殿龙这才张嘴说道:“二爷不是让我们三人找那照片上的女孩子吗,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所以这才不顾冒昧,前来打扰二爷了。”

    李二爷的注意力瞬间被拉了回来,好奇问,“这位小哥想到什么办法了,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