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9章 棺材的秘密
    金殿龙随便问了一句居然问对了,这两排脚印我还真比较熟悉。

    上大学的时候,我就特别热衷于研究野生动物,尤其是濒临灭绝的爬行类动物,经常在各个有关的吧逛,这种脚印,很像是某种蜥蜴的脚印,而且看这脚印的大小,像是现今存在世界上种类中最大的蜥蜴科莫多巨蜥!

    可我想不通的是,这种科莫多巨蜥属于印尼和东帝汶的濒危品种,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金殿龙显然对这种东西一无所知,见我半天都没有回答,他一拳擂在了我肩上,好奇问,“锋子,你想什么呢,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这脚印到底是什么东西的,看个脚印你都能入神?”

    我苦笑,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他,金殿龙惊讶的张大了嘴,指着地上的脚印目瞪口呆问我,“你的意思是,这东西还不是咱国家的种,还是国外的种?你刚才都说濒危物种了,那应该是少的很,他们国家应该使劲儿保护才行,怎么能让它们到处乱跑?还有,我怎么感觉它们还多的很,居然都能跋山涉水跑咱国家来了?”

    我也没有办法回答金殿龙的问题,因为我也觉得很蹊跷,难不成之前查的资料有误,这种蜥蜴就是国内的?

    但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动物就是动物,为什么会给我们一种邪气十足的感觉,尤其是每次金殿龙出事的时候它就能出现?

    “你确定是它,不是它们?”我说了之后,金殿龙来回看了一圈,一脸凝重,“你刚才说这种东西很凶残?你们说这东西会不会在这里安营扎寨,娶了几房老婆,又生了几窝小崽子,繁衍生息了起来?”

    他说的搞笑,但我却一点笑意都没有。

    因为金殿龙说的,未尝没有可能!

    要是这科莫多巨蜥真的在这里繁衍生息,那这周围的居民情况就很危险了!

    可能是我们一直没有回去,冰冷男也过来了,我把我的想法跟他说了说,他居然也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师兄,你,你居然也研究这玩意儿?”金殿龙瞪大了双眼,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冰冷男,“感情就我一个人不知道,傻乎乎的?”

    冰冷男摇了摇头,说他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但从他看到那东西的体型,还有特征,以及留下的脚印,排除了几样爬行动物之后,剩下的也就只有蜥蜴了。

    我也听的暗暗佩服冰冷男,我是因为爱好所以才知道这些,他对这些根本就不熟悉,竟然仅凭着观察就能判断出来,虽然没有我知道的这么精确,但足够让我惊叹了。

    冰冷男也确定是蜥蜴后,金殿龙搔了搔脑袋,问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那你们说说,这什么多大蜥蜴,来旅馆干什么?难不成它们也有什么特殊爱好,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可它也没做什么啊,无非就是看看咱们,被发现了就跑……”

    我忽然想到了昨晚在房东哪里看到的情景,还有房东回去的时候那条甩着的巨大尾巴。

    因为看到的情景实在太过于让人难以启齿,所以我犹豫了一下,挑着将在房东小屋内看到的情景跟他们两人说了一下,犹疑问,“难不成,是房东养的这东西?”

    金殿龙很讨厌房东,我这么一说,他立刻一拍手赞成,“八成就是了,这东西没看一直绕着这旅馆转吗,肯定就是那娘儿们养的,我一看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些奇葩重口味的爱好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房东就冷着脸出现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房东的脸很冷,语气也很冷,像是我们欠了她好几天房租没有给一样。

    我们三人一下沉默了下来,就连刚才提到房东就义愤填膺的金殿龙,说房东的坏话被抓个现行,他也涨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索性厚着脸皮冷哼一声,“我们哥儿三早上起来散散步,谈谈心,难道不行?”

    房东冷冷扫了我们一眼,又有意无意扫了地上一眼,冷冷说,“我不管你们是散心还是谈心,昨晚咱们就说好了,今天早上你们必须搬走!”

    昨晚房东来让我们搬走的时候,金殿龙还在昏睡,他也不知道房东说了让我们搬走,所以房东一说他就怒了,跟房东争执了几句,他干脆直接梗着脖子扔下了一句话,“我房钱已经交过了,那时候你怎么不说不收钱?我交了几天就住几天的,想半中间赶我走,哼,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他蹬蹬蹬走了,留下房东站在原地,一张脸黑的像暴风雨来的前兆似的,难看的要命。

    我和冰冷男也没有理会她,直接绕开他朝我们房间走去。

    我们很快回到了房间内,金殿龙早就忘记刚才跟房东赌气的事情了,急吼吼的拿出墨汁来,“锋子,快把那东西拿来,咱们看看那东西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快点快点!”

    我也急着知道这小棺材里有什么秘密,赶紧将锁好了门,将藏好的小棺材拿了出来,冰冷男用手摸了片刻,脸色终于一缓,然后拿起我们买好的墨汁,顺着小棺材边缘的几个凸起缓缓倒了下去。

    他在倒墨汁的时候,我和金殿龙守在一边巴巴看着,等待奇迹的出现。

    那墨汁一边流动一边朝木材里浸淫,刚开始还没看出来什么名堂,只觉得看起来杂乱无章,金殿龙还嘀咕了几句说什么浸墨术,简直就是狗屁!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墨汁流动的速度忽然就加快了,像有一条看不见的沟槽在引导着墨汁在棺材上欢畅的流动一样,渐渐有了模样竟然像是一副地图的模样!

    “卧槽,这是什么地方的地图?”金殿龙也看出来了,不顾自己刚刚才骂过浸墨术是狗屁,惊奇叫了一声。

    冰冷男立刻瞥了他一眼,示意他小心点,隔墙有耳。金殿龙下意识看了看门口,脸色忽然变的凝重了起来,接着又把目光挪到了棺材上,眼里全是惊奇,但却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我也看的瞠目结舌,眼看着眼前这副地图里有山川水流,有沟壑有内涵,我不仅暗暗赞叹这古人的奇淫巧技实在是让人赞叹,居然能在这小小的一副棺材上画出这么生动形象的地图来,而且用的还是这么奇妙的办法。

    等那一瓶墨汁倒完之后,小棺材上的一副地图终于完成显现了出来,冰冷男和金殿龙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我更是门外汉,他们看不出来,我更看不出来什么名堂。

    只是在他们交给我小棺材让我看的时候,我无意间把棺材倒了过来,看了半天之后“咦”了一声,惊奇指给他们看,“你们看看,要是把棺材倒过来,这幅地图就是一张人脸。”

    听我这么说了之后,金殿龙一把就把棺材给夺去了,学着我的样子左看右看,看了半天之后,他猛然抬头看向我,“锋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人脸很像一个人?”

    这人脸很像一个人?

    我刚才确实没有看出来,所以又从金殿龙手里接过小棺材仔细看,可我看了好半天,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能皱着眉头问金殿龙,“你指给我看看,这人脸像谁?我怎么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来?”

    “你真的看不出来?”金殿龙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