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7章 鲁班术
    冰冷男问完之后,门口就响起了房东冷冰冰的声音,“我是房东,快开门,我找你们有事!”

    我的心颤了颤,房东居然在这个时候来了,她来干什么?

    想到刚才在楼下亲眼看到房东做那事,我老脸又忍不住一红,心想房东不会是来找我算账的吧,可又想想不对啊,要是找我算账,她在楼下就当场逮住我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冰冷男把房门打开了,守在门口没有打算让房东进来的意思,“什么事?”

    房东声音很冷,态度也很差,厉声喝道:“你们刚才在房间里干什么?”

    她这态度让我心惊了惊,难道刚才我们撬柜子的时候被她在楼下听到了?不该啊,我们两人动作异常小心,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过大的声音,房东怎么会听到?

    冰冷男朝门口看了看,摇了摇头,声音笃定,“没干什么。”

    房东一把推开了门,大踏步朝房间内走来,来回扫视了屋子内几眼。现在是晚上,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刚才我又刚刚收拾过,什么都看不到。奇怪的是,房东找东西居然也没想到开灯看,就那么扫了几眼后,冷冷开口说道:“我这里不欢迎你们住了,你们可以走了!”

    我和冰冷男在黑暗中相互看了一眼,心道这房东发什么神经呢,大半夜的不让我们住了,让我们走?

    “房东大姐,房费押金我们都是预交了的,而且你说的那几样我们也没有违反,现在大半夜的,你忽然敲开门让我们走,我们去哪儿住?”我也不高兴了,几步走到房东跟前跟她讲道理。

    房东冷冷看着我,“这是我的旅馆,我想让你们住你们就住,不想让你们住,你们就走,外面这么多旅馆,我管你们去哪儿住?”

    卧槽,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女人!

    现在金殿龙还昏迷不醒,要不然的话绝对能治得了这个房东,我也没有再废话,直接往床上一躺,没好气说道:“好啊,既然你这么不讲道理,那你来背我啊,要是你背的下去,我现在就走,怎么样?”

    房东愣住了,然后恼火万丈骂我,“你这是耍流氓!”

    知道这房东不讲道理,我也不生气了,悠闲回敬她,“要不是我从来不打女人,你早就横着出去了。你说我是耍流氓是吧,那好啊,我就耍流氓了,这旅馆我们还就住定了,你自己看着办!”

    本来还想着跟房东讲道理的,不过看样子这房东也没打算讲道理,我索性就流氓一次了,结结实实躺在床上,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房东被我呛的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最后终于恨恨走了,临走的时候扔给我们一句话,“好,算你狠,不过我也告诉你,明天早上必须走,房钱我退给你们……”

    房东立刻之后,我才从床上直起身来,长长舒了口气。但又觉得房东的出现好像挺奇怪的,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我们找到小棺材的时候出现了?还有,她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撵我们离开?

    冰冷男又看了看门口,然后快步走了回来,低低说,“走廊刚才出来好多人……”

    我瞬间就从床上蹦了下来,急急问,“是不是那些弓着身子的人?”

    冰冷男点点头。

    我立刻走到房间门口看了看,走廊上现在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影都没有!难道他们知道我要出来看,所以立刻走的干干净净了?

    更奇怪的是,刚才我和冰冷男才刚刚把小棺材拿出来,房东立刻就来敲门了,而且像冰冷男说的,那些弓着身子的人也从房间里出来了。难道,他们跟这小棺材有什么关联?

    想到小棺材,我赶紧拿出了被我藏在被子里的小棺材,把刚才的发现告诉了冰冷男,“师兄,这小棺材里侧不是什么都没有,你摸摸,这里侧有很多小凸起,而且这凸起好像有什么规律。”

    冰冷男从我手里接过小棺材,用手摸了一番,然后惊呼道:“这是鲁班术。”

    鲁班术?

    我有些不明白,冰冷男的意思,这小棺材是鲁班打造的?

    我把这想法告诉冰冷男后,他摇了摇头,说鲁班不仅是古代最有名的建筑师和工匠,还留下了有些传世的法术,那些法术都被记载在鲁班书上,但因为这些法术只有鳏寡孤独才可选择修炼,所以也叫“缺一门”,这小棺材虽然算不上什么法术,但上面的小凸起,正是鲁班术上的浸墨术。

    古代有很多东西都是秘不外宣的东西,比如一些军事地图什么的,怎么能在相互之间传递,而且能保证落入敌手之后不被发现秘密,所以他们都会这些方面下功夫。

    这浸墨术就是其中的一种。

    道理其实说来很简单,就是在木头上或者其他地方弄些有规律的小凸起,这些小凸起若是外行人看了,自然看不出什么来,但只要找到凸起的规律,然后用墨汁倒在这些凸起之间,这些凸起就会组成一定的图案甚至文字。

    这棺材上里侧的小凸起,用的就是浸墨术。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等冰冷男讲完之后,我惊奇问他,“你的意思是,这小棺材上藏着什么图案或者文字,被咱们无意间给发现了?”

    冰冷男点点头说,“是,而且这东西肯定不简单。”

    想到金殿龙的异样,还有房东以及其他几个房间房客的异常,我顿时觉得这小棺材沉甸甸的,期盼着天赶紧亮了,我们也好找墨汁看看这小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金殿龙变成那样。

    冰冷男也有些好奇,这小棺材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就在我们两人猜测的时候,门口忽然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只是这次敲的很缓慢,咚、咚、咚……像是敲一下都要停歇很久,然后再敲下一次一样。

    我和冰冷男面面相觑,本来打算不予理会的,但那敲门的人很执着,一直不停的敲,好像我们要是不去开门,他就坚决不会放弃一样。

    无奈,我只得站起身去开门。

    开门后我就愣住了,门口站着的,居然都是那些弓着身子的人,正抬着头看着我。

    “你们,你们有什么事?”看到这一群弓着身子的人诡异的模样,我就觉得全身发寒,结结巴巴问了一句。

    我问了之后,有一个弓着身子的人忽然走上前来,一下子就扣住了我的脉搏!

    “你干什么!”这人手指冰凉,扣着我脉搏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长长的指甲几乎要掐进我的肉里,我大惊,反手就要去抓他的手,同时厉声喝道。

    本来站在屋内的冰冷男也飞快闪到了我身边,冷冷扫视着门口的一群弓着身子的人,只要他们敢出手,他就会立刻出手!

    那人却忽然松开了我的手臂,后退了几步。

    我也蹬蹬后退几步,警惕看着他们,不明白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那人后退几步,跟其他人一起站定,然后坐了一个让我和冰冷男都目瞪口呆的动作:他们居然一下子跪了下来!

    卧槽,这比刚才扣住我的脉搏还要让我惊悚,我惊讶看着跪在面前的一群人,更结巴了,“你,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跪……”

    “终于找到你了。”为首的人竟然开口说话了,声音沙哑难听,像是几百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一样。

    我又愣住了,他们找我干什么?

    冰冷男凝重看着我,低低说,“他们在跪拜你。”

    跪拜我?

    开什么玩笑,他们这一堆人加在一起年龄只怕都有几千岁吧,我才不过二十岁出头,怎么会想到跪拜我一个毛头小伙子?

    “恭迎归来。”为首的人也不管我到底乐意不乐意,承认不承认,竟然直接喊了一声,紧接着匍匐在了地上,其他几个人也立刻跟着匍匐在地上,态度异常虔诚。

    说实话,他们几个都弓着身子,匍匐在地上的模样又滑稽又诡异,可我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这几个诡异无比的人,为什么要拜我?难道,他们集体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