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6章 小棺材
    透过窗户,我可以看到房东穿着一条几乎透明的丝质睡衣,一头卷发披散在肩膀上,正背对着我跟什么人在说话。

    我想看到半夜跟房东私会的男人是谁,所以更凑近了玻璃些,踮起脚尖朝小屋里看。奇怪的是,我看了半天,就只看到了房东一个人,愣是没看到她在跟什么人说话,而且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对方也没有什么回应,连吭都没吭一声。

    仔细回想了一下,我们在这里住了两天了,也没有见到房东的男人,难不成是房东一个人独居久了,所以喜欢自言自语了?要不然,我根本没看到有人进去,也没听到有什么人回应房东的话,这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房东房间里忽然进来一个人!

    我正愣神的当儿,小屋内的房东忽然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我开始还没明白这声音是什么,又侧耳听了片刻,等明白过来房东发出来的是什么声音之后,只臊的我面红耳赤,一颗心咚咚直跳,心里明白房东在做什么,却居然又忍不住朝里面看了一眼。

    这一眼,更看的我血脉喷张了,房东这时已经斜躺在了床上,本来就透明的睡衣已经高高撩到了腰间,露出一双白皙的长腿来。眼光再往下挪的时候,我眼睛一下子直了……房东下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

    我一连暗暗骂了几句卧槽,没想到一本正经的房东居然这么马蚤情,大半夜的什么都不穿,还一个人在干这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心里虽然骂着,但男人的本性还是驱使我忍不住又贴近玻璃,想多看一眼,没想到我凑的太急了,脑袋一下子撞在了玻璃上,撞的我鼻子一辣,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就撞了这一下,玻璃稍微震动了一下,就在这时,斜躺在床上正在享受的房东倏地扭过头来,冷喝了一声,“谁在外面!”

    卧槽,居然被房东发现了!

    我猛然后退了几步,也不敢立刻就上楼,只能仓皇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有楼梯下有藏身的地方,我只能急急藏到了楼梯下。我才刚刚藏好,房东已经推开门走出来了。

    上大学的时候在宿舍也跟舍友看过这种动作片,但绝对没有亲眼这么看上去刺激,所以我躲藏起来的时候心一直在狂跳不止,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尤其是房东出来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好像一眼就能看到我躲在什么地方一样,我根本无所遁形!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贼心虚了!

    房东推开门走了出来,却没有认真去找,只是来回扫了一眼,没好气骂了一声,“这些鬼东西,整天不让人安生,扫兴!”

    骂完关门的时候,她低头对脚下温柔说了一句,“好了,咱们回去吧!”

    刚才骂鬼东西的时候她的语气很凶,也很不耐烦,可对脚底下说回去的时候,她的语气又恢复了第一次听到的娇滴滴的模样。

    见她又恢复了娇滴滴的模样,我立刻探出脑袋朝她身边看去!

    我探出脑袋朝房东脚边看去的时候,她正好关了门要回去,我只来得及看到一条巨大无比的尾巴甩了一下,有什么东西跟着房东走进了房间,房门一下子就关上了。

    那巨大的尾巴让我呆住了,脑子快速反应着刚才在房间内房东娇滴滴说话的对象,就是那有尾巴的东西?

    房东关上门很久之后,我一直躲在楼梯下面,在楼梯下藏了好半天,我终于回过神来了,房东房间的灯已经彻底黑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里面干什么,我稳了稳心神,蹑手蹑脚上了楼,打算先回自己房间歇歇再说。

    谁料,我才刚刚走过楼梯拐角处打算进屋,就看到一道身影正站在我们房间门口!这身影弓着身子,却用耳朵贴近我们房间的门在听什么,他弓着身子贴近房门的模样,显得特别诡异!

    上了楼梯冷不防看到这个诡异的身影,我直接被吓了一跳,稳了稳心神,厉声喝了一句,“你干什么!”

    这身影猛然从房门上弹开了,转身就朝走廊里走!

    我这次没有放过他,立刻急急追了上去,一把拽住了这个人,冷声问道:“你刚才趴在我们门上干什么!”

    这人被我抓了个结实,也不解释也不慌张,只仰起头“嘿嘿”冲我笑了笑,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用手指了指走廊,示意我看。

    我猛然扭头看去,走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子里出来好几个人,而且他们跟我抓住的这个人一样,都弓着腰,模样诡异,此刻这几个人正弓着身子,缓缓朝我们靠近……

    我浑身一颤,飞快松开了抓着这个人的手,快步朝我们房间走去,急急打开了房门闪进了房间。我闪进房间的时候,这些弓着身子的人正抬头看着我,黑暗中看不到他们的脸,只觉得一个个好像在笑。

    我猛然碰上了房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现在终于知道,房东没有骗我们,她的旅馆确实住满了,而且住的都是这种弓着身子的怪人!

    扫了一眼屋子,金殿龙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我一颗心才算稍稍安定了下来,直接靠着他睡的床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歇了好一会儿后我才觉得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心神稳下来之后,我忽然想起来,石晓楠和石大山哪儿去了?冰冷男也不在,他去干什么了?

    我并没有等待多久,冰冷男居然推门进来了,进来之后先走到柜子前来回看了一番,然后低声说,“锋子,来,搭把手!”

    飞快从地上站起身来走到冰冷男身边,就见他手里居然拿了扳子钳子等几样工具,我立刻明白,冰冷男是打算把这柜子给拆开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了,立刻走上前去,帮他拆柜子。

    但我们没有打算多拆,只是把金殿龙一直抠的那一层柜子拆开就行了,其他地方他也没动过,应该没什么问题。

    前面我就说过,这柜子是纤维板,质量差劲的很,要想拆开一层很容易。

    可现在是晚上,要是敲敲打打,很容易就会被楼下的房东听到,说不定还会惊动那些弓着身子的人,所以我们只能屏气凝神,一点一点尽量不发出声音去拆柜子。

    一层柜子,我们两人折腾了很久,才算把柜子底层的板给拆下来了。

    拆开那层板之后,地面上居然有个方方正正的小方口,上面用厚厚的一层木板给盖了,四周全用钉子给敲死了。

    我和冰冷男对看了一眼,心里闪过满满的欣喜,知道金殿龙之所以每天晚上都有异常,很有可能就跟着小方口下面的东西有关!

    又折腾了很长时间,那层木板被我和冰冷男拿开了。

    冰冷男小心翼翼揭开了那木板,我们两人一起打着手电朝木板下面看去。

    木板下面是个半尺见方的洞,里面端端正正放着一个小棺材:漆黑的棺身,棺身上还描绘着精致的细纹,但却看不出来细纹代表着什么。

    “房间内居然有个小棺材!”看到那方洞里放着的漆黑小棺材后,我吃了一惊,“小龙最近一直折腾,是不是就因为这棺材?”

    冰冷男没有说话,只是郑重其事打开了棺材,想看看棺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金殿龙每天晚上都变成那副模样。

    打开之后我们两人都有些意外:棺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房东在柜子下面放一具小棺材有别的含义,比如镇镇脏东西什么的,并不是里面有什么秘密?

    可这些不能去问房东,只能我们自己摸索。

    冰冷男看了那棺材片刻后,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我也好奇,就从他手里接过了棺材,想看看这小棺材到底有什么特别的,需要用这种方式藏起来,而且藏的地方还这么奇怪。

    我看了看棺材里面,里侧因为时代久远已经泛黄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漆黑的棺身上倒是有很多细纹,我以为这细纹有什么来头,就一只手伸进棺材里拿着小棺材,一只手拿着手电筒凑近细纹细看。

    就在我的手伸到棺材里时,我忽然发现了小棺材里面的异常。

    “师兄,这棺材里……”发现小棺材的异常之后,我立刻打算告诉冰冷男,可我才刚刚张嘴,门口就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咚咚咚……

    冰冷男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他缓缓朝房门处走去。

    我眼疾手快将小棺材放到了另外一张床的被子下面,然后迅速把揭开的木板还有柜子底层的纤维板都放了回去。

    做好这一切后,冰冷男才低声问了句,“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