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5章 半夜男人
    听到金殿龙的声音之后,刚才的旖旎和沉醉,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我猛然吃了一惊,条件反射去看床上的石晓楠,心想我和石晓楠才刚刚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金殿龙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岂不是全看光了?

    可看过床上之后我就愣住了,床上居然空空如也,根本没有石晓楠的身影!

    奇怪,石晓楠哪儿去了?我明明记得好像没多久前我们还在卿卿我我,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再看看门,门也紧紧锁着,金殿龙又是怎么进来的?

    容不得我多想,金殿龙抓柜子的难听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我又环视了一下四周,冰冷男也不在房间内!

    我顾不上多想了,飞快下了床,蹑手蹑脚走到了金殿龙身边,打算像上次一样把他拽起来。上次他就抓的十指都破了,要是再这么抓下去,两只手明天连筷子都拿不住了!

    就在我走到金殿龙身边打算弯腰去拽他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有什么东西在窗口看着我!

    我咽了一口唾沫,倏地朝窗口看去!

    果然,在窗口上探出来一个小小的、尖尖的脑袋,正阴沉沉看着站在屋子正中央的我!

    我脑袋嗡的一声,忽然想到了冰冷男说的那东西,立刻疾步走到窗前,打算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而且每次都挑金殿龙去柜子里找东西的时候出现?

    为了看到那东西的真容,我不敢有丝毫怠慢,几乎是三步并做两步奔到了窗户跟前。看到我朝窗户前奔去的时候,那东西倏地缩回了脑袋,我很快就看不到那小小的、尖尖的脑袋了!

    那东西缩回脑袋的时候,我已经奔到了窗前!

    当时急着去看着东西是什么,奔到窗前之后也没有犹豫,我立刻打开窗户,飞快探出脑袋朝下面看去。因为有了冰冷男上次告诉我的经验,在打开窗户的一瞬间,我心里已经认定那东西肯定逃走了,绝对不可能还在原处等着我!

    可这次……我失算了!

    在我打开窗户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一个巨大的东西趴在墙上,一双红红的眼睛,正看着我!

    我猛然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呆住了,死死盯着那趴在墙上的庞大身躯: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大,而且还有一双红色的眼睛?这双红色的眼睛,在黑夜里看起来邪恶无比!

    不等我再细看,那东西忽然调转了脑袋,以我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沿着墙朝楼下爬去,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墙后的草丛中!

    我看的清楚,在那东西朝楼下爬去的时候,它身后居然晃动着一条巨大无比的尾巴!

    那东西很快就消失了,我整个人却像是被定在原地一样,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看着黑乎乎的墙后的草丛,我觉得整个人浑身冰冷,好久都挪不动身子。

    刺啦刺啦……

    金殿龙刺挠柜子的声音,再次把我从刚才的惊惧中拉了过来,我惊惧扭头看去,金殿龙半个身子还是钻进了柜子里,嘴里不停嘀咕着那句话,像是中了邪一样!

    屋子内黑洞洞的没有开灯,冰冷男不知所踪,现在只有我一个人,金殿龙又变成了昨晚的模样,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我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走到了金殿龙身边,打算把他拽出来再说。

    就在我弯下腰的时候,走廊上忽然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咚、咚、咚……像是有人跺着脚走过去一样。

    要命的是,等那脚步声走到我们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住了,就像是站在了我们门前一样。

    我的弯腰的动作忽然就凝滞了,心跳也像是骤然停止一样,猛然抬头看向门口!

    我屏气凝神,等了片刻。

    这片刻时间,漫长的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外面的脚步声却始终没有再响起,就像是死死守在了我们门前。

    黑暗中,只有金殿龙抓柜子的声音还有我的心跳声,等那脚步声再也没有响起的时候,我缓缓弯下了腰,拍了拍金殿龙,“小龙,你清醒下……”

    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正钻进柜子里的金殿龙,忽然倏地扭过了脑袋,直勾勾看向我!

    其实,那时候屋子里很黑,我只能看到金殿龙一张脸的轮廓,根本就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可我就觉得,他正直勾勾看着我,而且眼神阴森而陌生,像是另外一个人!

    “小龙,你……”我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喉咙干涩难受,“你怎么了?我是锋子,你醒醒!”

    金殿龙还是没有反应,僵硬着身子,直勾勾看着我!

    我咬了咬牙,正打算狠狠心扇金殿龙一巴掌试试能不能把他扇醒,门口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那敲门声沉重而缓慢,就像是一个垂危的人拼尽最后的力气敲门似的,好半天才响一下……这敲门声的节奏跟刚才从走廊上走过的脚步声的节奏,一模一样!

    我终于站起了身子,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刷一下拉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一个人。

    不,这个人不算是站着,他正弓着身子朝里面看。

    这个人的个子出奇的高,就算是弓着身子,也显得很高很瘦长,我打开门的时候,正好对上了他的脸!

    这人的脸很模糊,或者说我根本没来记得看清楚这人的脸,这人居然立刻扭转了身子,又缓缓朝走廊里最尽头的一间屋子走去了。

    他转过身子的时候,身子依旧深深弓着,就像是整个人被从正中间斩断,仅有一层皮肉连着的那种感觉一样。

    在看到门口站着如此怪异的人后,我猛然屏住了呼吸,直到他的背影越走越远,我才终于大口大口喘了几口气,飞快把门关上,立刻扭转身子打算喘口气再说,刚才实在太过于惊心动魄,我被吓得好半天都缓不过气来。

    就在我扭身的一瞬间,我身后站着一个人!

    我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悬了起来,厉声问,“干什么!”

    “你看到我的东西了没有?”这人开口了,居然是金殿龙!

    可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很缓慢,一个字一个字蹦了出来,就像是从牙缝中硬生生挤出来了一样,而且说出来的话莫名其妙,问我见到他的东西了没有?从昨晚他就在找东西,嘴里一直念叨着把东西放哪里了,怎么找不到了,到现在居然开始问我,有没有见到他的东西!

    这屋子里肯定有什么东西!

    我缓过神来之后,再也没有犹豫,快速伸手,重重在金殿龙后颈上一切,金殿龙的身子一软,缓缓倒下了。我眼疾手快,飞快扶住了金殿龙的身子,将他的手搭在我肩膀上,半搀半扶着他将他拖到了床上,又用力将他的双腿放到了床上。

    金殿龙看着挺瘦,浑身都是疙瘩肉,把他弄到床上之后已经累的我气喘吁吁,瘫坐在地上好半天都没有站起身来!

    在地上坐了很久,金殿龙安安静静躺在了床上,再也没有折腾,冰冷男还是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大半夜的去干什么了。

    我忽然想到了房东!

    这个时候,房东在干什么?

    想到房东看我们时的眼神,我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确保金殿龙真的昏迷过去之后,我立刻蹑手蹑脚走到了门口,轻轻打开了门,然后又小心翼翼下了楼梯,打算去探探房东的底细。

    房东就住在一楼,一楼有间小屋子,平时房东就在那间小屋子外摆了张桌子当前台,休息的时候就在小屋子内休息。我下楼的时候,一楼也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

    我耐心在楼梯口站了片刻,侧耳听了听房东的屋子,屋子内一直安安静静的,始终都没有什么动静。

    听了片刻,我忽然苦笑着摇摇头,难道这房东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房东,是我神经太过敏了?这个时间段,房东应该是在睡觉才对,所以才会没有丝毫声音吧?

    想到这点后,我瞬间没了兴致,又小心翼翼扭过了头,打算再蹑手蹑脚上楼,省的吵醒房东,到时候又得跟她纠缠半天。

    就在我转身打算上楼的时候,房东的屋子忽然开了灯,夜里很黑也很寂静,我甚至都能听到她按下开关时“啪”的响声。紧接着,屋子里传来了房东的声音,“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房东的声音娇柔妩媚,像是在跟情郎说话一样,跟平时冷冰冰的模样截然不同!

    我微微皱了皱眉,刚才我一直在一楼站着,一楼的大门紧紧关着,根本没有任何人进来,房东是在跟谁说话?还有,她说话声音这么娇滴滴的,怎么听都觉得对方肯定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跟她关系不一般的男人!

    我很好奇,房东大半夜私会的男人究竟是谁?

    还有,这大门都没有开,那男人又是怎么进房东的房间的?

    想到这里,我蹑手蹑脚凑近了房东的门口,然后透过她房间窗口微微掀开的窗帘朝里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