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4章 不可描述
    我知道石大山说的那个词是什么意思。

    可石晓楠已经是死人了,这该怎么做?

    金殿龙还追问了他一句,是不是要真的那么做才能解了。石大山说肯定是真的,看我们三人都一脸为难,石大山幸灾乐祸的笑,“现在解决的办法我告诉你们了,剩下的你们谁来做?”

    金殿龙本来就正没好气呢,见他居然敢幸灾乐祸,一脚就踹上去伺候了,一边踹一边嘴里念叨,“该怎么做,该怎么做,该怎么做……该怎么做用得着你来教我们?再他妈幸灾乐祸,老子现在就再让你尝尝百爪挠心的滋味!”

    石大山没想到自己随便说了句话金殿龙就这么大脾气,又听金殿龙说要让他再尝尝百爪挠心的滋味,吓得他赶紧死死闭了嘴,忍气吞声被金殿龙踹了无数脚,再也不敢吭声了。

    看石大山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我竟然觉得轻松了很多,好像这样也算为石晓楠出了一口恶气似的。

    最后金殿龙踹的累了,干脆直接把石大山给打晕了,用一条床单给死死裹在了中间,将他死死裹好之后,又不解气踹了一下,“老东西居然还敢多嘴,以后再多嘴,这就是你的下场!”

    他发泄完了,这才一屁股坐在床上,抬头看向我,皱眉道:“锋子,这必须你上啊,你和石晓楠本来就结过阴亲,这在阳间虽然说没什么效力,但在阴间那边石晓楠是认了的。那老东西虽然没说应该是谁上,但若是节外生枝恐怕更不好了。”

    我知道我跟石晓楠结过阴亲,可问题是现在石晓楠是死人,我是个大活人,这该怎么做?

    “师兄?”无奈,我只得看向冰冷男,他是我和金殿龙的主心骨,只要有什么难事,我第一个先想到的就是求助他。

    冰冷男看向我,点点头说,“小龙说的没错,你跟石晓楠其实也算有婚约。”

    他也这么说,那就是我必须得跟石晓楠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不过细想了一下,他们两人若是做,我心里也不舒服。

    我又开始犯愁了,我还是个活生生的小处男,跟活人都没有经验,更别说跟死人了,总觉得这么做自己也太不是东西了些。又觉得石晓楠也是可怜,风华正茂的年龄就被害死了,现在还要被这样才能解了石大山对她的控制,还不能自主选择。

    见我迟迟不肯做决定,金殿龙在旁边给我出馊主意,他蹬蹬蹬跑下楼去给我买了一瓶白酒,还买了一包花生米,让我就着花生米干了那瓶白酒,还说只要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反正这种事有冲动就行,又不需要理智。

    我还没说话呢,他又纠结了,“不行,要是你喝了一瓶白酒办不了事也不行。锋子,你平时酒量是多少,要不喝半瓶?还是少半瓶?千万不能喝多了!”

    他说的我啼笑皆非,但想想他说的也是,要不然我这么着总有一种犯罪的心理,如果喝的半醉,说不定就不觉得什么了,纠结了大半天后,我从他手里拿过白酒,一口气喝了小半瓶,这酒后劲儿挺大的,我喝了少半瓶就觉得头开始发晕,我才不敢喝了。

    更奇怪的是,喝完酒之后,我竟然觉得有点热,不自觉就把衣服拉开了一点,偶尔看向金殿龙的时候,就见他看着我拉来的领口邪邪笑。

    见我看他,金殿龙又问我,用不用去找房东借点化妆品之类的,帮石晓楠化化妆,看上去活灵活现的,这样我至少心理负担小点。他越说越离谱,我看看石晓楠,忽然觉得对她不太公平,赶紧阻止金殿龙让他别说了。

    等我终于下了决定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金殿龙跑下去找房东,说我们要再开个房间。

    房东一口就拒绝了,说现在旅馆都住满了,没有办法再租给我们另外一间了。

    “房东姐姐,你这就不好了,我之前敲过其他房间的门,里面明明就没有住人,你怎么说都住满了?这么整整一天,他们全部都憋在房间不吃不喝?”金殿龙不高兴了,因为只有再开一间房,才好给我和石晓楠空间,所以他自然对房东的回答不高兴,以为房东在敷衍他。

    房东一听他说去敲别的房间的门,蹭的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瞪着眼问他,“之前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许去骚扰其他房客吗,你怎么拿我的话当耳旁风?”

    金殿龙也不高兴了,“我就是去别的房间借点东西,难道不行吗?你这是开的旅馆,又不是监狱,怎么就不能去借东西?还有,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敲门的那房客来你这里投诉我了?”

    房东不再吭声了。

    金殿龙本来就看房东不顺眼,又冷冷问,“再问你一次,还有没有房间了?”

    房东这次的语气忽然软了下来,赔笑说,“小兄弟,是真的没有房间了,不然怎么会不租给你?”

    金殿龙对房东本来就有所怀疑,趁机要求房东给他看看,其他房间到底有没有租客。那房东被缠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得带着金殿龙上了楼,挨着我们就近的几个房间敲了敲门,里面居然都传来了答应的声音。

    金殿龙回来跟我们学这些答应的声音时,说那声音闷沉沉的,就像是一个人把脑袋闷在柜子里回答那种感觉一样。

    他说这些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看了看放在房间的大柜子,忽然想到了金殿龙昨晚钻进柜子里找东西的诡异模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既然没了房间,他们两只有先出去,把这房间让给我和石晓楠。

    临走的时候,金殿龙还贴心的把石大山给拖出去了,说别让他打扰了我和石晓楠的好事。

    房间内,瞬间只剩下了我和石晓楠。

    金殿龙为了衬托气氛,还去房东那里找了两根红色的蜡烛,把房间的灯关了,点了蜡烛,蜡烛的光在房间内摇曳着,石晓楠呆呆坐在床上,目光虽然呆滞,但烛光下却别有一番美感。

    我扭捏了好半天,终于走向了石晓楠,干咳嗽了几声,下意识想说点什么。

    才刚张嘴,忽然意识到石晓楠根本听不到我在说什么,只能苦笑了一番,犹豫了很久才终于挨着石晓楠坐下了,低声叫了她一声,“石晓楠?”

    石晓楠当然不会答应,还是呆呆坐着,看着她绝美的侧脸,还有长长的眼睫毛,不知道是烛光的作用,还是酒精的作用,我竟然忽然觉得喉咙发干,一种奇怪的感觉渐渐蔓延到了全身。

    我忽然感觉到了热还有某种冲动。

    而且,这种冲动比我想的还要可怕。

    下一秒钟,我忽然就把石晓楠给搂进了怀里。

    把石晓楠搂进怀里的那一瞬间,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金殿龙这孙子肯定在酒里放什么东西了,要不然我就算是醉,也不该醉的这么冲动……

    但这个念头已经渐渐模糊了,因为我把石晓楠搂进怀里之后,整个人都喘的厉害,心咚咚咚直跳,像是一不小心就能跳出胸腔一样,石晓楠的身子凉凉的,却依旧窈窕妙曼,搂在怀里的感觉是真真切切的。

    我想我可能是疯了,我居然对石晓楠有了那种感觉。

    就在我颤抖着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石晓楠忽然动了。

    她缓缓转过头看向我,大大的眼睛在烛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然后,她伸出蛇一样的手臂搂住了我的脖子,然后把小嘴压在了我的嘴上……

    在进入石晓楠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个词:温柔乡。

    那一刻,石晓楠成了我的温柔乡,之前在脑海中预演过无数的场面,居然真的实现了……

    烛光下,我似乎看到了石晓楠的笑,可又觉得眼花了,石晓楠怎么可能会笑?

    那一晚,不知今夕何夕。

    缠绵了很久,我终于昏昏沉沉睡过去了,一直到一阵刺耳的声音忽然把我惊醒!

    我翻身坐了起来!

    黑咕隆咚的房间内,一道身影背对着我,正钻在柜子里找着什么东西,指甲划在木板上的那种声音,刺耳的难受,他嘴里不停嘀咕着,“放哪儿去了,怎么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