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3章 如何解开
    赵力中已经迈着稳健的步子朝我走来了,弯下腰拿起我手里的那把刀,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如果得了血珠,他就能控制石晓楠,这原本就是他计划之内的事,没想到中间出了岔子,石晓楠误打误撞认我为主,跟我有了契约关系。如今在他看来,拿回血珠,本来就是他应该得的。

    石晓楠还是僵硬着站在原地,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

    我一直在想,石晓楠已经成了魔煞,赵力中如果还有什么方式控制她,就绝对不会来拿血珠。那就是说,赵力中控制石晓楠的办法只是暂时的,他不能长久驱使石晓楠,所以才会来拿血珠。

    但他更不知道,血珠已经被冰冷男给融了,现在流淌在我的全身,想取都取不走了,刚才我用刀扎自己,不过是做做样子给他们看而已。

    想这些的时候,赵力中已经拿着刀朝我手腕上刺了过来!

    我的手腕一下子就被划破了,疼的钻心,刚才那种麻木感,居然一下子消退了不少!

    我偷偷活动了一下手指,惊喜发现,本来发麻的那边手指居然也可以动了!

    这是赵力中和石大山都没有料到的,他们没想到取血珠的疼痛,跟麻醉相抵消,我已经不是任他们宰割了。

    但我没有表现出来,只等着合适的时机!

    “奇怪,怎么什么都没有?”赵大力划开我的手腕后,石大山也凑过来巴巴看了,看了片刻之后,他一脸疑惑嘟囔道!

    这时,他们两人距离我都很近!

    就是这个时候!

    不等他嘟囔完,我忽然飞起一脚,直接朝赵力中胸口踹去!

    赵力中本来还在弯着腰低着头找我手腕里的血珠呢,他对石大山的本事也放心,根本没有防备我居然会忽然发难,竟然被我一脚给踹的踉跄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不等他反应,我立刻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直接冲到了目瞪口呆的石大山跟前,一手拽着他,一手拽着石晓楠,飞快冲到了房间门口,一脚踹开了酒店的房门,急急奔了出去!

    石大山直接傻眼了,竟然傻乎乎的任由我拉了出来。石晓楠木木呆呆的,像是根木头一样,也跟着我跑了出来。

    我刚奔出了酒店,冰冷男和金殿龙已经冲上我所在的楼层了,一边朝我身边冲一边跟赵力中门口守着的几个人缠斗,只是他们两人的身手比那些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几乎毫不费力就将那些人一个个打趴在了地上!

    等赵力中的那些手下被击退的差不多之后,然后金殿龙冲了上来,直接在石大山脖子上一切,石大山直接就晕了过去。

    石晓楠还是浑身僵硬的模样,也不知道赵力中和石大山到底搞了什么鬼!我们也来不及细想,他们两人抬着石大山,我拉着石晓楠,急急往楼下奔!

    赵力中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冲到门口冷喝一声,“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可他的手下已经被我们打的七扭八歪倒在地上了,他厉声喊了之后,那几个手下又立刻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追我们,怎奈我们三人早就冲出了酒店,他们追到了酒店门口,居然又缩回去了。

    赵力中居然没有派人追!

    我扭头看了看酒店的方向,看看被赵力中划破的手腕,吐了一口唾沫道:“这老狐狸也知道现在在冀北,现在还不愿意抛头露面……咱们现在回旅馆,问问石大山到底怎么回事,石晓楠怎么会被控制!”

    金殿龙问我有事没有,我摇摇头说没有。

    石大山射在我身上的银针应该是淬了麻醉剂,我本来已经觉得半边身子麻了,可赵力中狠狠划了我几刀,竟然硬生生把那麻劲儿给疼过去了,现在出来后才觉得半边身子还是有些麻,所以催促他们赶紧走,赶紧回到旅馆。

    一路上,石晓楠始终是木木呆呆的,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回事,只能用伞遮着她,赶回了旅馆。

    回到旅馆的时候,房东瞥到了石晓楠和石大山,脸色骤然一变,我正打算找个借口打发她,可她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又低头去看手机了。

    我觉得有些奇怪,她早上还对我们三令五申的,现在见我们带回来两个人,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抬着石大山拽着石晓楠走上二楼之后,我忍不住扭头看了楼下的房东一眼,却赫然发现她正用一双眼睛阴阴看着我们,眼神犀利阴冷,让人不寒而栗!

    她没料到我会忽然扭头看,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的心咚咚直跳,尴尬冲她笑了笑,然后急急走回了房间,走回房间就对冰冷男和金殿龙低声说,“那房东不对劲,咱们防范着点!”

    “我早就觉得她不对劲儿了,有时间咱们晚上去探探她,现在先把石大山这老东西弄醒再说。”金殿龙应了我一声,然后一下子将石大山扔在了地上,转身去接了点水,照着石大山的脸就泼了下去!

    石晓楠还是呆呆的,我没有办法,只好拉着她坐在了床上,好奇问冰冷男,“石晓楠早就是魔煞了,又跟我有了契约,石大山他们到底是怎么控制她的?”

    冰冷男还没回答我,石大山已经被水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然后翻身而起,惊恐看向我们,急急朝门口退去,“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金殿龙守在门口,他情急之下一下子撞到了金殿龙身上,金殿龙直接用脚踹在了他屁股上,没好气说道:“要不是知道你可能被换了魂,那你这人居然连亲生女儿都害,该多不是东西!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你是怎么控制得了石晓楠的?”

    石大山惊慌看着我们,眼里却闪过狡猾,并没有开口回答金殿龙的问题。

    金殿龙耐心等了片刻,终于站不住了,捋了捋衣袖走向石大山,冷笑着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待会儿我保证你会求着我告诉我怎么回事!”

    石大山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是吓大的,被你这小孩子三言两语给吓住……”

    他话音还没落,金殿龙眼疾手快,飞快从身上掏了一样什么东西,银光闪闪的,照着石大山的脖子就刺了过去!

    石大山来不及躲闪,不偏不倚被刺中了!

    “哼,你以为我会害怕……”石大山被刺中之后还是一脸蛮横,满脸都是讥讽,可他才刚刚张嘴,脸刷的一下子变的惨白,全身瞬间哆嗦了起来,然后开始扭动,好像是后背痒到了极点却抓不住那种感觉一样。

    还不等我反应,石大山居然一把就朝自己的脸上抓去,他抓的又狠又快,脸上瞬间有了五道血印子,但他还是没有停止,又疯狂朝自己身上抓来抓去,最后干脆直接把上衣给脱了,拼命在自己身上挠着。

    转眼间,他身上已经满是血道子了,看上去触目惊心的!

    冰冷男微微皱了皱眉,金殿龙却笑嘻嘻的问他,“怎么,我这百爪挠心滋味怎么样?你要是还不肯说也不要紧,我们先吃个饭,你慢慢体会这种滋味儿,体会够了再告诉我们。”

    说完之后,金殿龙径直就要朝门外走。

    他刚刚迈步,石大山一把就拽住了他,哆嗦着声音说,“我,我说,我说,你,你快给我解了……”

    金殿龙见他已经认了栽,也不再为难他,就见他微微伸了伸手,石大山脖子上的银针已经被取了出来,金殿龙嫌恶将那银针扔进了垃圾桶里,闲闲擦了擦手说,“怎么,可以告诉我们了吗,你们是怎么控制石晓楠的?”

    石大山恨恨看了看金殿龙,却不敢再啰嗦,低声说,“石晓楠现在变成了魔煞,本不再受阳间管制了,但有句话叫血脉相连。她妈手里还有她出生时留下的胎毛,只要取她妈的血沾了胎毛,然后再把胎毛给烧了,就能控制石晓楠了……”

    我打了个寒颤。

    忽然想到了石大山那栋阴森森的别墅,也不知道石晓楠她妈被石大山折磨成什么样了!

    “那怎么能解了?”金殿龙脸色也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没好气踹了石大山一脚,“你他妈的占了人家丈夫的身体,还百般折磨人家妻女,也不怕石大山做了厉鬼来找你!”

    他这句话纯属发泄,没想到石大山听了之后脸色猛然一变,竟然有些失神!

    我逼近石大山,冷声问,“说,怎么解了你们控制石晓楠的法子?”

    我一向不赞成太过于残忍暴力,但若是见了石大山这样的人,我倒是很愿意让金殿龙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尝尝痛苦百倍的滋味儿!

    石大山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我又问了之后,他居然很快就回答了,“胎毛已经烧掉了,绝无回绝的办法。除非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她能跟男子交媾,否则她就永远只能是这副呆呆的模样了。我们是没有办法控制,可你们也没有办法控制了,哈哈哈……”

    这一次,金殿龙没有踹他,我也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