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1章 奇怪房东
    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太过于诡异,骤然响起的敲门声,竟然让我们三个大男人都吓了一跳。

    金殿龙回过神来之后又觉得好笑,一边朝外走,一边没好气问,“谁啊,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敲门的是房东。

    金殿龙打开门之后,她有意无意朝门内探头看了看,飞快扫了房间内一眼,然后问金殿龙,“那什么,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来问问你们,昨晚睡的好不好?”

    昨晚发生了那种事,房东大清早就来敲门,还问我们睡的好不好,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房东肯定知道内情,我立刻插嘴说道:“我们累了一天了,昨晚洗漱之后倒头就睡,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房东脸上有一闪而过的不自然,很快就满脸堆笑问,“没,没什么事……我就是来问问你们,这房子你们还租不租?要是不租的话,我今天就租给别人……”

    她的语气,竟然像是迫不及待想要撵我们离开一样。

    “我们还续租,你不用租给别人,待会儿我就下去给你预付房租,你不用担心房钱。我们哥儿三还困呢,待会儿才下去,你守着大门,又不怕我们跑了,急什么!”金殿龙一口就答应了要继续住,一来是我们确实需要租住,一来是他一心想要弄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房东脸色僵了僵,又赶紧满脸堆笑客气了一番,终于走了。

    听脚步声,她并没有下楼,而是朝走廊里走去了,应该是去问别的房客了吧?

    金殿龙随手关了门,但等房东朝走廊里走远之后,他又轻手轻脚把门打开了一道缝,悄悄朝外面张望,张望了片刻之后,他一脸狐疑关了门,扭头问我们,“这家旅馆除了咱们就没人住了吗?那房东怎么直接就拿了钥匙开别的房间的门,也不怕人家客人反感?”

    房东直接拿了钥匙就开门?

    我忽然想到了昨晚走廊上响起的沉重无比的脚步声,没来由觉得后背一凉,脱口说道:“昨晚我和师兄还听到了脚步声,怎么会只有咱们住?”

    “那这房东也太随便了,虽然是她的房子,但客人现在住着,那就不能随便用钥匙开门……”金殿龙摇头走回了房内,啧啧感叹,“还是酒店正规,这小旅馆太随意了。”

    冰冷男看看门口,接过他的话,“如果那些房客都不会开门呢?”

    我和金殿龙都愣了愣,什么叫不会开门?

    但我们也是愣了一瞬间,一个念头直直撞入了我脑海中:这个世界上除了不会走路的人之外,就只有死人不会开门了!

    难道,这旅馆内,除了我们,住的全部都是死人?

    我看了看冰冷男,他已经垂下了眼眸,没有再回应我们的猜测,金殿龙不信邪,等听着那房东下楼之后,他干脆走出了门,先是敲了敲隔壁的房门,然后扬声问,“打扰了,我想问件事……”

    外面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回应他,也没有开门的声音。

    金殿龙又挨着敲了好几间房,每一间都跟第一间一样,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人回应。

    他一脸凝重回到了房内,冲我们摇了摇头,“我刚才把所有房间的门都敲了一遍,没有一个人回应我,都跟死了一样!”

    说到“死”的时候,他自己打了个寒战,赶紧闭了嘴。

    我们两又观察了那柜子一番,却始终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还是冰冷男先起身朝楼下走去,我和金殿龙赶紧跟在身后,金殿龙撵上他低低问,“师兄,我们现在去做什么?”

    “去给李二爷送点东西。”冰冷男淡淡回答了一声,我们一起下了楼。

    房东就在门口坐着,见我们下来,她一脸警惕看着我们,又问了句,“你们还住不住了?”

    金殿龙走到柜台前,掏出一沓钱重重放在房东面前的柜子上,没好气说道:“老板娘,看你还年纪轻轻、风韵犹存的,怎么记忆力这么差?我在上面刚刚告诉你我们还要续租,你转眼就忘记了?这是一周的房钱,加上二百块钱押金,你数数。”

    看到放在柜台上的钱,房东还是阴着一张脸,刷刷刷把钱数了一遍,好像跟我们有仇似的,然后又开了一张单子直接扔到了柜台上,冷冷说,“好了,你们可以接着住了。”

    我和金殿龙相互看了一眼,心想这房东昨天拉着我们住下的时候可不是这么一副嘴脸,怎么我们现在租住的时间长了,她反倒像是更不高兴了一样?

    我们更没想到的是,房东收钱之后,居然还给我们规定了三条规矩:

    第一,晚上十点之后必须入睡,就算不入睡也只能在自己的房间走动;

    第二,房间内的东西不得擅自挪动,也不能毁坏;

    第三:不能骚扰其他房客。

    房东提出这三条的时候,金殿龙脸上已经有了不悦,很显然想要冲上去跟房东理论,冰冷男却一口答应了,“好,我们遵守就是了,小龙,我们走。”

    他说完之后就走了出去,我拉了拉金殿龙,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金殿龙这才冷哼了一声,气呼呼跟着我一起走出了旅馆的门,走出门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嘀咕道:“这女人真不讲道理,这是住旅馆,又不是军训,她还三规五定的,好像谁多愿意住她这小破旅馆一样!”

    冰冷男终于顿住脚步,看着我们说了句,“她原本就不喜欢我们多住,自然要定些规矩。”

    这句话我也不懂了,既然是开旅馆的,只要有人住就能有钱赚,这房东为什么不喜欢我们多住?

    我知道金殿龙的急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低低安抚了他几句,顺着冰冷男的话说这旅馆看起来不简单,这房东如此再三要求,那更说明这旅馆有问题,我们不动声色遵守,反倒能看出问题,要是闹起来,就打草惊蛇了。

    金殿愣了愣,瞬间恍然大悟,刚才的不悦也瞬间烟消云散,催着冰冷男赶紧去找李家二爷,然后赶紧回来,他倒要看看这小小的旅馆的水能有多深!

    冰冷男苦笑着摇摇头,只是打听到了李家下榻的酒店,买了些礼品托前台送给了李家二爷,让她捎话就说是为了感激二爷在医院的出手之恩,其他的不用多说。

    从酒店出来之后,金殿龙疑惑道:“师兄,现在咱们来也来了,东西送也送了,你为什么不去见见李家二爷?现在咱们跟王家彻底结下了梁子,若是能跟李家暂时交好,倒也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但你这么悄默声的来去,人家李家二爷怎么能站在咱们这边?”

    冰冷男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金殿龙的话。

    我却回答了金殿龙的疑惑,“倘若真的如咱们猜测的,李家二爷请走了我大伯,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提条件,那他就是在等,等着咱们提条件。一旦咱们先提条件,咱们就输了。师兄现在跟他们比的,就是谁更沉得住气。”

    金殿龙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冰冷男眼里也有了赞赏之色。

    我还要接着再往下说,,冰冷男瞬间加快了脚步,“咱们快走,后面有尾巴!”

    他的意思是,后面有人跟着我们!

    我和金殿龙想当然以为是王家人在跟踪我们,立刻加快了脚步,急匆匆朝人潮拥挤处走去,而且哪儿人多我们走哪儿,哪儿拥挤我们就专门往哪儿钻,心想一定会摔倒身后的尾巴。

    可奇怪的是,无论我们怎么走,身后那人却像是黏胶一样,我们快他也快,我们慢他也慢,紧紧咬在我们身后。我扭头看了一眼,那人不下雨不刮风的打着一把黑伞,只能看得到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裙。

    “卧槽,难道是赵美玉她师姐?她倒是在冀北,可她跟着咱们做什么,难道也是为王家做事,想把咱们卖了,讨好小四爷?”看到一身红色衣裙,我很快就想到了红衣女人,没好气说了一句。

    金殿龙却紧紧皱着眉头,反驳了我一句,“我怎么看一直跟着咱们的,倒像是石晓楠?”

    我猛然就顿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