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1章 我在棺材里
    这个大晚上又是特殊日子又能穿袍子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迎娶赵美玉的那个新郎官,小四爷所谓的本家!

    那个男人我见过,脸色惨白,长的跟小四爷有几分相似,一看就跟小四爷有某种关系。但我绝对没有想到,他会是小四爷的祖爷爷!

    冰冷男之前就说过,说王家可以驭魂,驾驭几百年前的大凶大恶,还说这种人一般都不容易投胎,因为怨气和戾气太重。刚才那男人不由分说就把我的手左侧肋骨处给捅破了,而且跟小四爷说话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这个王家祖爷爷,不仅脾气臭,而且绝对戾气很重。

    最让我觉得郁闷又好奇的是,他看我的时候跟看猎物一样,好像他在找什么人,而那个人恰好就是我。卧槽啊,他都死了有几百年了吧,我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是他这个老鬼找的人?

    我的左侧肋骨处还疼的厉害,所以想到这个男人我就觉得遍体生寒,心里憋了一口恶气,恨不得立刻能找到他跟他把这笔账给算了!

    但我也清楚,我现在要应付的不是他,而是小四爷。

    所以,我只能把所有的怒意咽下去,努力凭着感觉记忆小四爷手下是怎么抬着我出去的,又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能清楚感觉到,我被几个人抬着一起走了出去,走了一段距离后,接着被抬上了一辆车子,然后被扔到了后车座上,等车子开始晃动之后,我微微睁开了眼,却只能看到不停微微晃动的车顶和前排坐着的两个黑西装的后脑勺。

    没有看到小四爷!

    或许,小四爷不在这辆车上。

    车子这次走了很长时间,从车窗往外看,我可以看出来,这一次是朝城西走,我有些奇怪,之前去过王家的宅子,不管老的新的统统都在城东,不知道小四爷大半夜的为什么要把我弄到城西。

    眼看着走的地方越来越偏僻,我的心里升起了一阵浓浓的不安,小四爷家的这佛堂为什么这么偏僻?

    车子走到很偏僻的地方之后,忽然停下了,应该是到了目的地。

    车子停住之后,前排的两个黑西装很快就下了车,然后就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我赶紧闭上了眼,任由他们抬着我下了车,他们抬着我走了一段路后,然后好像我被抬着上了很高的台阶因为抬着我的两个人走走停停,用了很长时间才把我抬到了某个屋子内。

    这个屋子应该就是佛堂了,因为我闻到了檀香的味道。

    进了佛堂之后,小四爷的声音才重新响起来了,“来的路上怎么样,没有被人看到吧?有没有什么尾巴?”

    抬着我的一个人赶紧回答了他的问话,“四爷,您放心吧,我们小心着呢,没有尾巴。”

    小四爷应该是担心冰冷男和金殿龙追上来,听了手下的话他才放心了,叮嘱他们不要掉以轻心,然后又吩咐这两个人说,“好了,现在可以放进去了,这六个时辰,你们必须眼睛眨也不眨的守着,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

    那两个人立刻答应了,小四爷又叮嘱了一些事情,然后才走出去了。

    我很快就被那两个人抬着走了几步,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终于把我放进了某样东西中,接着盖上了盖子。因为我之前虽然一直闭着眼睛,但却能感受到佛堂微弱的光芒,但我耳边传来一阵沉重的声音之后,有什么东西盖上了,我眼前立刻就恢复了一片漆黑。

    人到了一种陌生环境中,然后又看不到,心里和视觉都暂时处于一种盲点的时候,就会特别紧张。

    就像我现在一样。

    等那盖子合上之后,我这才飞快睁开了眼,周围黑咕隆咚的,我想要用手摸摸四周是什么东西,怎奈王亚楠在我身上射的那东西效力还在,冰冷男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帮我做什么,我就被小四爷派人抬到这个地方了,就算想摸都无力伸出手。

    就在我拼命挪动身子,打算用身子去感受这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时,忽然感觉身下居然隐隐升起一阵寒意,而且这寒意越来越重,越来越深,最后竟然变成了彻骨的寒冷,我的四肢百骸都像是被这股寒意渗透,整个人都像是要结冰了似的!

    卧槽,我真的害怕了。

    我本来就全身无力,现在可好,直接被动的想动都动不了了,小四爷是要干什么,把我冻成冰棍祭祖的时候献给他老祖宗?

    刚开始我还有心骂小四爷和王家人,可后来被冻的脑袋都跟着麻木了,连骂都没有心思骂了,意识也渐渐有点飘忽,心想自己可能失算了,这王家比我们想的还要狠毒,小四爷还指不定要怎么折磨我呢,说不定还没等我们的计划实施,我就先被小四爷折磨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耳边居然又传来了一阵声音,“该淋血了,是时候了。”

    另外一个人答应了他一声,两个人稍微离开了片刻,然后我躺着的那东西盖子上忽然传来了一阵类似于滴水的声音,滴、哒、滴、哒……

    我忽然想到了那两人的对话,忽然意识到了,这不是滴水的声音,这是滴血的声音!

    只是,他们要用什么往我躺着的这东西上面滴血的?

    我首先想到的是漏斗,因为能做到长时间不停朝下面滴血的工具,只有漏斗了貌似。

    但关键是,他们费时费力的往这上面滴血,这么做是要干什么?

    我很快就知道了,因为随着往下滴血的时候,刚才我躺着的东西还让我遍体生寒,现在居然渐渐开始发热了!

    更重要的是,我刚才还浑身无力的身体,忽然就能动了!

    发现我身体能动之后,我立刻就急急摸了摸我躺着的地方,这地方很窄,大概能躺下一个半人,而且摸起来凉凉的,材质像是一种玉石,我一边摸一边嘴里嘀咕,“这东西三长两短……”

    卧槽,是棺材!

    我现在居然躺在一具棺材内!

    这一惊非同小可,这里不是佛堂嘛,小四爷费劲巴拉把我弄到佛堂来,居然是把我放进了一具棺材里?他走的时候说这六个时辰很重要,六个时辰就是十二个小时,小四爷要用这十二个小时对我做什么?

    我一头雾水,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而且这棺材内越来越热,最后竟然变成了烤炉一样,我现在开始庆幸,幸好王亚楠解开我的衣服没有给我扣,要不然现在温度这么高,又有一层衣服裹在身上的话,那绝对会被热死!

    我现在应该是行尸走肉,行尸走肉没有感觉,我现在不能冲出去,不能掀翻棺材,不能自救,我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我头顶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很匆忙,像是有人要往里面闯,然后又有人急急忙忙去拦要闯进来的人一样,“两位先生,有话好好说,申先生确实不在里面……这是我们王家的佛堂,是祭祖和礼佛的时候才能进去的,你们是外人……”

    这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响起了金殿龙没好气的声音,“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是你们主动告诉我们在哪里,还是让小爷我自己翻?不过要是我自己翻出来你们敢藏我兄弟的话,小爷我的拳头也不认人!”

    听到金殿龙的声音,我的心一暖,但我也知道,他们这是做样子给小四爷看的他们跟我是一体的,若是在婚礼上发现我丢失了却无动于衷,那就不太符合常情了,小四爷肯定会怀疑的。

    他们必须来找,而且还是大张旗鼓的找!

    我头顶上很快就传来了乒乒乓乓掀桌子翻板凳的声音,应该是冰冷男和金殿龙在找我。但是他们找了很久,响起的声音却始终是在我头上!

    一个念头忽然从我脑海中闪过这声音之所以是在我头顶上,那是因为我在地下!

    在被小四爷的人抬着回来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记他们走过的地形,可并没有感觉他们进了佛堂之后往下下,我现在怎么会在地下?

    我才刚刚想到这点,就听到金殿龙惊疑叫了一声,“奇怪,这地板上怎么会有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