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9章 石晓楠吃醋
    看到身后没有了金殿龙和冰冷男的身影,我骇然大惊,扭头又找了一番,却见院子里只有王家的宾客来往,并没有他们的身影!

    我努力冷静了下来,很快就想到了冰冷男说的话,这大宅子现在属阴,跟白天不一样。难道,他们两人身上阳气太足,我身上阴气比较重,所以仅仅走了几步之遥就看不到他们了?

    我来不及多想,就看到两个老婆子正从西房出来要朝东方里去,她们要是这么过来的话,肯定会发现我!而我现在就猫在新房的窗下,仅靠窗子的阴影遮挡自己而已,如果稍微有人过来,我立刻就会无所遁形!

    稍微犹豫了一下,我飞快猫着腰走到新房门口,然后飞快闪进了新房门内,查看了一眼四周,小心翼翼关上了房门,这才蹑手蹑脚探向里屋。

    里屋点着两支婴儿手臂粗细的大红喜烛,房内光线昏暗,我只能看到大床上铺着大红的床褥,新娘子蒙着头坐在床上,脑袋微垂,安安静静坐着,丝毫没有意识到屋子内多了一个人。

    我耐心等了片刻,然后隔的远远的低低叫,“赵美玉?”

    新娘子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脑袋微垂。

    我以为是自己太过于小心,声音太低,所以稍微扬高了声音又叫了一次,“赵美玉,是不是你?”

    这一次,新娘子绝对应该听到了。

    可奇怪的是,新娘子还是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回应!

    我隐隐感觉不对劲了,又凑近了些,仔细朝新娘子看去,这一看我就咽了一口唾沫:新娘子虽然垂着头,但坐着的姿势太过于僵直,而且搭在双膝上的手太过于惨白,看起来就像是……死人!

    “死人”这个词从我脑海中跳出来之后,我的心突突跳了好几下,尤其是想到这个女人是赵美玉,我就觉得一颗心瞬间就悬起来了,侧耳听了一下,外面并没有人要进新房,我这才绷紧神经,缓缓朝大床边一点一点挪去。

    终于到了大床边。

    新娘子还是以刚才的僵直姿势坐在床边,惨白的手搭在双膝上,一动不动!

    我又咽了一口唾沫,再缓缓朝新娘子靠近,再靠近……

    “赵美玉,你怎么了?”在距离新娘子还有尺把远的时候,我还不死心叫了一句,等了片刻终于确定新娘子没有反应的时候,我才凑近新娘子,打算去把她头上的盖头揭开看看她怎么了。

    伸出手去揭盖头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在颤抖,呼吸也变的困难了起来,抖了很久才把手伸到了新娘子脸前……

    就在这时,新娘子忽然动了!

    她本来搭在双膝上的惨白小手,瞬间一翻,有几道银光直接从她手中飞射而出!

    事情太过于突然,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

    我大骇,猝不及防,那几道银光毫无意外射在了我身上!

    我只觉得胸口一疼,身子瞬间变的冰冷,如坠寒窖一般,直直摔倒在地上,怎么挣扎都挣扎不起来,挣扎了片刻之后,我怒声冲新娘子喊道:“赵美玉,你这是干什么?”

    “哈哈哈……”新娘子蹭的从床上站了起来,猛然掀开了头上的盖头,蹲下我身边俯身看着我,讥笑,“你好好看看,是不是赵美玉?”

    居然是王亚楠!

    看到这新娘子是王亚楠之后,我就惊觉上了当了,迅速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装作淡定无比的模样,“这就是王家的待客之道?你哥哥邀请我们来参加婚礼,我跟新娘子有过一面之缘,想来看看新娘子,你居然攻击我?看来,外面传王家小四爷之妹豪爽大气,原来也不过是个宵小之辈而已!”

    王亚楠脸色倏地一变,毫不犹豫扬起巴掌,直接就扇了我一巴掌!

    她没有手下留情,我的脸被扇的火辣辣的疼,右边的耳朵甚至很长时间都在嗡嗡作响,我心里暗骂,这女人真他妈的狠辣,要不是生在王家,能不能嫁出去都他妈是个问题!

    “现在感觉舒服多了吧?”王亚楠见我被扇的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她脸上带了十分的得意,“我知道,你不过是气急败坏,觉得被耍了所以才辱骂我而已。你本来想救你的心上人赵美玉,没想到关心心切,根本没有发现我就不是赵美玉,对不对?”

    她这句话,比刚才扇了一巴掌还狠,我冷冷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话。

    王亚楠见我不说话,得意更甚,“你知道不知道你刚才中的是什么东西?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全身冰冷,浑身无力,你的身体就像是烂泥一样?”

    我虽然极度讨厌王亚楠,但不自觉稍微用了用力,却骇然发现,我真的是全身犹如一滩烂泥一般,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急的我冲王亚楠低吼,“王亚楠,你在我身上弄了什么东西,快给我解开!”

    “我在你身上弄了什么东西?”王亚楠一双漂亮的眼睛上下扫了我一眼,眼里露出玩味的笑容,然后伸出修长的手,一点一点把我的衣扣解开,露出我的胸膛,纤细的手指从我正中划过,抬眸看向我,“这具身体不错,怪不得会被看中,可惜了。”

    她说我的身体被看中,又说可惜了,显然知道什么内幕。

    最关键的是,她纤细的小手从我胸口一点一点往下滑,眼看着就要滑到关键部位,我又羞又愤,厉声喝道:“王亚楠,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但这是你家人的婚礼,要是我喊一嗓子大家看到这副情景,你王家大小姐的脸往哪儿搁?”

    王亚楠眼看着就要越雷池的手猛然顿住,然后看了看我,接着哈哈大笑,“申东锋,你还不明白你现在什么处境吧?再过片刻,你很快就是个名副其实的活死人了,你觉得,我们家会让一个活死人出去说三道四?还是你一个活死人能出去说三道四?”

    我愣住。

    显然,从王家娶新娘到邀请我们前来,就是一个早就设好的局,单单等着我们往里面钻了!

    “听说王家祭祖要阳男阳女,我要是猜的不错的话,你们是打算拿我当阳男吧?”我收去惊慌,冷笑着看向王亚楠,试探她的语气,“不过,我以为你们还会晚些时间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动手了,让我猜猜,是不是祭祖的时间提前了?”

    这一次,换王亚楠脸色大变了!

    她倏地站起身,厉声质问我,“你是从哪儿听说这些的?”

    看她那气急败坏的模样,我就知道我猜对了。

    我没有搭理王亚楠,只是冷笑。

    王亚楠见我居然敢不理她,气的抬脚就要来踹我!

    就在她抬起脚的那一刻,一道红色的身影倏地飞了过来,我只觉得眼前有一道红色闪过,根本没有看到她怎么出手,王亚楠的身子就软软倒在地上了!

    冲进来的红色身影,是石晓楠!

    紧接着,冰冷男和金殿龙也跨进了屋子,急急朝我走了过来!

    不知道小四爷和刚刚昏倒的王亚楠看到这情景,会不会被气的吐血。

    其实刚才冰冷男和金殿龙根本就一直跟在我身后,不过是躲藏的比较隐蔽罢了,从被邀请来参加婚礼的那一刻,我们就知道王家设了局让我们钻,我们商量了一下,那干脆礼尚往来,我们将计就计算了。

    其实,我从一进屋子看到新娘子僵直的身子,就知道这新娘子绝对不是赵美玉!

    因为冰冷男说过,大宅子现在属阴。

    赵美玉被王家折腾了那么久,肯定快要变成行尸走肉了,但如果到了这属阴的地方,她偏偏应该行动自若才对,因为她本身也属阴了。可王亚楠假扮的新娘子太过于僵硬,一看就是装出来的,我一眼就识破了,后面为了演的逼真,我硬生生承受了她射来的东西。

    之前因为冰冷男的催化,在王亚楠朝我袭来的那一刻,我手腕处骤然发热,我知道石晓楠已经出现了,只是不知道冰冷男是怎么阻止她立刻出现的。

    刚才他们一直没有出现,就是为了让我套出王家的用意和祭祖的时间,王亚楠情急之下的反应,正好印证了我的猜测。

    这时候,我们想得到的已经得到了,他们才把石晓楠给放出来了,石晓楠一出手就把王亚楠给制服了,她恐怕在昏倒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一切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两人走进来之后,金殿龙走到我跟前推了我一把,调侃道:“锋子,没看出来啊,你这演戏天分都够拿奥斯卡了啊,这王大小姐被你骗的一愣一愣的,还以为自己得逞了呢!不过你得感谢我,要不是我刚才拉着石晓楠,她早就冲出来了,你就没有办法跟王大小姐打情骂俏了!”

    他这么说了之后,石晓楠冰冷冷的目光就朝我看来了。

    她只看了我一眼,我就觉得遍体生寒,赶紧别过脸,心想这丫头虽然是魔煞,但她早就不是人了,怎么感觉她竟然在吃醋!

    金殿龙乐的直笑,我无奈冲他翻了个白眼,“金殿龙,王亚楠这丫头不知道在我身上弄了什么东西,我现在全身无力,你就知道说风凉话!”

    冰冷男迅速伸出手在我手腕上一搭,然后声音居然带了笑意,“本来我还担心你被定魂后无法打探王家祭祖的秘密,可如今,王家大小姐帮了我们的大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