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7章 午夜娶新娘
    小四爷来邀请我们参加婚礼,这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因为这表示,他并不打算隐瞒赵美玉结婚的事。

    金殿龙冷冷一笑,问他,“哟,这巧了,我们才刚刚来冀北,就正好赶上王家有喜事,王家是冀北第一家,那肯定会大操大办。小四爷,这到底是谁要结婚啊,我们也准备一下份子钱,不能空着手去。”

    我也看向小四爷,想看看他怎么说。

    小四爷还没说话,王亚楠开口了,她抢着说,“算了,也没指望你们掏份子钱,到时候去就行了。新郎是我们一个本家,新娘子嘛,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先保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现在看到王亚楠就觉得不舒服,她漂亮傲气,浑身上下都长着一种你敢惹我你试试的刺,这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身上典型的毛病,改都改不了,而且王亚楠脾气火爆,说话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让人很容易抵触。

    王亚楠说完之后,正好看到我在看她,横了我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一阵怒火莫名就冲上了心头,我忍了忍,不想跟她一般见识,扭过头不再看她,可依旧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带着某种敌意。

    看来,我上次无意间摸到了她的胸,她是打算要把我记恨到底了。

    金殿龙和冰冷男互相看了一眼,笑着答应了,“既然是王家的喜事,那自然是要去恭贺的,只是医院的事……”

    “医院这边我会安排人手过来,也会叮嘱医院的护士和医生上心,不会有事的。申伯是在我这里出事的,我绝对不会让他再出意外。”小四爷明白他们的意思,赶紧接嘴说道。

    这下不用我们提,小四爷主动揽下看护我大伯的职责了,我这才放了心,赶紧客气,说王家照顾了我大伯他们这么长时间,家里有喜事我们是应该去的,然后又问他什么时间过去合适。

    见我们答应过去,小四爷一脸笑容,“我们这边有个规矩,都是午夜的时候去迎娶新娘的。喜事是明天晚上办,你们晚上八点能到就行。”

    晚上结婚?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

    传统风俗中,白为丧,红为喜,喜事就要见阳,可小四爷却说这里是大晚上办喜事,我们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了。

    可我们终究没说什么,只是又跟小四爷寒暄了一番,小四爷说这几天又是喜事又是祭祖,忙的不可开交,他亲自跑来邀请我们参加婚礼,但还得赶紧赶回去,希望我们担待。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不自觉就把今天的喜事和王家的祭祖联系在一起了,喜事和祭祖都是头等的大事,王家却间隔这么短的时间操办,若两者没有联系,才真算是见鬼了!

    小四爷客气了一番离开了,王亚楠是跟着他一起离开的,走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看了我一眼,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我也冷冷看了她一眼,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狠狠撞到了一起!

    “王家这又是办喜事,又是祭祖,然后还要参加三皇聚会,这是要忙死的节奏啊,我都替他们担心,怕他们顾不过来!”等小四爷走后,金殿龙啧啧感叹道。

    “你错了,这三件事肯定有先后联系,所以才会这么匆忙举办。”冰冷男微微叹了一口气,“王家六十年才祭一次祖,今年不同的是,他们有了天胎。”

    有了天胎,他们就可以办之前办不到的事。

    而天胎几百年才出一次,正好和祭祖重合的机会不多,所以王家会抓住一切可能抓住的机会。

    办喜事、祭祖,三皇聚会,三者之间隐隐存在某种联系。

    可是,究竟是什么联系?

    我们现在还无从知道,只能一直等待。

    直到第二天傍晚七点多的时候,我们才把我大伯交给护士,叮嘱她们守着,然后赶往小四爷给我们的地址。

    这个地址不再是小四爷的宅子,而是王家的一处老宅子,这老宅子应该是好长时间都没人住过了,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好些宾客在了,但还是感觉死气沉沉的没有人气,到处都弥漫着一种破败的感觉。

    那些宾客也很奇怪,人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个个都阴沉沉的,给我们的感觉不像是办喜事,倒像是办丧事。

    金殿龙扫了一眼,看看他专门给我们买的鲜艳衣服,嘀咕了一句,“卧槽,这群人这哪儿是来给人家贺喜,分明就是来败兴的啊,穿这么黑乎乎的,多难看,还不喜庆。”

    我也看了四周的宾客一眼,觉得他们都穿一身黑不说,个个脸上都没有一丝笑容,我们三人进来之后,好像鹤立鸡群一样,引的他们纷纷朝我们看来,我用胳膊肘捅了金殿龙一下,示意他不要多说了,“小龙,你别说了,你看他们看咱们的眼神,咱们才是异类。”

    没错,这些人看我们的眼神都带了异样和狐疑,但却都没有说话。

    你可以想象那种场面,院子里屋子到处都是人,但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只用阴沉沉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三人仿佛投进水面的石头一样,从人群中穿过去时,简直如芒在背,很不舒服。

    很快就有人出来接待了我们,我们把早就准备好的份子钱交给他后,他引着我们到了一处偏屋,说让我们先休息一下,十二点去迎娶新娘子,我们可以先吃着喝着,或者休息一下,养足精神一块去迎接新娘子就行。

    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小四爷的身影。

    想了想也是,这小四爷在王家的地位举足轻重,接待宾客这类事他估计不会亲力亲为,应该在准备其他的事情。

    不过这人给我们准备的这偏屋正合我们的心意,距离那群穿黑衣服的人很远,也很偏僻,就算我们说点什么,他们也听不到。

    “师兄,你说小四爷邀请咱们来参加婚礼,到底是什么用意?”我总觉得小四爷揣着别的目的,“你看这情景,分明就是办丧事啊,也不见新郎,新娘子还要半夜十二点去接,处处都不合常理。但若是举办阴婚,便没有什么不妥的了。”

    金殿龙也点点头说,“没错,我也觉得是办阴婚,只是王家树大招风,办个阴婚都来这么多人,也不怕惊了新郎新娘!不对,新郎是死人,可新娘子是赵美玉,赵美玉不是在小四爷哪儿住着吗,他们大半夜的去小四爷宅子接人?”

    我也疑团重重,不知道王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更不知道这出戏的用意是什么。

    冰冷男只低低对我说,“你放心,我和小龙会拼死保护你。”

    我明白了,他猜测小四爷之所以邀请我们来,是要对我下手!

    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觉得害怕,或许是因为心里早就预演了几十遍,甚至还隐隐生出一种期待来,想让这婚礼早点开始,我倒要看看王家要把我和赵美玉怎么样。

    我们三人吃着瓜子花生,喝着茶水,又低低说了些要注意的事,居然很快就到了午夜十二点了。

    到了时间之后,也没人吆喝没人安排,刚才在院子里坐着的那一批黑衣服的人一个个无声无息站了起来,然后几个人抬了一顶血红的轿子,一队乐队跟在队伍后面,眼看着就要出发了。

    我们也赶紧跟了上去,生怕被落下了。

    只是我看了这迎亲队伍一眼,很快就觉得遍体生寒:这迎亲队伍,跟在鼓楼看到的迎亲队伍,几乎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