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5章 重大发现
    金殿龙的意思我明白,他在怀疑赵美玉。

    没错,鞋子上的泥土可以判断地点,但却没有办法判断时间,赵美玉却精准的告诉了我们去鼓楼的时间……赵美玉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我瞬间就沉默了,心里某个地方堵的厉害。

    他们两人见我沉默,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安慰了我几句,说好好休息片刻。我们三人都没怎么休息,都随意找了个地方眯了一会儿眼,算是养了养精神。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冰冷男就说他还要出去一下,让金殿龙跟我一起守着我大伯,免得出了什么差错。从昨天我们三人的推断来看,我大伯现在至关重要,很有可能知道什么我们猜想不到的事情,他怕有人暗中对我大伯下手。

    我和金殿龙都一脸凝重答应了。

    冰冷男一走又是一天,这一天我和金殿龙轮流出去买饭照顾我大伯,小四爷派来的那两个人又出现了,想要帮我们买饭跑腿什么的,都被我们拒绝了我们从根本上就不信任小四爷这个人!

    我大伯还是昏迷不醒,医生又让打了点滴和营养液,再三叮嘱前几天都是危险期,一定要让我们多加注意。医生越这么说,我越紧张,几乎是一直紧盯着我大伯,生怕他有什么异常,甚至隔会儿都去探探他的鼻端,生怕他忽然就没了呼吸……

    很快就到了晚上。

    这一次,金殿龙让我先睡,说一天都是我守着,他一天基本都在睡觉,现在精神头很足,可以帮我守夜。看他精神奕奕的样子,我也没有反对,就说我先睡,他要是困了就叫醒我,换我来守夜。

    金殿龙一口答应了,催促我赶紧去睡。

    我躺到了另外一张病床上,本来以为会睡不着的,但我低估了这几天一直没有睡觉带来的后遗症了,几乎是脑袋一沾枕头,我就感觉困意袭来,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低低的、窸窸窣窣的,好像是谁要起床又怕惊扰到别人穿衣服时的那种声音。

    我当时睡的迷迷糊糊的,心里还暗自奇怪,金殿龙这是在干嘛?他不是说要守着我大伯吗,他难道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睡着了,现在在穿衣服?

    但我很快就意识到不对了,因为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过之后,然后就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就像是人垫着脚尖走路时发出的那种声音……

    我忽然就清醒了,猛然翻身坐起。

    病房内黑咕隆咚的,只从走廊上透进来些光芒,隐隐能看到金殿龙正趴在我大伯的病床前呼呼睡觉。而另外有一道身影已经走到了门前,正打算打开病房的门朝外面走。

    奇怪,病房内就我和金殿龙,金殿龙现在在睡觉,还会有谁出现在病房内……难道冰冷男回来了?

    可是,这身影明显比冰冷男看上去要矮很多,而且很熟悉……

    卧槽,这身影是我大伯!

    这个念头好像一枚炸弹投进了我心里,瞬间炸裂开来,我猛然回头看了一眼我大伯的病床,床上果然空空如也!

    正打算朝病房外走的人,果然是我大伯!

    “大伯,你怎么起来了?”我又惊又喜,立刻下了床吸拉上鞋,打算追上我大伯让他回去躺着,医生说这几天是危险期,他怎么大半夜的就起来了?

    可奇怪的是,我大伯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缓缓打开了门,缓缓走了出去。

    我很明显能看到,他步履缓慢,身子僵硬,走路的姿势很诡异……

    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我立刻快步追了出去,想把我大伯拦住。可我追到门口的时候,我大伯竟然不见了!

    这一惊真的是非同小可,我立刻打算折身朝病房里蹿,想看看我刚才是不是看花眼了,我大伯其实还在病床上躺着,要不他怎么会这么快就不见了踪影?

    我才刚刚打算扭头,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叩、叩、叩……

    死一般的夜里,这高跟鞋的声音就吓得尤其清晰,竟然让我听的毛骨悚然的,倏地扭头朝高跟鞋传来的方向看去!

    叩、叩、叩……

    高跟鞋依旧在响。

    我全身紧绷等待着。

    等了很久。

    高跟鞋一直在响,好像随时都会有一个人出现,可走廊却始终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咬了咬牙,快步朝高跟鞋响起的地方走去,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人躲在楼梯处捣鬼。

    我走的很快,但把脚步声压到了最低,生怕把这个暗中潜伏的人给吓跑了!

    那高跟鞋依旧在响,显然不知道我会追过去看,我也很快就到了高跟鞋传来的楼梯处,飞快闪过身子朝楼梯处看去。

    楼梯处果然有一个人!

    黑乎乎的影子,模糊不清的,好像正在楼。

    “你是谁!”我厉声问了一句,想在声势上先占了上风。

    那影子猛然顿住了,然后缓缓扭过头……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狠狠扇了我一巴掌,就在那影子扭头的一瞬间,我忽然就清醒了。

    清醒之后,我发现我人正站在楼梯处,金殿龙站在我旁边,一脸紧张看着我,声音压的很低,“锋子,你醒了没有?”

    我心情沉重,默默点了点头,低声问,“我又梦游了?”

    金殿龙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点头说,“这一次,比上次更严重了。”

    原来,在我躺下之后不久,金殿龙正打算去厕所一趟,就见我僵直着身子直直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下了床朝病房外走。

    金殿龙说,当时我全身僵直,双眼紧闭,他知道我又像上一次一样梦游了,也不敢大惊叫我,生怕出了差错,就不停的拽我,小声叫我的名字,拦着不让我出病房。

    可当时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无论他怎么阻拦,我都是梗着脖子往病房外走,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按了铃叫了护士来帮忙守着我大伯,然后跟着我走了出来,一直跟到了楼梯处,看我又要下楼,他才无奈把我给扇醒了!

    上一次冰冷男叫了我几次我没有醒,但他拍了拍我就醒了;这一次,金殿龙居然是把我扇醒的。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看我一脸沮丧,金殿龙把我拉回了病房,谢了那护士,将她送出门外。我还特意看了看我大伯,我大伯依旧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根本就不像是会下床的模样。

    金殿龙把那护士送走之后,拉着我进了病房的卫生间,指着镜子让我看自己的脸。

    卫生间的灯光很刺眼,镜子中也清晰的照出我的脸来,我看了一眼就呆住了。

    我的脸惨白惨白的,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现在的我看起来,很像个死人。

    很像……那天晚上看到的赵美玉!

    “如果真的是王家搞鬼,那咱们必须想想办法了,这么下去,你迟早要挂了。”金殿龙往马桶里吐了一口唾沫,低声说,“你又听到高跟鞋声了对不对?”

    我疲惫点点头,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死沉死沉的就算是王家下的手,王家把我变成这样,到底想干什么?

    金殿龙没好气骂了一声,“卧槽,等哪天小爷把王亚楠给绑了,问问她到底是不是她搞的鬼!不过,自从你出病房,我一直是跟在你身后的,周围并没有什么人……”

    他的意思,是没有看到王亚楠。

    我忽然想到了楼梯处那道影子,心中升起了个奇怪的念头:要是金殿龙迟点扇我,我说不定就看到那影子的脸了。

    我再次出现梦游,而且情况更糟糕了,我和金殿龙的心情都比较沉重,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一直到早上冰冷男急匆匆赶了回来。

    他回来之后,金殿龙立刻就把我再次梦游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低声问他这次出去有没有什么收获。

    知道我再次梦游后,冰冷男没有任何意外,喝了口水说了另外一个话题,“王家祭祖时,需要一对阳男阳女。”

    他解释了一下阳男阳女。

    普通人在下葬的时候,纸扎中都会有童男童女,意为由童男童女引领,走往极乐世界,永不再受阳间苦楚。

    而王家显然不是普通人,他们在祭祖的时候,会选一对真人充当这童男童女的角色,王家叫做阳男阳女,冰冷男打听到的也就这么多,只是那个人曾经给王家祭祖的时候运过新鲜果子,他在把这新鲜果子运到王家祭祖佛堂的时候,看到王家的人领着一对阳男阳女进去了。

    金殿龙急急问,“那阳男阳女什么模样,是谁充当阳男阳女的?”

    冰冷男看了我一眼,低低说,“就跟锋子梦游时的模样一样。”

    我后背骤然升起了一阵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