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2章 脚步声
    常言道,关心则乱。

    小四爷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直接就慌了,急忙问他我大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小四爷的脸色很阴沉,语气也很凝重,“本来你大伯都做完检查要回来了,谁想路上遇到了一辆车,这辆车违规驾驶,把你大伯坐的车给撞翻了。肇事的车子和司机都抓住了,你大伯也正在抢救。这是我们王家对不住你,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我大伯正在被抢救!

    担忧和愤怒同时攫住了我,我猛然上前一步,强行把这两种情绪压了下去,厉声问,“我大伯现在在那个医院,带我去!”

    这个时候,我没有客气。

    小四爷自知理亏,也没有怠慢,立刻招呼手下开来了车子,照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我们很快就赶到了医院。

    我们奔到医院的时候,我大伯还在抢救室,抢救室门口的灯还亮着,表示我大伯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我焦灼在抢救室门口走来走去,金殿龙劝了我好几次,我却一刻也坐不下来,一颗心高高悬着。

    在等待医生抢救我大伯的时候,我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到小四爷关于我大伯出车祸的描述上,他说是有一辆车违规驾驶,把我大伯坐的车子给撞翻了,然后导致我大伯受了伤……这件事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为之?

    我的直觉告诉我,肯定是后者。

    王家是在冀北赫赫有名,敢招惹他们家的人不多。

    那么,这起事件要么是王家主使,然后贼喊捉贼;要么是王家的死对头,故意挑拨我们跟王家的关系。

    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暂时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正想着的时候,小四爷走到了我身边,内疚说,“锋子,实在对不住,我手下人给你大伯检查身体也是一番好意,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肇事司机我已经拿住了,肯定会给你个说法的……”

    我冷冷打断了他的话,“当初答应帮溜溜换血,一是觉得跟溜溜有缘分,二是知道王家是大家,名声在外,所以这才敢放心把我大伯他们留在这里去陀狮岭的。如今我们把溜溜还回来了,小四爷似乎并没有放我大伯离开的意思,对吗?”

    小四爷有片刻的尴尬,但很快一个声音就霸道插了进来,“你叫申东锋是吧,我哥让着你,不代表你就能胡乱诬陷。你去问问你大伯,是你大伯不走,还是我哥不放他走?”

    这个声音出现后,紧接着就有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到了我和小四爷身边,斜着眼睛瞅着我看,满眼的敌意。

    我很快就认出来她是谁了跟小四爷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容,明明是女人,脸却显得比小四爷更英气些。这女人穿着一件藏蓝色的薄外套,一双长靴长及膝盖,衬得她一双腿又直又长,一路走过,不知道要吸引多少男人的目光。

    来人居然是小四爷的妹妹王亚楠!

    我们两第一次见面就不愉快,现在她又用这种语气呛我,显然来者不善,但更我吃惊的是她说的话,她说,是我大伯不走,而不是小四爷不让我大伯走?

    好好的,我大伯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想问问小四爷怎么回事,抢救室的灯忽然灭了,紧接着我大伯被推了出来。

    我立刻就冲了上去,急急朝我大伯身上看去:我大伯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管子,双眼紧闭,一看情况就特别糟。

    在看到我大伯模样的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难受的要命,使劲憋住才能强忍住不掉眼泪……大伯对我来说,是父亲一样的存在,如今看到他的模样,怎么能让我心里不难受?

    小四爷本来打算亲自来推我大伯的,被我冷冷瞪了一眼放弃了,我推着我大伯进了特护病房,小心翼翼和金殿龙一起把我大伯弄到了床上,等医生挂上点滴之后,我追问医生我大伯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病人的性命是挽救回来了,但情况还不太稳定,你们最近多看着点,一旦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刻叫医生!”医生表情严肃交代了我几句。

    我默默点头表示记住了,送走医生之后,我坐在我大伯病床边,看着他的脸庞发呆,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小四爷兄妹两陪了我们几个小时,我不开口,他们也不说走,我懒得搭理他们,索性由他们在病房站着。到傍晚的时候,王亚楠去买了点晚饭回来给我们吃,她先给了金殿龙,给我的时候没好气说了句,“看我们的时候别跟看仇人似的,要不是我哥,你大伯现在都没命了……”

    “亚楠,住口!”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四爷喝止了,小四爷也觉得待下去不太合适了,就诚恳说他们先回去,外面他派人守着呢,一旦有什么事就叫外面的人,需要什么尽管提就是了。

    我没有说话,金殿龙把他们兄妹两送出了病房,客客气气道了别,目送他们走远之后,这才走进了病房,低声说,“锋子,你有没有觉得王亚楠好像是刻意出现的?”

    刻意出现?

    “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有点是,小四爷在这里守着,她完全不必出现的。”我本来以为王亚楠是为了报复我才来的,可从头到尾她除了替小四爷说过几句话,冷嘲热讽了我几句话之后,似乎也没做过什么。

    这就奇怪了,她到底来干什么?

    但我大伯忽然受伤,让我心绪紊乱,脑袋也乱哄哄的,什么都理不清。

    金殿龙也分析了一下到底是谁会对我大伯下手,他跟我分析的也差不多,也没什么进展。

    两人守了很长时间,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护士把我大伯的点滴给摘了,说明天接着打点滴就行,让我和金殿龙轮换着休息一下,不然会很熬人的。

    我让金殿龙先睡,我心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这个一会儿想那个,根本就睡不着。金殿龙明白我的心思,也没客气,直接躺到另外一张病床上睡着了,很快就打起来鼾声。

    过了个把小时,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也不知道冰冷男现在到底去哪儿了,他会不会找到医院里来。

    这么想了很久,一直到了后半夜,我才觉得眼皮沉重的难受,看看我大伯也没什么异常,另外一张床上的金殿龙又睡的正酣,我也放了心,趴到了我大伯的病床上,打算稍微合眼休息一下。

    因为心里有事,所以我睡的很不踏实,一直半睡半醒的,精神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间,病房外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踏、踏、踏……

    刚开始我也没这脚步声当回事,毕竟这里是医院,很有可能是病人或者家属出去上厕所什么的,因为晚上太安静,所以这脚步声显得比较响而已。

    可我渐渐感觉不对劲了,因为我大概知道这医院的走廊有多长,按照正常的步子来说,就算再慢,十分钟绝对会从走廊的一头走到另外一头的。可外面这脚步声走了很长时间,一直在踏踏作响,却始终走不到头似的!

    而且这人穿着高跟鞋,鞋跟叩击走廊的声音听上去特别响,就像是敲在人的心上一样。

    我猛然坐直了身子,环视了一下病房。

    病房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了,我大伯安安静静躺在床上,另外一张床上的金殿龙也均匀的打着鼾,一点都没有受到走廊上脚步声的影响。

    我皱了皱眉,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很好奇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走路的,怎么一条走廊能走这么长时间?

    我拉开了门,探头朝外面看去。

    走廊上的灯很昏暗,但却足够让我看清楚整条走廊:走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我吓的一下子就清醒了:这走廊就这么长,从一头能看到另外一头,绝对没有拐角,我能听到脚步声,怎么就看不到人影?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