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章 纸条
    摸到衣兜里的小纸条后,我飞快掏了出来,立刻就要展开看。

    我才刚掏出来,冰冷男就走到了我身边,趁着洗手的时候不动声色按住了我的手,冲我摇了摇头。

    他不让我现在看纸条上的内容!

    我条件反射把纸条又塞回了衣兜,下意识看了看卫生间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等跟冰冷男走出去的时候,他才低声说,“卫生间有监控。”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脸色也很凝重,我的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

    这个看似普通的小饭馆好像是小四爷随便选的,可这卫生间居然有监控,而我刚才还刻意看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异常,显然他们这方面做的十分隐蔽,只是难以隐瞒冰冷男罢了。

    朝餐厅走的时候,我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感觉:这里是王家的地盘,从我们踏进冀北开始,就已经完全在王家的掌控之中了。

    想要全身而退,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只是我很好奇,对于王家来说,我们的作用似乎就是带着溜溜去换血,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他们为什么还要监控我们,甚至还要想方设法将我们留下来?

    而且,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之前我一直没有想到的问题,天胎对王家如此至关重要,王家为什么那么放心让我们几个人去找疯道人换血?就算王家是为了惩罚我,可他们不怕我完不成任务,或者暗中动什么手脚?

    刚刚想到的这个问题,犹如有人当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一样,让我瞬间从头冷到了脚。

    很显然,王家让我们去陀狮岭找疯道人帮溜溜换血,绝对不仅仅就是为了换血这一件事……他们还有别的目的!

    意识到这点后,我只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尤其是走进餐厅看到笑眯眯的小四爷时,我更是觉得全身都在发抖:王家根本不是从我们踏进冀北开始算计我们的,而是从一开始就开始算计我们了!

    想明白这些后,我心里大骇,接下来吃了近一个小时的饭,我连饭菜是什么滋味儿都没有吃出来,刚才想到的问题,还有衣兜里的小纸条,像一块烙铁一样不停的熨烫着我的心,让我坐立难安。

    冰冷男始终不紧不慢吃着,倒是金殿龙好像真的饿了,不停的往自己碗里夹菜,还不停的灌自己酒,我一直在地下拉他,可他怎么都拉不住,最后急了还跟我说了一声,“在陀狮岭那鬼地方,别说喝酒了,连酒毛都看不到,好不容易碰到小四爷这么大方又客气的东道主,我当然要喝的尽兴,你说是不是小四爷?”

    小四爷爽朗大笑,跟金殿龙碰了碰杯,“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一见如故,自然要多喝几杯。”

    金殿龙大笑,一仰头把杯里的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小四爷却只微微抿了一口,姿态优雅,等金殿龙喝完之后,旁边伺候的小姑娘又给他倒满,小四爷又接着劝酒。

    我看的暗暗超级,要是再这么喝下去,金殿龙非喝的趴下不可。

    我们三人的力量跟王家的力量相比,本来就犹如蚍蜉撼大树一样,如果金殿龙再醉倒了,那我们就又少了一个帮手!

    我急的跟什么似的,可又不好当着小四爷的面劝金殿龙,本来想让冰冷男说一下的,可冰冷男神态悠闲,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样子,我暗暗叹了口气,想着他们或许心中有数,我还是不说了为好。

    我又看了看我旁边的溜溜。

    吃饭的时候,溜溜一直坐在我旁边,她好像也预感到接下来要分别一样,小脸一直紧绷着,不管我给她夹什么菜,她都蔫蔫的不想动筷子,时不时看看对面的小四爷,她的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而且不像是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有的东西。

    强撑着吃了一个多小时,这顿饭总算是吃完了,金殿龙也喝的酩酊大醉,而且他的酒品实在不好,喝醉后就开始不停骂人,还动不动就要搂旁边的小姑娘,吓得那小姑娘花容失色,连他在旁边站都不敢了。

    临别的时候,小四爷本来是打算送我们回那座早就收拾好的宅子的,可金殿龙一下子就把桌上的盘子碟子扔了一地,撒酒疯说,“我,我不去那鸟不生蛋的地方,我,我要住,住酒店,好久都没有,没有见过女人了!”

    他这句话说出来时,小四爷一直在笑,他说完后,小四爷的笑容就更深了。

    “小龙脾气不好,还是就近找个酒店住下吧。”冰冷男一直很少说话,可他每说出一句话来,给人的感觉好像就是他已经拿定了主意,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并不是在跟你商量。

    小四爷看了他片刻,竟然点头同意了,“出了这个小巷子,就有一家酒店,在当地还算有名,既然几位执意要住酒店,那就委屈三位了。”

    冰冷男说我们要住酒店的时候,我一颗心一直紧悬着,现在听他答应了,我猛然松了一口气,像是卸下了心头的重担似的。

    终于,小四爷把我们一行人送到了一家酒店门口,他手下的黑西装立刻跑进去订房间了,小四爷看看我一直拉着的溜溜,眼神歉意,“锋子,我看的出来,溜溜跟你的感情很好,但因为祭祖大典还有很多事要准备,所以我只能暂时先带走溜溜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这就是小四爷厉害的地方,这天胎原本就是他家的,他就算强行要走我也毫无办法,可他偏偏客客气气的,方方面面都替我考虑到了,甚至都考虑到我跟溜溜相处都有感情了,还告诉我只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他这种态度,让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

    看了看溜溜,我蹲下身子替她理了理刘海,整理了一下衣服,柔声说,“溜溜乖,爸爸有点事,你先跟这个叔叔回去住几天,好不好?”

    溜溜没有吭声,只用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我看。

    她的模样让我心疼,想着她肯定是不想跟我分开,又打算接着劝说。

    可我还没张嘴呢,她直接就松开了我的手,走过去牵住了小四爷的手,奶声奶气说,“叔叔,咱们走吧!”

    我的心,一瞬间就像是被割裂一样。

    我难过的不是要跟溜溜分开,我难过的是,溜溜好像根本没有把这次的分别当回事,竟然就这么跟小四爷走了,好像全无半点留恋!

    小四爷的车开走了,我本来还想追上去的,却被冰冷男按住了肩膀,低声说,“你追上去,情况只会更糟。”

    他说的不错,我连追上去的资格都没有!

    强忍着心中的难受,我和冰冷男一起把金殿龙扶进了小四爷手下订好的房间,这房间是一间套房,里面竟然有三张床,这小四爷好像也没有刻意要把我们分开的意思。

    那酒店的服务生还客客气气说,“王先生特意嘱咐让您三位住一间房的,还说您三位要是觉得不方便,他已经预留好了两间……”

    这小四爷真是很懂人的心理,并没有刻意要把我们分开,也向我们表示他没有别的用意,这会让我们放松警惕。

    “不用不用,我们住一间就好了。”我赶紧对那服务生说道,然后跟冰冷男一起扶着金殿龙顺着步梯朝楼上走去。

    把金殿龙扶到房间后,金殿龙居然又耍起了酒疯,非要先把房间的灯关了不可!我和冰冷男无奈,只得顺着他的意思,把房间的灯都关了,然后小心翼翼扶着他把他送到了床上。

    就在我们把金殿龙扶到床上的那一瞬间,本来醉醺醺的金殿龙低低骂了一句,“卧槽,为了不去小四爷的宅子住,小爷我这一辈子第一次耍酒疯!”

    他的声音清醒,吐字清晰,哪儿还有半分醉酒的模样?

    我瞬间就明白了,金殿龙是故意的。

    我们没有办法拒绝小四爷的好意,但喝醉酒的人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小四爷同样也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要求!

    刚才耍酒疯非要关掉房间内的灯,只怕也是怕被监控!

    这冀北本来就是小四爷的地盘了,要是再住到他的宅子里,我们只怕连半分自由都没有了,这酒店是临时起意挑选的,就算小四爷也能动手脚,但我们能大大减少他动手脚的几率!

    我暗暗惭愧,金殿龙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却心细如发,而且机智聪明,若不是他,我们只怕就更被动了。

    在黑暗中默默躺了片刻,我迅速从衣兜里拿出纸条来,去卫生间接着应急灯看了一下,只见上面写着:凌晨五点,鼓楼见。

    字迹娟秀,一看就是女孩子写的。

    我瞬间就激动了起来,这纸条是赵美玉给我的!

    冰冷男却比我冷静的多,低声问我,“今天除了我们之外,都有谁跟你近距离接触过?”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见到小四爷后的所有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