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章 迷惑
    小四爷的书房屏风后面,居然还有一个小隔间。

    我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进小隔间之后,发现小隔间的矮榻上,背对着门口坐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看到这个女人的背影,我一颗心差点从胸腔里跳出来,但想到现在在小四爷的书房,我深深吸了口气才低声问,“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女人,竟然是赵美玉!

    她不是跟红衣女人回去了,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那红衣女人呢?这里是王家,她是赵家的女儿,听他们说王家和赵家各为其主,根本不对盘,她怎么会在王家?

    我脑海中涌出了无数问题,但想到小四爷就在前面,不管我们说什么他都能听到,所以只颤抖着声音问了这么一句。

    赵美玉一直没有动,等我问完之后,她才缓缓扭过头来,等我看到她的眼神时,我的心就凉了大半截,因为她看我的眼神,完全就是看陌生人的眼神!

    她扭过头来看了我片刻,然后问我,“请问,你是哪位?”

    我愣住,脑袋嗡的一声,诧异看着她,想问她是怎么了,才分开这么一段时间,她就不认识我了?

    可我没有冲动,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想看看她是不是因为在小四爷这里,所以故意装作不认识我。

    可我失望了。

    看了很长时间,赵美玉还是那种看陌生人的眼神,一点变化都没有,甚至因为我长时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请出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更懵逼了,结结巴巴说,“你,不是你要见我吗?”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小四爷说她要见我的,我现在来了,她却说这里不是我该来的地方,而且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一脸嫌弃,好像我把她怎么了一样。

    “谁说我要见你了?”赵美玉蹭的就站了起来,柳眉倒竖,声音带了恼怒,“你是小四爷的客人吧?小四爷的客人什么时候这么没有礼貌,居然到这里来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居然恼怒非常就要朝小隔间外走。

    我情急之下,一把拽住了她,将心中的怒气硬生生憋了下去,怀着满腔的疑惑好声好气说,“好好好,是我的错,我可能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出去!”

    赵美玉冷冷甩开了我的手,一脸嫌弃,好像生怕我对她怎么了一样。

    我疑惑又狼狈走了出来。

    我出来的时候,书房内空荡荡的,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侧耳听了听,能听到他们在院子里说话的声音,我瞬间就明白了,他们应该是为了给我们说话的空间,所以出去了。

    这里小四爷是主人,他们能出去说话,说明是小四爷的主意,那就是说,小四爷心怀坦荡,并没有作弄我的意思,确实应该是赵美玉想要见我,可为什么我见到她之后,她居然一副不认识我的模样?

    左思右想,觉得赵美玉如果跟小四爷说要见我,那她就没有必要装作不认识我啊,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

    难道,是小四爷强迫她见我的,她怕小四爷发觉什么,又怕小四爷听到什么,所以故意装作不认识我?

    想到这个,我眼睛猛然一亮,这应该是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推测了!

    又侧耳听了一番,他们依旧在院子里谈笑,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急急进了小隔间,急急对赵美玉低声说道:“他们都在外面,你是不是被困在这里了?你有什么可以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你师姐呢,她在不在冀北……”

    “怎么又是你?你要是再死皮赖脸的攀关系,信不信我喊人了?”我的话还没说完,赵美玉的脸冷的像是能滴出水来一样,语气也陌生冰冷,好像下一秒钟我再多说什么,她立刻就能冲出去喊非礼了。

    我彻底懵逼了。

    难道我理解错了,赵美玉根本就没有怕小四爷听到什么,她是真的不认识我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小隔间的,脑子中被一堆问题缠绕着,像是一团乱麻一样,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赵美玉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四爷这么安排的用意又是什么。

    浑浑噩噩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小四爷的声音,我忽然一激灵,小四爷肯定会侧面打听我跟赵美玉说了什么,我该怎么说?我说赵美玉说了什么?还是说赵美玉根本不认识我?

    使劲晃了晃脑袋,我心中有了主意。

    打开竹帘跨出门的那一刻,我脸上立刻挂上了一脸无奈,默不作声走了出去。

    我清楚的看到,在我掀开竹帘的那一刻,正在说笑的小四爷眼光已经朝我瞥了过来,但直到我站到他们面前时,他才一副刚看到我的样子,笑眯眯问我,“怎么样,看你好像不太高兴。”

    “真是奇了,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相像的人,没想到认错人了,害的我们两人都很尴尬,还惹人家女孩子生气了。”到现在我还弄不明白是小四爷安排好的局试探我和赵美玉,还是赵美玉有什么别的用意,我只能打马虎眼,“我一直道歉,她到现在还在生气,小四爷若是得空,帮我说几句好话,让她别放在心上。”

    我说这话的时候,小四爷的眼睛一直紧盯着我看,等我一脸懊恼说完之后,他爽朗大笑,“好说好说……好了,既然你出来了,那咱们去吃饭吧,刚才这位小龙兄弟还说,他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这是我招待不周,到时候我自罚三杯。”

    说完之后,他带头朝前院走,却并没有坐刚才接我们来的车子。

    他竟然什么都没说!

    等他扭头走的时候,我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表面上就这么过去了,至少今天小四爷不会再问了。

    看着小四爷修长挺拔的背影,我暗暗出了一声的冷汗,意识到这个年龄跟我差不多的年轻男人,果真不是那么简单。他看似无意的安排,其实都别有深意,而且让我不知所措。

    看来,我得小心行事才行!

    我看了看冰冷男,冰冷男冲我点点头,示意我现在什么都别说,然后一起走到了前院。

    前院放着一辆加长林肯,小四爷先上了车,我们随后几个人都上去了,车子开动之后,小四爷才笑着说,“我这个人喜欢热闹,平时总是跟一群长辈在一起,有什么都放不开,如今见了你们三个人,一见如故,所以找了一辆车子,咱们坐一起随便聊聊,我也趁机跟你们亲近亲近。”

    这番话要是换做别人来说,肯定让人觉得别扭的很,可他徐徐道来,你一点都不会觉得虚假或者客套,反而觉得他这个人亲切随和,并不像传说中那般狠辣难打交道。

    可刚才经历了那一番事,我知道有时候越是平静的背后,越掩藏着汹涌暗波,这个小四爷看上去好打交道,其实老谋深算,一不小心就能被他算计了。何况我们现在在他的地盘上,还是小心行事微妙。

    车子开往酒店的时候,我也试探性问了问我大伯他们的情况,只说不想麻烦王家,溜溜我们也送到了,等有时间一并离开。可是不管我怎么问,这小四爷始终都是打哈哈,一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看他的态度,我本来就沉重的一颗心,就越发沉重了。

    终于到了吃饭的地方。

    小四爷安排的吃饭的地方,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豪华,反而是一条巷子中的一个小饭馆,看起来朴实无华,并没有什么特色。

    我找了个机会,在冰冷男上厕所的时候一起跟着去了,然后低声把小隔间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他也是一脸疑惑,低低说了声,“这小四爷不简单,他把咱们留下来,恐怕不止为了天胎的事。”

    我很迷惑,他把我们留下来不仅是因为溜溜,还有什么事?

    但这里还是王家的地盘,我们也不便说什么,只能等着只有我们三个人的时候再做打算。

    上完厕所后,我习惯性去衣兜里掏纸,可我摸了一会儿,却忽然发现我衣兜里有一张小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