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章 小王爷
    冰冷男说他是故意拖延时间,我就知道事情不对了,立刻追问他为什么要拖延时间,是不是溜溜有什么不对。

    冰冷男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沉默了片刻,说现在反正晚上闲着没事干,他索性带我和金殿龙出去转转。

    金殿龙第一个就同意了,急吼吼就朝外面走,他本来就爱动喜欢热闹,这两天一直把他关在旅馆,他都快被逼疯了,一听说要出去,他当然是第一个赞成的。我收拾了一下溜溜,专门给她戴了帽子,这才带着她一起出了门。

    冀北是座古城,在现代建筑铺天盖地涌来的时候,它还保持着古风古貌,城市四周都围着古时候的城墙,建筑都偏实用,而且很少有高楼大厦,大晚上的出去,夜风徐徐,夜景怡人,倒不像是在大城市的感觉,更像是回到了某个逼格高的乡村度假一样。

    冰冷男并没有带着我们去市中心什么的地方转,反而带着我们到了城东的一条街上,找了个档次看起来还比较高的茶馆,带着我们上了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叫了庐山云雾和几样点心。

    这茶楼一层大概有百十来平的样子,却只稀稀疏疏摆了几张桌椅,我开始还嘀咕说这么大地方也不多摆放几张桌子岂不是浪费,金殿龙扔了一块点心到嘴里,低声说道:“这茶楼跟小饭馆不同,小饭馆卖的是量。茶楼卖的是档次,档次上去了,来的客人档次也就上去了。你想,或富或贵,谁会光着膀子跟你挤大街?咱们坐的是中等座,这茶楼有三层,楼上恐怕都是雅座,来的肯定都是非富即贵,一天接待一两位就足足了,谁还在乎来的量?”

    他这么一说,我隐隐有些懂了,环视了一下四周,见只有我们对坐有一桌客人,两人对坐着。正言笑晏晏,应该是好久不见的老友再次相见。

    这里是先上点心的,茶水是自己煮泡的。

    冰冷男修长的手娴熟煮着茶,神态悠闲中带了慵懒,别说喝他煮的茶了,看他煮茶都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金殿龙又接着跟我介绍,“都说喝茶当喝西湖龙井,因为龙井色绿、香郁、味醇、形美。但很多人不知道,云雾味道更佳浓醇鲜爽,香浓味甘,是绿茶中的精品,喝起来比龙井更香醇可口。来,你尝尝。”

    他递给我一杯茶,那茶杯小的我仅仅用两根手指才能捻住,还不等张嘴一杯茶已经没了,我砸吧了一下嘴,“这也没啥啊,就是比白开水有了一点茶叶味儿而已。”

    “卧槽,你他妈就不适合逼格高的东西,让你品茶,简直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你听对面那两个人的谈话。”金殿龙笑骂了一声,却压低了声音飞快对我说了一句。

    我开始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他让我听对坐那两个人的谈话。

    那两个人谈兴很浓,天南海北的侃,等金殿龙说让我听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正在说冀北王家。

    跟我斜对坐的那个男人大概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十分健谈。而且口才很好,三言两语就能勾勒出一番情景来,而且他口中的王家太过于传奇,让我听的冷汗涔涔,但转述他的话太为繁琐,还是我用自己的话描述一下他口里的王家吧。

    王家太祖辈在清朝做过进士,又有经商能力,后来竟然做起了银号买卖,积累了如山的家业,鼎盛时期,甚至冀北有几条街都是王家的,街道两侧都是饭馆酒肆,鳞次栉比,繁华到了极点。

    到了王家的祖辈。也就是王家现在的王太爷,不知怎地就开始经营远洋运输业,当时王家如日中天,无人能及,一直到了后辈,王家出了四个儿子,被称为王家四龙,四人各执一业,人人鼎盛,在冀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四个儿子又分别各育有一儿一女,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尤其是王家老四家的一对龙凤胎,男俊女美不说,还从十几岁就开始搭理王家的产业,手段非凡,很多老人都不敢做的决定,他们竟能决断非常,一时竟然成了个中翘楚,无人可以匹敌。

    这对龙凤胎哥哥叫王俊业,妹妹叫王亚楠,这哥哥生的异常俊美。手段却独到狠辣,本来是王家最小的孩子,大家开始一直称呼王小爷,可称呼久了,渐渐就开始叫他小王爷,说他若生于古代帝王家,只怕是要为王为侯的。

    这王亚楠明明是女孩子,性格却如男孩子一般,爽朗泼辣,喜欢结交各路的朋友,若是哪儿有档次高的聚会饭局,十有八九就是这王亚楠攒的。

    那男人越说越带劲儿,好像这王家的荣耀有他一半似的,说的唾沫横飞,最后还说了句,“论决断,我敢保证无人能超出小王爷左右,据说有一次有个地皮,这地皮根本没人看得上,可小王爷却眼睛眨都不眨以高价买下了,等后来正府说要开发那块地。那块地立刻就成了炙手可热的东西,小王爷转眼就以买时三倍的价格卖了出去,狠狠赚了一笔……”

    后来他又聊了很多,多半都是绕着这位小王爷打转的,听的我暗暗好奇,这小王爷到底是一位什么人物,传说度居然这么高。能让一个人谈到他的时候一脸仰慕?

    而且,听这男人的意思,这小王爷到现在也不过二十来岁的年龄,这男人的年轻足足能当他爹了,可提起他的时候,一脸的崇拜,就跟现在大家说的脑残粉似的。他越这么说。我就越好奇,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这位带有神奇色彩的小王爷。

    听了片刻后,冰冷男问溜溜,“你吃饱了没有?”

    溜溜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点点头,“吃饱了。”

    冰冷男站起身来,伸手牵过溜溜的小手,淡淡说。“吃饱了就走吧,应该有客人等着咱们了。”

    有客人等着我们?

    我们到了冀北虽然说有两天了,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什么人都不认识,怎么会有人等着我们?

    但是冰冷男没有说,我也没有追问,在一块相处一段时间,我也了解他的脾气了,他一向寡言,若是他不肯说的,你就算再怎么追问都没有用。

    我们一行人出了茶楼,闲闲走到了大街上。

    冰冷男说有人等着我们,却并不急着回去,也不打车也不坐车,就这么悠闲自在的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后,金殿龙叫苦不迭,“师兄啊,我知道你走个十里八里都没问题,可我刚才就吃了几块小点心,连饭都还没吃。既然你不急着回去,不如咱们找个饭店吃一顿怎么样?在陀狮岭的日子太苦了。我得好好祭祭我的五脏庙。”

    冰冷男头也没回说了句,“还是空着肚子吧,待会儿有人请你吃好吃的。”

    他说有人等着我们,又说有人请我们吃好吃的,恐怕是等着我们的人会请我们吃好事的了。

    而且这次来冀北,本来就是直奔王家来的,如今已经快到了国字脸规定的日期,只怕等着我们的人是王家的人了。

    想到王家人等着我们,我就有些矛盾,一方面我急着见我大伯他们,一方面我又不舍得跟溜溜分开。可溜溜是天胎,是王家的天胎,王家人不会让她跟着我的,想到这个。我就觉得心里不舒服的很。

    溜溜却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一路跟金殿龙嘻嘻笑着打闹着,笑靥如花,看着她粉妆玉琢的小脸,我更觉得心里难受。

    可冰冷男就是不着急,愣是在大街上晃荡了好长时间,这才带着我们回去了。

    等我们回到住着的小旅馆时。门口已经站着四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了,个个人高马大的,大晚上还戴着墨镜,看起来牛气冲天的,我们刚走到门口,一个人就拦住我们问,“是申东锋先生吗?”

    我看了一眼冰冷男。冰冷男点了点头,我这才答应,“我就是。”

    那个拦着我们的黑西装立刻客客气气说,“申先生,那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家小四爷等着您呢!”

    小四爷?

    我脑子飞快转着,刚才那个男人说王家有四个儿子四个孙子。这黑西装说的小四爷是王家的老四儿子,还是四孙子?

    “你们才来了四个人,不怕请不动我们?”金殿龙邪邪一笑,唇角挑衅性扬了起来,“王家给我们的规格不够高啊,就派了这么些人来请?”

    我知道金殿龙这是故意挑衅,但那黑西装也不恼。依旧客客气气的,“我们小四爷说了,几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该以礼相待,来的人多了,倒像是把几位给押回去见他似的,那不合待客之道。我刚才只是问哪位是申先生。但小四爷请的是几位一起去。”

    我听的暗暗咋舌,这王家果然名不虚传,这黑西装不过是个跑腿的,说话的时候都一套一套的,而且让你无从辩解,那小四爷还有我听到的小王爷,该是多厉害的角色?

    这一次。冰冷男没有犹豫,点头说,“既然是小四爷派人来请的,那我们也不敢不从,走吧!”

    我瞪大了眼,他这就答应要去了?

    可他之前故意拖延时间,而且眼里是不是有担忧。难道不是溜溜有什么问题?

    心里虽然惊讶,但却别无选择,我只能忐忑不安坐上了旅馆外停着的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中。

    我们坐上去之后,小轿车稳稳开动了,直直朝王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