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46章 隐患 为TP9打赏皇冠加更(八)
    在老太婆从铜镜里看到自己脸的那一刻,我就从她眼里看到了浓烈的绝望。

    那种绝望,是一种没有办法用语言可以形容出的绝望。

    “我的脸,我的脸……”老太婆怔怔看了自己脸片刻,终于绝望叫喊起来,“啊……”

    金殿龙见势不妙,立刻去夺她手里的铜镜,老太婆甚至都没有在意他把她手里的铜镜夺走,狂叫一声之后,她立刻发足朝前面奔去!

    前面是一面悬崖。

    奔到悬崖前,老太婆毫不犹豫跳了下去!

    她跳下悬崖的时候,疯道人正好扑到了她跟前,在老太婆跳下悬崖的时候,疯道人只来得及抓住了她衣服的一角,只听“撕拉”一声,疯道人手里仅仅剩下了一小块布条。

    悬崖边空荡荡的,老太婆已经跳了下去。

    她现在已经功力尽失,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了,这悬崖有十几米高,下面都是石头上。她要是这么跳下去,必死无疑。

    我看的目瞪口呆,下意识捂住了溜溜的眼睛不让她看。

    一个女人的容颜到底能重要到什么地步,居然让老太婆疯狂到这种地步,不仅废了千年的功力。甚至还丢了性命?

    在老太婆跳下去的那一刻,疯道人的身子就僵住了,站在悬崖上,痴痴看着下面,像一尊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冰冷男没有再过多停留,从金殿龙手里接过八卦铜镜,淡淡说了句,“咱们走吧!”

    我和金殿龙也长长叹了一口气,迈脚跟在他身后就要下山。

    我们才刚迈脚要走。刚才僵成一尊雕像的疯道人忽然开口了,声音很平静,也很空洞,说出来的话却带了绵绵不绝的恨意,“你们刚才明明可以阻止她的,对不对?”

    我们默然,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疯道人的问题。冰冷男张了张嘴,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眼里飘过我看不懂的担忧。

    “你们毁了我一生所爱,我就算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疯道人缓缓转头看向我们,眼神阴毒泠然,带了满满的恨意。

    冰冷男顿住了脚步,扭头看看他,说了一句话,“你该动的手脚都已经动过了,若你存善念,也不至于失去她。”

    我没听懂冰冷男话里的意思,什么该动的手脚都已经动过了,什么存善念。难道疯道人又做了什么事?

    可疯道人听了之后,立刻脸如死灰,之后从我们再朝山下走,疯道人一动也没动,更没有出声阻拦,我时不时回头看看,却见身后空荡荡的,身后没有疯道人的身影,也没有那些黑影的身影!

    “师兄,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该动的手脚已经动过了。是不是疯道人做什么了我不知道?”回头看了几遍都没有异样,我心里却越来越觉得不安,总觉得好像什么事情没有解决,只能低声问冰冷男。

    冰冷男走的很快,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

    后来金殿龙也跟着问他,是不是疯道人动什么手脚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冰冷男终于站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陀狮岭的方向,“只怕,疯道人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和金殿龙猛然顿住了脚步。

    然后,我把溜溜塞给冰冷男,扭头就朝后面悬崖处奔去。

    “锋子,你去干什么,我跟你一起去!”金殿龙在后面喊了一声,很快就追上了我。“师兄说的一般不会有错的,那疯道人守了那老太婆几百年了,只怕老太婆已经成了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如今老太婆死了,那他很有可能轻生的。”

    我没有搭理金殿龙,发狂一样朝前奔去,我要在疯道人死之前把他抓住,就算他动了什么手脚,我也可以让他弥补回来!

    金殿龙紧跟在我后面,一起朝悬崖处奔去。

    终于,我们赶到了悬崖边。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坐在悬崖下的一块大石头上,怀里搂着一个人。

    我猛然顿住了脚步,屏住呼吸一点一点朝那坐着的人走去。

    走得近了,才发现那坐着的人是疯道人。他怀里的,是已经摔的全身血肉模糊的老太婆。

    可我们站在他们背后看了很长时间,疯道人的身子却一动不动的,像是一座雕像一样。

    “疯道长?”我正要转到他们正面看,金殿龙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试探着叫了一声。

    疯道人的身子依旧一动不动的,没有任何回应。

    金殿龙又试探着叫了一声,疯道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我沉不住气了,蹬蹬蹬迈步走到了疯道人的正对面。终于看清楚了疯道人和老太婆现在的模样疯道人身子挺直,紧紧搂着早就气绝的老太婆,他的一张脸,也变的血肉模糊的,眼睛低垂看着怀里的老太婆。似乎还带着无限的爱怜。

    然而,疯道人却已经死了。

    我怔住。

    不知道他是怎么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脸毁成跟老太婆一模一样血肉模糊的,但他这模样,分别就是要守护她一辈子,从生到死……

    “锋子,走吧,他死了。”金殿龙默默看了片刻,轻轻拽了拽我的胳膊,低声说,“悬崖上现在来了好多黑影,咱们还是赶紧走了为好。”

    我抬头一看,悬崖上果然站满了黑影,正看着悬崖下的疯道人和老太婆。我吃了一惊,赶紧跟金殿龙小心翼翼朝后退去,等确定我们已经距离那些黑影有一定距离后。我两这才飞奔着朝冰冷男等着我们的地方而去。

    我们才刚刚要跑,就听到悬崖处传来一阵声音,很像是我们刚来陀狮岭听到的那种如同猫叫春一样的声音,开始是一个声音,后来变成两个,四个,十几个,上百个……

    只是这一次,这种叫声更像是哭声。

    直到最后,变成了一股雄壮而又悲怆的声音。

    我和金殿龙惊讶朝后看去。却见悬崖上到处站满的黑影正扬起脖子,扬天悲鸣着。

    这种悲鸣,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之久。

    等再回头看的时候,悬崖上的黑影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了,不知道那些黑影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们三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溜溜被金殿龙抱着,用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似乎想不通我们三人为什么一声不吭。

    金殿龙第一个说话了,“真没想到,这两个老东西居然还挺……卧槽。我都有点被他们感动了。”

    他虽然健谈,但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跟大部分男人一样。

    我默然,我又何尝不是,居然被他们感动了。尤其是看到疯道人怀抱着老太婆坐在悬崖下,也把自己的脸毁的跟老太婆一样时,我心中某个地方也被重重击中了。

    若得此一人,才不枉此生。

    冰冷男永远比我们两要现实,他只默默朝前走着。带着我们走出了陀狮岭村子,村子里也干干净净的,像是村子里的人一下子都消失了一样。

    我们很快赶到了离镇子最近的一个村子,然后找了一辆车上了镇子,又转车到了县城。然后直接坐上了去冀北的大巴车。

    我们很快就到了冀北,按照我的意思,肯定是急着去把溜溜交给王家,然后救出我大伯他们几个人来。可我要去的时候,冰冷男却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而且一住就是两天。

    “师兄,这已经过了六天时间了,王家给咱们规定的时间是七天,再这么拖下去,王家就会对我大伯他们下手的。”住了两天后。我终于坐不住了,急急催冰冷男赶紧去王家。

    冰冷男这才叹口气说,“锋子,我是故意拖延时间的,时间越紧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