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7章 被骗
    我们朝吴大憨屋子里看去的时候,吴大憨正吃力的往里屋拖那女人,那女人一脸惊恐,死命挣扎着,眼里都是浓浓的绝望。怎奈吴大憨力气太大,又死死钳住了她,她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脱。

    屋子不大,灯光依旧昏黄,我们能清楚看到屋子内还摆着第一次就看到的纸人,脸色惨白,眼神空洞。吴大憨他媳妇安安静静躺在离窗较远的那炕上,一动不动。

    整个屋子的气氛诡异而阴森。

    那女人挣扎扭动的时候无意间瞥了一眼屋子,等她看到屋子内的纸人和吴大憨他媳妇时,她吓得眼睛猛然瞪大了,眼泪刷的就从眼里迸了出来,可却死死咬住了嘴唇,拼命忍住不敢哭出声来。

    “大,大哥,你,你要干什么,我,我有钱,你要是放了我,我,我就去给你拿钱好不好?”那女人想哭不敢哭,哽咽的一句话要分成好几句来说,“我,我绝对不会告诉他们,也不会报警,只要你放了我就行……”

    吴大憨应该是累了,将女人拖进屋子后,他站在原地喘了几口气,然后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媳妇,这才扭头柔声对这女人说,“妹子,你别怕,大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大哥只是想借你一样东西用用。”

    看起来老实憨厚的吴大憨,用这种柔和无比的声音说话时,竟然带了一种别样的恐怖,我们看的都悬起了一颗心。

    那女人本来已经被吓的魂不附体了,听了吴大憨的话猛然止住了哭声,急急抬头看向他,眼里全是希冀,巴巴等着吴大憨提条件。

    吴大憨歇的差不多了,这才一手抓住女人,然后弯下腰从炕洞里掏出一盘绳子来,利索把女人捆了,然后把她扔到了靠窗的炕上。

    那女人吓得瑟瑟发抖,“大哥,你,你要借什么?”

    吴大憨看向她,阴阴一笑,“借你的命用用!”

    吴大憨此刻正对着窗户站着,我们三人怕被他看到,飞快缩回了身子,金殿龙低低骂了一声,“我靠,这吴大憨倒是够痴情的,他把这女人弄来,居然还惦记着替他媳妇换命呢。”

    上次吴大憨两口子本来是打算谋我的寿命给他媳妇的,但我却没几天可活了,那老太婆做法失败,他媳妇好像也受到了重创,一时醒不过来了,他一心想着再找个人给他媳妇换命,恐怕这就是他偷偷把这女人弄来的原因。

    只是不知道,那老太婆知道不知道吴大憨偷偷弄回来一个人。

    按照之前的情况,这吴大憨要想跟他媳妇换命,应该会去找老太婆做法,只要等他出去,我们就可以把这女人给救了。这帮人虽然讨厌可恶,但我们也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她送命。

    但我们等了一段时间,吴大憨却始终没有出来。

    屋子内开始还一直响着女人的求饶声和低低的哭声,片刻之后,这声音忽然消失了,冰冷男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倏地站起身朝屋子内看去,“不好,他要自己做法换命!”

    我和金殿龙这才也反应了过来,跟着一起站起身,急急朝屋子内看去。

    我们再看去的时候,那女人已经一动不动躺在靠窗的炕上了,吴大憨正在屋内忙活着准备东西,那东西应该都是用来换命用的。

    很明显,再晚片刻,那女人就会丢了性命!

    冰冷男第一个冲了进去,我和金殿龙也跟着冲了进去。

    我和金殿龙冲进去之后,立刻把目瞪口呆的吴大憨给打趴在了地上,冰冷男俯下身去查看炕上的女人,然后低声说,“她被醒魂了,现在只有阴阳珠可以救她了。”

    阴阳珠在冰冷男身上。

    我没有说话,金殿龙叹口气说,“那就救吧,咱们做的就是降鬼除魔的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没了命,那咱们跟鬼魔还有什么区别?”

    到底,他还是有些过不去那个坎儿。

    冰冷男没有犹豫,从怀里掏出阴阳珠,用血祭了阴阳珠,那珠子瞬间就发出一阵赤红色的光芒来,那光芒越变越炽,越变越耀眼,那女人开始一直一动不动的躺着,直到她双眉之间显出一个赤红色的点来,她粗粗喘了一口气,猛然睁开了双眼。

    “师兄,她醒了,是不是就……”看到女人猛然转醒,我也算松了一口气,正要问冰冷男她醒了是不是就没事了,没想到这女人却做了一个让我们三人全部都傻眼的动作。

    她睁开眼之后,一把抢过了冰冷男手里的珠子,然后侧过身,飞快扔给了被我们打趴在地上的吴大憨手里!

    从她睁眼到她抢阴阳珠,到扔给吴大憨,动作干练流利,哪儿还有刚才娇弱不堪的模样?

    冰冷男愣了愣,眼里闪过一丝难过。

    我没看错,他眼里是真的难过。

    他一直冰冷待人,但刚才却一心想救这女人的性命,没想到却被骗了。

    他难过的,或许是人心如此险恶。

    我看到那女人把阴阳珠扔给吴大憨,我第一反应就是朝吴大憨扑过去抢阴阳珠。这吴大憨是老太婆的一条走狗,他得了阴阳珠肯定是给那老太婆的,这阴阳珠可能是老太婆所谓的大日子的关键,我们怎么能让老太婆把阴阳珠要回去!

    金殿龙跟我反应一致,也一起朝吴大憨扑了过去。

    可我们才刚刚扑过去,吴大憨就一把接住了阴阳珠,想也没想就塞进了嘴巴里,等我和金殿龙扑到的时候,他已经硬生生把阴阳珠给咽下去了!

    我和金殿龙都惊呆了,冰冷男的眉毛紧紧皱在了一起,眼神很冷,很疏远。

    “怎么都呆住了?没想到吧,哈哈哈,现在你们要是想要这阴阳珠,除非你们划开我的肚子……不过,你们这些仁人义士,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哈哈哈哈!”看我们目瞪口呆的模样,吴大憨笑的格外猖狂得意,甚至还挺了挺肚子,“怎么,不服气?那好啊,你们来啊,来剥开我的肚子拿走阴阳珠啊!”

    我们没有人说话,金殿龙的拳头紧紧捏在一起,眼神恨恨的,吴大憨那张老实憨厚的脸这个时候看起来格外张狂可恨!

    吴大憨狂笑一阵之后,脸猛然一板,“再说了,这阴阳珠原本就是祖奶奶的,你们充其量就是贼,什么道貌岸然,都是狗屁!”

    我一向喜欢老实人,总觉得老实人好打交道,可看着眼前这张老实巴交的脸,我抬手一拳就揍了过去,冷声说道:“老子他妈的从来有仇必报的,老子剥开你肚子倒是不敢,但老子敢揍你!”

    吴大憨正得意,没想到我抬手会打他,被我一拳揍的身子猛然后翻,重重撞击在了他身后的炕沿上!

    重重撞在炕沿上之后,吴大憨缓缓直起了身子,眼神阴狠看向我,“你他妈的就是怂蛋,有本事你用刀劈了我肚子,来呀,来呀,你他妈不敢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他妈就是怂蛋,没有他们两,你什么都不是!”

    一种从未有过的愤怒,瞬间涌上了我的心头,我直起身子,缓缓逼近他,伸手就要去抽我怀里的墨尺……

    一只手拦住了我。

    是冰冷男。

    冰冷男拦住我后,扭头问还在炕上的女人,“你跟他们是一伙儿的?那群人是你骗来的吧?”

    有我们三人在,那女人不敢轻举妄动,她本来想梗了脖子承认的,但在接触到冰冷男寒冷眸子的那一刻,她瞬间就怂了,眼神躲闪,不敢看冰冷男。

    默然,就表示默认。

    其实在她抢阴阳珠的那一刻我们就明白了,这女人就是老太婆他们计划内的一部分,她把这一群人勾到陀狮岭来,为的就是帮老太婆实施那个所谓大日子的计划。

    我们猜到那群人中肯定有老太婆的人,但没想到这女人跟吴大憨联合上演了苦肉计骗我们。

    我们输的,是对人心的认识。

    冰冷男又看向吴大憨,“那老太婆待会儿就来是吧?”

    吴大憨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我和金殿龙也知道吴大憨得手了,那老太婆肯定会很快过来的。

    冰冷男居然点了点头,“好,那我等她过来!”

    我和金殿龙面面相觑,不知道冰冷男到底要干什么,只是他一向做事稳重靠谱,他说等着,那我们自然也陪他一起等着。

    我们并没有等太久,院子很快就响起了脚步声,老太婆很快就进了屋子,一双眼睛带了阴沉和得意,“怎么,被骗的滋味是不是不太好?”

    “你来了就好。”老太婆一脸得意的时候,冰冷男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那把一直擦拭却没有用过的匕首来,闪电般朝吴大憨的肚子上划去,“你早就该死了!”

    老太婆得意的笑容猛然凝固,大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