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6章 死有余辜
    我说井里有鬼,那一对年轻男女立刻几步走到了井前,兴奋而紧张朝井里看去。

    等他们走上前去之后,我赶紧冲冰冷男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做法变个鬼啥的吓吓他们,最好是又凶残又可怕,看了要做噩梦的那种女鬼,只要能把他们吓跑就行。

    冰冷男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上前,直到那个年轻女人好奇问,“鬼在哪儿呢?不对啊,这是大白天啊,鬼哪儿敢在白天出来,你们骗我们呢吧!”

    这年轻女人扭头看我们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了怒意,大概是以为我们两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骗他们玩,我一阵尴尬,居然忘记了现在是大白天,只能赶紧把冰冷男推上前救场。

    冰冷男无奈,只得走上前去,俯下身指了指井底,“在井底。”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那对年轻男女看了一眼之后,立刻蹬蹬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惊恐,尤其是那年轻女人,她死死拽着那男人的衣服,然后发出了一阵尖细的尖叫声,“鬼啊!”

    喊完之后,他们扭头就跑,一阵风似的朝村子里奔去了。

    看着他们急匆匆跑走的背影,我长长舒了一口气,笑着对冰冷男说,“看来,咱们的办法起作用了。”

    冰冷男脸色依旧凝重,并没有因此而轻松多少,却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见他没有走的意思,我也不好走,只是好奇他还在等什么。

    我很快就知道冰冷男在等什么了刚才急匆匆跑走的年轻男女并没有逃走,反而带着一群人急匆匆蹿了过来,一边蹿一边指着我们对那群人说,“就是他们两个人站着的地方,我们刚才看到了,真的有鬼,你们有眼福了……”

    我愣住了,心底升起一阵无奈和愤怒,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那群人很快就跑到了我们跟前,一个个先趴到井边看井底的“女鬼”,很快他们就纷纷直起身子,质问那一对青年男女哪儿有鬼。那青年男女为了证明他们没有撒谎,直接把我和冰冷男拽到了他们中央,让我们证明他们没有说谎。

    看着眼前一张张好奇问兴奋的脸,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这村子不太平,你们趁着天黑之前走还来得及,有些东西最好还是不要碰,不然会后悔的!”

    我的话音才刚落,一个人就狠狠推了我一把,“卧槽,装什么比呢,就你懂的多,跟我们玩儿深沉呢,先他妈回去照照镜子再说!”

    我没防备,被这人猛然这么一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好在冰冷男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我,要不然我肯定跌个狗啃泥。

    冰冷男扶起我的时候,默默冲我摇了摇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不要跟他们起冲突。我深深吸了口气,忍了又忍,苦口婆心劝他们赶紧离开村子,不要再逗留了,这里不是他们能呆的地方。

    那群人根本就没把我说的当回事,一个个在意的是我们为什么“骗”他们,这么“骗”他们到底是什么用意,有几个急脾气的男人甚至走上前来,狠狠推了我和冰冷男一把,语气阴戾,“他妈的,一看你们两个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骗我们有意思是不是?”

    “就是,好不容易组织大家出来玩一次,却被他们两给扫了兴,真他妈的晦气。我看着村子没什么鬼,倒是有他们两个倒霉鬼!”立刻就有人接嘴附和,语气尖酸刻薄。

    那几个男人为了显示他们多牛逼多厉害,竟然抬手就要扇我们巴掌,嘴里不干不净骂道:“草特妈的,老子最讨厌这种没事找事的人,我们后悔不后悔关你们屁事,滚!”

    其他人非但没有阻拦,反而跟着叫好起哄,兴高采烈的看好戏。

    看着眼前一群人的嘴脸,我忽然觉得厌恶到了极点。

    冰冷男终于有了动作。

    他眼里闪过一丝冰冷,冷冷架住了抬手要扇过去的手,稍稍用力就把那人提溜了起来,眼睛眨都没有眨,直接就把那人扔出去了很远,冷声对我说,“咱们走!”

    被扔出去的那个人大概一米八的个子,人高马大的,可在冰冷男面子就跟小鸡子一样被扔了出去,好半天哎哟哎哟站不起身来。

    那一群人被冰冷男这一手震的久久回不过神来,我和冰冷男离开的时候,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敢上来阻拦。

    转身朝山上走的时候,我心底涌起了浓浓的悲哀,若我们没有出手帮忙,我居然还不知道这群人有这样的劣根性,反倒不如金殿龙拎的清楚,也没有他那么潇洒自在。

    冰冷男的眉头一直紧紧皱着,看样子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两人闷声走了很久,快要走到山上那座庙时,我低声问他,“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那一群人个个面色灰败,印堂发黑,是必死之相,咱们尽力了。”冰冷男扔给我这么一句话,抬脚朝庙里走去。

    我心里一震,那十几个人,居然都该命丧于此?

    我和冰冷男走回庙宇的时候,金殿龙正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百无聊赖的等着我们,见我们两人脸色凝重,他冷笑一声,“两位活菩萨,碰钉子了吧?你以为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没有劝?可他们个个梗着脖子跟我吵,说我他妈别有所图!我别有所图,我能图他们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金殿龙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一脸的愤懑难忍。

    我微微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什么都不想说了,我们一心想吓走他们,可他们非但不领情,还动不动就要动拳头,如此冥顽不化,只能看他们的造化了。

    这一天我们只是出去找了些吃的回来,一直耐心等着天黑。

    若是老太婆要动手的话,那肯定会等到天黑的。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我们三人轻手轻脚下了山,然后慢慢接近了村子,那群人在村子南头一个打麦场扎了几顶帐篷,我们下去的时候,他们正生了几堆篝火,又是吃又是唱,大声喧闹着,打破了村子死一般的寂静。

    这种喧闹,让人心底涌起满满的不安。

    几个村民悄没声息的从家里走了出来,阴森森看着正在热闹的一群人,眼里露出阴森诡异的光芒来,又悄悄转身回了各自的屋子。

    这一切,那群只顾着热闹起哄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发现。

    我们三个躲在暗处,沉默看着眼前火光中年轻而肆无忌惮的身影。

    他们丝毫都不知道,他们一群人已经尽在村里人的网里,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正在悄悄注视着他们,也不觉得搅乱这死寂的村庄有什么不妥,他们只知道喧闹、发泄,叫嚷,不顾一切。

    刚开始一切正常,这群人玩的热闹,那些村民似乎也并没有要动他们的意思。

    直到有一对年轻男女好像吵架了,女的愤愤然推开了男的,哭着朝黑暗处跑去,那男的没好气喊了几声,那女的却死活不搭理,那男的居然又坐回那一群人中,跟着那群人唱歌喧闹,压根就没想着要去找那女的回去。

    我们三人紧紧盯着那女人跑走的身影,就见她刚跑到一条胡同口,一道黑影悄没声息探了出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拖着她就朝胡同里拖去!

    那女人拼命挣扎扭动,却怎奈不是对方的对手,又被捂着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被硬生生拖走!

    “奇怪,难道老太婆已经开始动手了?”金殿龙看了看那群丝毫没有任何察觉的人群,嘀咕了一声,“咱们上去看看吧,老太婆不应该打草惊蛇才对啊,怎么这么快就下手了!”

    我们也觉得忽然把一个女人拖走有些可疑,谁也没有犹豫,立刻飞快跟了上去,想看看那黑影拖走那女人去干什么。

    我们三个人虽然是随后才跟上来的,但那黑影拖了一个人到底走不快,我们居然很快就跟上了,就见这黑影拖着那女人来回拐了好几条胡同,然后拐进了一扇门中。

    等他拐进那扇门中时,冰冷男惊讶说了句,“这是吴大憨家!”

    吴大憨?他把那女人给拖回去了?

    我们面面相觑,谁也没猜到吴大憨到底要干什么,索性等吴大憨进去之后,悄悄翻过了他家的院墙,蹑手蹑脚摸进了吴大憨家的窗户前,屏气凝神朝里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