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4章 绝活儿
    现在我最在意的,莫过于溜溜的安危。所以金殿龙说到从疯道人那儿逃出来,我赶紧问他溜溜怎么样了。

    金殿龙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放心吧,溜溜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她是天胎,不是谁想对她下手就能下得了手的。我偷听的时候,老太婆刚被溜溜给咬了一口吸了血。疯道人的意思,是想彻底把溜溜妖化为他所用,只是他现在被师兄伤了,只能等老太婆的大日子过后,他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才能做法妖化溜溜。”

    “老太婆的大日子,什么大日子?”听金殿龙说溜溜没事,我一颗心暂时算放下了,这是金殿龙偷听来的,他们没有防备,应该不会说谎,只是金殿龙忽然提到老太婆的大日子,这让我们十分奇怪。

    金殿龙摇了摇头,“他们也没具体说到底是什么,只说大日子很快就要到了,谋划了这么久的计划,也该实施了。我还想再听下去,但我差点被一个绿眼睛的东西发现,怕他们知道之后反而更改了计划,所以我赶紧逃出来了!不过我看他们两个老东西好像跟谈恋爱似的,都那么大年龄了还哥哥妹妹的叫,听的我长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一眼,都猜不透老太婆到底要干什么,什么是她的大日子。我更好奇的是,这疯道人和老太婆不会他们的在谈恋爱吧?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对付他们可就吃力了!

    只是想想,他们同为高手,若不是某种特殊关系存在,又怎么会相持这么久,而且这本就在人之常情之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们也别发愁了,反正他们绝对不会是什么善男信女,计划也不会是为了造福老百姓的,咱们只要使劲跟他们作对,破坏了他们的计划就是了。再说了,他们谋划了那么久,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咱们只要守着,总会知道到底是什么的。”见我和冰冷男沉默不语,金殿龙倒是挺乐观的安慰我们。

    想想他说的也是,既然是什么大日子,那就不会不动任何干戈就完成,肯定有动静,我们只要守着就行。

    话说到这里,我终于好奇问金殿龙,“小龙,你是怎么假死的?我当时也见你一动不动的……还有,那老太婆就算当时没接触你,可她后来让我替你驱赶阴司的时候也碰你了,她那么老奸巨猾的,你是怎么骗过她的?对了,我魂魄离身的时候看到的那个金殿龙的魂魄又是谁的?”

    我对这个实在太好奇了,反正现在也没事可干,我干脆一并都问了,省的这些问题折磨我。

    我问这个问题之后,金殿龙声音里带了满满的得意,“我就知道你得问这个,你就算不问,我也得显摆显摆,这可是我第一次运用我师父的独门绝学,而且还运用的这么牛逼,这么酣畅淋漓,连那个千年老妖婆都骗过了,我觉得师兄都没我这么牛逼……”

    他确实很得意,因为他都没解释到底怎么回事,就先自夸了一番。

    我耐着性子等他夸完自己,立刻催促他赶紧解释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假死的那么逼真,为什么会出现另外一个金殿龙。

    我催促了一番之后,金殿龙终于告诉我,他师父曾经教过他们一门绝学,叫做隐魂,只要凝神闭气一段时间,魂魄会自动隐去,看起来就跟死了一样。

    当时那老太婆距离较远,根本没有接近他,冰冷男趁着抬他回老太婆屋子的时候,就把老太婆的阴阳珠塞给他了。那老太婆开始只是半信半疑,她并不知道冰冷男已经把阴阳珠给金殿龙了,而且冰冷男表现的太过于逼真,倒是轻易骗过她,让她相信金殿龙死了。

    接下来最难的,就是出现一个魂魄,让老太婆彻底相信金殿龙真的死了。毕竟他们的绝学是隐魂,只是把灵魂隐藏起来,并不是真的没有灵魂了,既然灵魂还在身上,那在阴阳交界处就必须出现一个灵魂才能骗过老太婆。

    恰好有那阴阳珠的存在,阴阳珠能分割阴阳,就像是人照镜子一样,外面有一个,里面也有一个,那个我在阴阳交界处看到的金殿龙,不过是用阴阳珠幻化出来的一个虚影为了瞒住老太婆罢了,并不是真的金殿龙的灵魂。

    我听了除了惊奇之外,只能暗暗感叹造化奇妙,这老太婆最在意的就是阴阳珠,在蛟身体里养了几百年,却没想到金殿龙和冰冷男就是利用阴阳珠骗过了她,她还颠儿颠儿的来找疯道人商量对策,殊不知早就被金殿龙跟过来了。

    “这阴阳珠千百年出一个,恐怕我还是第一次用它,这要是被那老太婆知道,恐怕要气死不可。”金殿龙满腔都是得意,尤其提到会气死老太婆的时候,他心情简直愉悦到了极点。

    我也暗暗猜测,那老太婆到底知道不知道阴阳珠到底有什么作用,要是知道那阴阳珠分割阴阳能变出另外一个金殿龙的灵魂来,那金殿龙和冰冷男走的这一招岂不是险棋?

    我把这担忧跟冰冷男和金殿龙说了,他们两呆了呆,然后金殿龙拍拍我说,“锋子,你哪儿都好,就是做事太他妈瞻前顾后了,一步还没朝前走,自己先吓死自己了。再说,当时还有我师兄在旁边站着,他稍微玩个手段,那老太婆根本就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以后把这前怕狼后怕虎的毛病改改,不然永远成不了大气候!”

    金殿龙说到了点子上。

    我这人做事最大的毛病就是优柔寡断,而且忧思忡忡,一件事还没开始我就预想了千百种困难,这种性格若是平常生活倒也觉不出来什么,一旦到了行伐决断的时候,就成了致命伤。

    我苦笑了一阵,说以后尽力改掉这毛病。

    说了一阵子后,冰冷男终于朝金殿龙伸出手,“还是把阴阳珠给我吧,那老太婆接下来会一心把这阴阳珠给抢走。”

    我稍微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这老太婆守着这水池几百年,为的就是这阴阳珠,再说很快就是她的大日子了,她必定会需要这阴阳珠。既然需要,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

    只是,我们不知道她说的大日子的具体时间,只能提高戒备等着。

    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老太婆和疯道人露出要做什么的苗头,我们也好下手。

    只是冰冷男不是那种坐着碰运气的时候,他在等待的时候,竟然在疯道人的住所处结下了五雷八卦阵,只要疯道人对溜溜做法下手,或者疯道人敢有所异动,那五雷八卦阵就会启动,到时候疯道人就算不会被要了性命,只怕也要伤及筋骨。

    “你别这么忧心忡忡了,那老头儿很快就会发现异常,等他知道结阵之后,就不会轻举妄动。咱们再盯紧那老太婆,保证万无一失。”金殿龙可能怕我太过于担心溜溜,所以安慰我道:“只是,现在咱们现在成了疯道人的死对头,他怕是不会帮咱们了。只是这疯道人虽然受伤,但余威犹在,他四周又有那么多绿眼睛东西,咱们三个要是想擒住他,只能等他自己在老太婆大日子的时候出来。”

    见他们做的这么周全,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只能巴着老太婆的大日子赶紧到。

    我们三人谈了很长时间,终于又赶回一座庙里开始休息,到了第二天早上,已经是我们到陀狮岭的第三天了,我醒来就看到冰冷男在擦拭一把刀,擦拭的很认真,直到我走到他身边他才发现我醒了。

    “小龙呢?”我看看他手里的刀,好奇问,“你手里的刀太精致了,但我没见你用过。”

    “他去村子里打探消息了。”冰冷男意外有了谈兴,“这柄刀是我师父的,他临死之前交给了我,让我找到一个人,然后把这把刀给他。”

    他师父临死之前嘱托他把刀给那个人,那个人想必对他师父很重要,我刚要问问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不知道,金殿龙就急匆匆跑回来了,满头大汗的骂了句,“卧槽,不好了,这下有大麻烦了。”

    我和冰冷男同时一惊,一起问,“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