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31章 黑白无常
    在用剑穿透那小老太太的身体我当时就想,我他妈是不是闯大祸了,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才好?

    然后,我做了一辈子最傻逼的一件事,我居然把穿透那阴司的剑给拔出来了!我把剑给拔出来之后,小老太太的胸口上瞬间就露出一个透明窟窿来,而且那个透明窟窿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那小老太太脸色骤然大变,厉声冲我吼了一声,“为什么把剑给拔出来?”

    我当时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被这小老太太吼了一声之后更手足无措,想着她既然吼我为什么把剑给拔出来,那我还是再扎回去好了,所以当时手一顺,就真的又把剑给扎了回去!

    小老太太目瞪口呆看看我再次扎回去的剑,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我没想到,我居然会死在一个生魂的手上!”

    说完之后,她身上的洞由胸口渐渐变大,等那洞扩大到碗口大小的时候,小老太太的身子剧烈摇晃了一下,然后瞬间炸裂了开来!

    我当时的手还握着剑柄,保持着往她胸口扎剑的姿势,她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这么炸开了,我看的目瞪口呆的,彻底懵了。

    站在原地懵了片刻,我终于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四周还是黑洞洞的,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看到四周没有什么动静,我刚要松一口气,却忽然瞥到了摆放在墙角的蜡烛,看到那蜡烛之后,我就赫然大惊那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三支,现在只剩下一支还在亮着了!

    离魂的时候那老太婆告诉我,说如果墙角只剩下三支蜡烛,就她和冰冷男就无能为力了,意思就是我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那现在,是我小命不保了吗?

    刚开始我还因为误杀了阴司而懊恼,可现在看看这墙角只剩下的蜡烛,我竟然再也没有了惧怕的心理,如果他们不能救我的话,那我就想办法救自己,我死了不要紧,可我现在还拿着金殿龙的魂魄,我必须得想办法把他的魂魄给送出去再说!

    我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把金殿龙的魂魄给弄出来,只能按照把他吸进去的笨办法,再次朝阴佛令上滴了血,想试试这种办法到底管用不管用。可我差点把手上的血给滴完了,那阴佛令还是一动不动的没有任何动静!

    看来,这种办法行不通!

    滴血的办法行不通,那我只有想别的办法了,看了看已经快要完全陷入黑暗中的四周,我索性站起身来,一手拿着阴佛令,一手提着剑试探着朝外面走。

    其实当时我四周都是黑洞洞的,无边无际,根本看不到什么地方才是出口,我当时也是被逼到的没办法了,只能摸索着找出口,想着要是找到出口了,我和金殿龙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想到这里,我精神大振,奋力朝外走去。

    可走了片刻我就有些绝望,因为无论我怎么走,这黑洞洞的四周一直是无边无际的,根本没有尽头!

    就在我焦灼寻找走出去的办法时,我不远处再次响起了脚步声。

    听声音,这次来的人不止有一个!

    我猛然顿住了脚步,一手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警惕将阴佛令放进了怀里,紧张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打算若是来人对我不利,那我就先下手为强!

    片刻之后两道高大无比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我眼前。

    看到这两道身影时,我悚然一惊,猛然后退了几步:眼前站着的两个人一白一黑,白的那个惨白惨白的,黑的那个比锅底还要黑,他们两个手里各拿了一条铁链,虽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怖的形象,但分明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卧槽,这下真的闯大祸了,我居然把黑白无常都招来了,看来这次能回去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居然敢诛杀阴司,罪当诛,跟我们回去吧!”黑白无常出现之后,其中白的那个阴测测开口了,说了一声之后,手中的铁链已经朝我身上套了过来!

    我当时本来就精神紧绷,所以在他们的铁链朝我身上套来的时候,我飞快朝后躲了几步,那朝我套来的铁链子一下子就落空了!

    那黑白无常见我居然敢躲他们的铁链子,脸色一下子就不好看,厉声呵斥了一声,再次朝我逼了过来。

    他们气势汹汹,我心里紧张无比,只能一边后退一边解释,“两位阴差大人,不是我不跟你们回去,只是我有个朋友还命不该绝,这么稀里糊涂就丢了性命实在太不应该了,所以你们能不能让我先把他给送回去,然后再跟你们走?”

    我当时已经绝望到了极点,只想着能把金殿龙救活,也不枉我们认识一场了,反正我已经没几天好活的了,他们把我带走就带走吧,迟早可能得有那么一次!

    可这黑白无常哪里肯听我的,不仅不听我的,他们还一起朝我抛出了铁链子,齐齐朝我袭来。他们的动作一致,而且速度凌厉,直接把我逼的连连后退了几步,实在没有办法再后退的时候,我只能咬咬牙提着剑冲了上去,直接跟那黑白无常拼杀了起来,一边拼杀还一边哀求他们让我把金殿龙给送回去,我会乖乖的跟他们走的。

    可黑黑白无常完全不讲一点情面,压根就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只是一招紧似一招朝我逼了过来。

    我的身手本来就一般,被他们两人左右夹攻了片刻,很快就感觉十分吃力了,要是再这么打下去,不能他们把我拘走,我也被他们的铁链子给摔成肉酱了!

    “哼,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别徒做抵抗了。”那黑无常又张口威胁我,声音阴测测难听,听的人浑身都长鸡皮疙瘩。

    我当时全身无力,被他们逼的节节后退,心底的绝望渐渐蔓延到了全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冷冷接口道:“如果不跟你回去,你能怎样?”

    刚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直接就愣住了,生怕是自己绝望到了极点出现幻听了,因为我居然听到了冰冷男的声音!可等我眼前出现一个修长伟岸的身影之后,我才敢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冰冷男竟然真的来了!

    看到他之后,我心中闪过一阵狂喜,立刻就把怀里的阴佛令掏了出来扔给了他,阴佛令在他手里,比在我手里保险的多,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金殿龙做的了。

    “哼,居然又多了一个送死的,看来我们哥儿两今天没有白跑一趟,速速拿命来吧!”那黑白无常看到忽然出现的冰冷男时猛然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改变目标,齐齐朝他扑了过来!

    冰冷男轻松接过阴佛令放进怀里,然后轻巧让开了朝他扑来的黑白无常,冷笑,“假扮阴差的罪名你们可知道有多重,是你们自己滚,还是让我送你们一程?”

    那黑白无常面色大变,骇然问冰冷男,“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阴阳交界处?”

    “你们还是先顾自己吧!”冰冷男没有再废话,忽地扑向黑白无常,一边一个拽住了他们手中的铁链子,身子飞快闪动了一圈,那铁链子已经圈到了黑白无常的脖子上,他骤然发力,冷声质问,“谁让你们来的?”

    听冰冷男说这黑白无常是假冒的,我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勒个草,这两个货到底是受谁指使,居然连黑白无常都敢冒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