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9章 救金殿龙
    冰冷男顿住了手。

    他可以不在乎一切,但是他在乎金殿龙的性命。

    住手之后,冰冷男再次缓缓走到了老太婆跟前,声音依旧冰冷,“我师弟的身手我最清楚不过,小小的一条蛟绝对不能要了他的性命,这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我疑惑的事情,刚才那蛟虽然说左右折腾,但金殿龙的身手绝对不会因为呛了几下水或者被摔了几下就丢了性命,可听他们的意思,金殿龙偏偏就那么死了。

    那老太婆眼神阴阴的,分明就带了不甘心,但还是解释道:“若是普通的蛟自然要不了他的性命,但这条蛟我养了数百年,平时一直含着我的阴阳珠,早就介于阴阳两界了,若是时间长了,只怕是要化龙的。你这朋友强行要控制它,它自然不乐意,所以你朋友着了蛟吻,这才一只脚踩进了鬼门关。他现在半死不活,但魂魄却即将被阴司拘走,你们自然叫不醒他的。”

    这老太婆一大堆名词,什么蛟吻什么介于阴阳两界的。我一时听不懂,但大概意思我懂了,就是金殿龙现在生死攸关,魂魄快要被拘魂魄的阴司给拘走了,要是我们不赶紧唤醒他的话,金殿龙就会真的丢了性命!

    “那你倒是快点唤醒他啊。时间拖的越久,他不就越危险吗?”我急了,张嘴催促那老太婆。

    那老太婆估计窝里横惯了,很少受到今天的窝囊气,她憷怕冰冷男,但是却不怕我,我张嘴催促了她一句,她扭头就横了我一眼,冷笑道:“阴魂一散,阴司来拘,岂有随便更改的道理,你当阴司受命于你。你让他来他就来,你让他走他便走?”

    她刚横了一句,冰冷男就冷声接嘴说道:“我不管别的,只管要我师弟的性命,你看着办!”

    他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那老太婆眼里的不甘很甚,但却硬生生把那不甘给收回去了。

    她将那不甘咽回去之后,立刻就改了语气,无奈叹道:“要想唤醒他,就必须阻止阴司拘走他,但是他现在魂魄刚散,犹如刚出生的婴儿般,根本没有办法抵抗阴司。所以,我们必须再找一个人,让这个人魂魄离身,去帮忙驱散那阴司,若是成功,便成了,你朋友就活了。”

    她说完之后稍微顿了顿,冰冷男立刻接嘴说道:“那我去便是了。”

    老太婆摇了摇头,“你阳气太足,刚硬难驱,只能找身体较弱。或者不久于人世的人,这种人阴气最重,几乎可以骗过阴司,才能去驱赶阴司。”

    我稍微愣了愣,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我不是没几天可活了吗?那我最适合去帮忙驱赶拘金殿龙魂魄的阴司,把金殿龙救回来啊!

    我立刻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反正那老太婆也知道我没有几天可以活了,应该答应才对。

    可我说完之后,那老太婆又横了我一眼,还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满眼都是不屑。“我怕你去了,不仅救不回来他,连你自己也搭进去了!”

    卧槽,我终于怒了,这老太婆分明就是看人下菜,跟冰冷男说话她虽然不甘心,但总归客客气气的,跟我说话总是拐弯抹角带刺,而且横的不行。

    “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不你去?”我终于生气了,没好气顶撞了她一句,“就这么定了,你做法就行了。”

    老太婆还想说什么,冰冷男一个眼神她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好答应让我去驱赶拘金殿龙魂魄的阴司。

    若我想救金殿龙,第一步便是让我魂魄离身。

    第二步,就是找到金殿龙已经离身的魂魄,然后把他的魂魄藏起来。不要让阴司找到;

    第三部,就是驱赶阴司,把他们打跑,这样金殿龙的性命就无虞了。

    在我的魂魄离身之前,那老太婆最发愁的就是我找到金殿龙魂魄的时候,该把他的魂魄藏在什么地方不会被那阴司发现。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鬼王的阴佛牌拿出来了,问她把魂魄藏这阴佛牌里面怎么样,那些阴司是不是就不敢拘了?

    看到我手里的阴佛牌,那老太婆一下子愣住了,猛然张大了嘴,眼里都是难以置信,结结巴巴问我,“你,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我当时也不知道把这阴佛牌拿出来是对还是错,可为了救金殿龙,这阴佛牌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东西了,只是没想到这老太婆看到这阴佛牌会这么吃惊。不耐烦问她,“你管我怎么有这东西的,你只说可以还是不可以就行了!”

    那老太婆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飞快看了旁边的冰冷男一眼,赶紧点头,“可以可以。只是这阴佛牌现在暂时被压制了,若不然的话,你直接就可以驱走阴司了,不用费这么大的力气。现在这阴佛牌也只能当一个藏身的容器而已,并没有了其他作用。”

    我当然知道鬼王被封,这阴佛牌没有了它该有的威力。但见这老太婆说这东西可以用,我大喜,立刻催促她赶紧做法。

    见了我手里的阴佛牌后,老太婆的神情明显比之前客气了很多,叮嘱了我几样事,让我千万记住。

    第一。金殿龙现在魂魄离身,处于完全混沌的状态,是不记得自己是谁的,也不记得旁人是谁,所以我见了他不能跟他说话,只需要强硬把他藏起来就行;

    第二,阴司来了若是找不到魂魄,就会猜三番,这三番他会猜三个地方,若是猜中了魂魄藏身的地方,我的魂魄就回不来了,所以我能做的只能努力转移阴司的注意力,不让他猜到魂魄藏身的地方;

    第三,阴司猜了三番之后,我就可以驱赶了,驱赶的时候一定要用柳条打中阴司的眉心,否则没有办法将他赶走。

    交代我这些事情的时候,老太婆已经带着我们回到了她家一个屋子内。在屋子四个角摆满了四支蜡烛,说她和冰冷男会守着这四支蜡烛,若是熄灭一支两支他们就会立刻救我,若是熄灭了三支或者四支,那他们也无能为力了。

    我默默记着老太婆让我记住的事情,在她让我躺下屋子正中央的时候,她给了我金殿龙的剑,说这是金殿龙生前经常佩戴的东西,在我魂魄离身之后,将血滴在这剑上,金殿龙的魂魄就能出现。

    我点点头表示我都记住了。

    冰冷男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会保我没事的。

    有了他的眼神,我的心立刻就安了,叮嘱他看好溜溜,我很快就回来。

    就在我说我很快会回来的时候,那老太婆眼里闪过一丝阴森森的笑意。这种笑让我感觉极其不舒服,总觉得她好像憋着什么坏,但我也来不及多想了,她已经开始驱我的魂魄离身了。

    驱使魂魄离身的感觉挺奇妙的,就像是催眠一样,那老太婆嘴里不停的叨叨着什么。而且那声音很低,很碎,我一会儿就被催眠一样睡着了。

    睡的昏昏沉沉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飘了起来,而且越飘越高,越飘越高。我甚至能看到自己还躺在老太婆的屋子里,双眼紧闭,冰冷男也坐在旁边,冷冷注视着老太婆,应该是怕她从中使坏。

    到底,他也不太相信这老太婆。只是现在为了救金殿龙,必须走这招险棋了。

    再后来,我的身体和老太婆以及冰冷男都不见了,屋子里居然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除了墙角的四支蜡烛之外,屋子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的手里,居然还拿着金殿龙的剑。

    我也来不及多想我既然已经魂魄离身,为什么还会拿着金殿龙的剑,立刻就咬破了手指,把自己的血滴在了剑上。

    开始把血滴在剑身上之后,金殿龙一直没有出现。四周一直是黑洞洞的,只有四支蜡烛在墙角晃动。

    我急了,干脆又滴了几滴血,着急来回找着。

    终于,我找了片刻之后,一道虚虚的人影出现了。这道身影一脸的迷茫,走路的时候跌跌撞撞的,来回看着四周。

    我看到这身影,兴奋的差点喊出来。

    没错,出现的这道身影,就是金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