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5章 妖化加快
    这个老头子的身份,一直是个谜!

    从跟吴大憨后半夜一起去挖坟他第一次出现,一直到现在他来夺溜溜,我们始终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现在冰冷男说他知道这老头子是谁了,我和金殿龙立刻看向他,一起开口问,“他是谁?”

    冰冷男俯下身子,蹲下身子去看那两具已经干成黑色干尸的阴司,凝神看了许久,终于回答了我们,“他就是咱们要找的疯道人!”

    我呆了呆,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卧槽,这次可真是不凑巧,本来是来找疯道人帮溜溜换血的,刚才石晓楠把他召唤来的两个阴司给吸了功力不说,我和金殿龙还拦着那老头,用墨尺狠狠揍了他的肚子,这下不仅是得罪他了,而是直接结下梁子了。他怎么肯帮溜溜!

    我把我的担忧跟冰冷男还有金殿龙说了,金殿龙啐了一口,没好气说道:“就算那老头子是疯道人,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费尽心思想要夺走溜溜。而且阴险狡诈,得罪就得罪了,实在大不了,小爷用刀架在他脖子上让他帮咱们换血!”

    这番话说的豪气云干,给了我不少的底气。但我们刚才才跟这老头子交过手,知道他的身手诡异莫测,就算我和金殿龙两个人联起手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说这里还是他的老巢,单单这一点他就比我们占了不少的便宜,我们想要降住他只怕不容易。

    只是现在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不过那老头子想要抢溜溜,就说明我们让他帮溜溜换血这件事恐怕要用些手段才行了。

    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想到王家规定的一周的时间和现在的冷峻形势,我有些心烦意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本来想问问冰冷男接下来该做什么,他却摆了摆手说让我们先休息,等养足精神了他告诉我们接下来说什么。

    看他淡然稳重的模样,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些,冰冷男就是这样,只要他在,好像你永远不用担心下一步要做什么。

    我们立刻挨着坐在地上开始休息,我虽然又累又饿,但看到溜溜可爱无比的小脸,我还是把手伸过去,让她吸我的血。

    这一次,溜溜没有犹豫,立刻就用尖尖的牙齿刺破了我的手腕,欢畅吸起血来,小脸鼓鼓的跟个圆圆的包子一样。怎么看怎么可爱。

    旁边的金殿龙见溜溜吸血时欢畅的模样,长长叹口气说,“溜溜开始还知道不吸血,现在你让她吸她就吸,而且胃口会越来越大。这么看来,溜溜妖化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了,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咱们得赶紧找到那疯道人,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逼他就范。替溜溜换了血。要是等溜溜彻底妖化了,那想要再让她变回来可就麻烦了。”

    他这么一说,我脸上的笑意也顿时敛去了,低头看看溜溜,溜溜的小嘴紧紧吮吸着我的手腕,小脸鼓鼓的,一个劲儿的在不停的吸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几分钟之后,我感觉全身越来越无力,可溜溜开始没有松口的意思。

    我也暗暗心惊,溜溜怎么会妖化的这么快,之前溜溜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是淡淡然的模样,可这次那老头子念了什么咒语之后,她好像反应挺大的,该不会是跟那个有关系吧?

    “溜溜。快松口,你再这么吸下去,你爸爸会被你给吸血过多而死的。”我觉得全身无力的厉害时,金殿龙直起身子试图拉开溜溜,语气也比平时要严厉了很多。

    可溜溜一动不动,还是死死咬住我的手腕不肯松开小嘴,我仿佛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像是涌到这一处,很快就要被溜溜给吸食干净一样,全身松软的更加厉害,心里也涌出了一丝焦躁,柔声对溜溜说,“溜溜,你松开嘴……”

    金殿龙是急性子,我柔声劝说溜溜的时候,他已经抱住了溜溜。试图强行将她抱走,正是这个动作惹恼了溜溜,溜溜猛然松开我的手腕,倏地扭头看向要抱走她的金殿龙,猛然冲金殿龙张开了嘴。尖细“哼哼”了一声,很像某种动物对侵犯她的东西或者人示威那种感觉。

    溜溜才刚刚吸完血,小嘴上还残留着一丝鲜血,而且她双眼圆瞪,小脸紧紧皱着。她凌厉冲金殿龙示威的时候,模样看起来竟然狰狞可怕,吓得金殿龙差点就把她扔了,急匆匆把她塞进我怀里,无奈说道:“这小丫头。吓死人啊,我要是慢点,她都能咬我一口!”

    看到溜溜一脸狰狞模样时,我心中已经暗暗吃惊了,听金殿龙这么一说,我心中立刻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一样喘不过气来,我不想看到溜溜妖化,更不想因为没有阻止溜溜妖化,就把我大伯他们几个人的性命给断送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疯道人跟他谈判,看他能不能快点帮溜溜换血!

    这么想着,我死活坐不住了,耐着性子又多了个把小时,我终于忍不住了,低声对冰冷男说。“现在外面天色是天亮之前最暗的时候,咱们还是行动吧,要不然等天亮了,咱们做什么都不方便了。”

    金殿龙也催促冰冷男快点行动,不然溜溜会妖化的更快。

    冰冷男被我们说动了,站起身来带着我们朝外面走。

    这一次,他径直带着我们沿着一条小道摸进了村子里。

    天色很暗,天上没有一丝月亮,整个村子现在黑沉沉的,大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村子里安静的可怕,那些村民应该是各自回去了。

    我们三个人悄悄的沿着街边朝村子里摸去,一直摸到了村子的水池边,冰冷男才说到了,然后举手示意我们在水池边停下。低声说,“他们就围着这水池转,这水池里应该有什么东西。”

    这种水池是农村都会有的那种水池子,大概有十来丈见方,四周用石头砌好。平时跟水渠相接,水渠里有水时蓄满水,用来饮用和浇浇菜地之类之用,一般能为一个村子的村民提供方便,也能缓解一定的旱情。

    只是这种水池比水平面还要低十来公分。往下走六七个台阶才是水面,我们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水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里面能藏什么东西?

    就算藏了什么东西,这满池的水我们要排到哪里才能找到里面的东西?

    “师兄。这水池是不是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要不然咱们根本没有办法入手。”金殿龙也绕着水池走了一遍,抓了抓脑袋好奇问冰冷男,“你不是来看过吗,有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下去的。或者看到他们怎么拿东西的?”

    冰冷男摇了摇头,“我当时距离太远,天色太暗,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他们围在这里。”

    听冰冷男的意思。这水池里的东西对老太婆和村子里的人至关重要,他之所以先来找这东西,大概是因为我们现在得罪了疯道人,那就只能从老太婆身上入手了,如果找到老太婆最在意的东西。那无论是跟疯道人谈判,还是跟老太婆谈判,我们都会占上风。

    这是现在唯一增加我们这边筹码的东西了。

    可我失望的是,就算这东西真的至关重要,我们又该怎么拿到?

    看看怀里又温顺依偎着我睡觉的溜溜,我心里又觉得沉甸甸的,干脆下了台阶,蹲在水边,挨着一个地方一个地方乱摸,想着会不会摸到什么机关,这样我们就能下水去找那样至关重要的东西,溜溜也就有救了!

    就在我胡乱在水里摸着找机关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水面有一层波动,从水池中心,缓缓激荡到了我的手上!

    这种波动,很明显。

    我扭头看了看站在水池边的冰冷男和金殿龙,确定他们两人没有搅动水面,而且也没有办法从水池中央搅动水面震荡起水波。

    想到这里,我飞快把手从水里拔了出来!

    我刚刚把手从水池里拔出来,就看到水面中央荡起一圈巨大的波纹!

    水里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