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20章 骇人秘密
    听金殿龙说陀狮岭村子有个巨大的秘密,我立刻好奇问他到底发现了什么事,怎么会忽然间就知道了村子的秘密。

    金殿龙看了冰冷男一眼,脸色凝重,“你有没有发现,这个村子的坟很少?咱们见到的,也只有弃尸岩和吴大憨说的他爹的坟,后来咱们绕着村子走了一大圈,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坟墓!”

    我愣了愣,迷惑反问了句,“然后呢,这跟这个村子的秘密有什么关系?”

    金殿龙痛心疾首看着我,叹口气说道:“你想想,这个村子几乎与世隔绝,村民基本不出去,所以他们要是死了肯定是会埋在村子里的。现在虽然施行火葬了,但是农村一般都还实施的是土葬,只要是土葬就会有坟墓,这么大个村子,千百年了,居然只有几座坟,难道不奇怪?”

    我再次愣住,直直看着金殿龙。

    我飞快回想了一下我们绕着村子走时的情景,确实如金殿龙所说,这个村子除了弃尸岩上的几座老坟和吴大憨他爹埋藏的那座坟之外,还真的没有看到其他的坟墓!

    这村子存在千百年,村子里的村民不知道已经繁衍生死了几代了,按道理来说应该随处可以看到坟茔才对,这村子不可能只有几座老坟!

    这确实是个最大的问题。

    “这不应该啊,除非这个村子就不死人,只要死人就会有坟墓。这村子这么封闭,肯定不会实施火葬的……还有,吴大憨说他们村子凡是七十三八十时的村民都会被活埋,光这些被活埋的就该有不少的坟墓了,但咱们还真的没有见到多少。”我一边说一边理顺自己的思路,试图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冰冷男倚在地上,时不时看看庙外隐藏在不远处的村民,眼神冷意十足。看到他的模样,我总觉得心里安定不少,仿佛只要有他在,不管什么事都会迎刃而解一样。

    我便放心跟金殿龙探讨这个问题。

    听我说完之后,金殿龙猛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你说的没错,只要死人就会有坟墓,那既然坟墓这么少,那就说明……”

    他故意拖长了声音,在等待我的反应。

    我脱口就说了出来,“说明这个村子基本就不死人!”

    金殿龙眼睛闪了闪,点点头表示同意我说的话,可我却愣住了,只要是人就会有生老病死,这个村子的人怎么不会死?

    我忽然想到了“死而复生”的吴大憨他媳妇,她就是我们亲眼看着被吊死的,但后来自己消失不见,我还亲耳听到她又回来在跟吴大憨密谋什么,我记得她曾经说过一句话,好像是“等等等,你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吴大憨到底让她等什么?

    还有,他们两口子急匆匆把那个老太婆请过来,又把我迷晕,为的是什么?

    我把在他们家的经历都跟冰冷男和金殿龙说了一遍,冰冷男终于扭过头来说了句,“他们在换命!”

    换命?

    “什么是换命?”我好奇问冰冷男,忽然想起来他一直跟在我后面躲在暗处,我当时虽然意识昏昏沉沉的,但冰冷男躲在暗处肯定都看到了,他又见多识广,肯定知道是什么。

    金殿龙也知道冰冷男惜字如金,所以在冰冷男说了换命之后,他立刻接嘴凝声说道:“换命是一种阴毒的邪术,就是利用法术把另外一个人的寿命,换到自己身上。这类做法太过于歹毒,大概二十多年前,好多门派一起联合起来极力抵制这种法术,称之为巫术。当时会这种法术的本来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被各大门派这么一抵制,它立刻就在人们眼中销声匿迹了。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个陀狮岭看到,这个陀狮岭看起来真不简单!”

    我听的目瞪口呆。

    之前听他们说过换魂,现在居然还可以换命,我惊的半天才问了一句,“那这村子里的人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今天他们围攻我们的时候,我总觉得他们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鬼气森森的。”

    想到在村子里他们围上来悄无声息的模样,我真觉得他们只是一具具尸体了。

    “这个怎么说呢,他们既不是死人,也不是活人,更不是活死人,白天他们看起来就像是正常人一样,但到了午夜之后,他们就变成了一具具没有意识的尸体。刚才他们追上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那模样,哪儿还像是活人,恐怕你用刀砍他们他们都不一定知道疼,根本杀不死的,幸好你们回来了,否则他们就来车轮战都能把你们给累死。”金殿龙搔了搔脑袋,一脸后怕。

    我皱了皱眉,又问,“那吴大憨怎么看起来挺正常的,现在也过了午夜了,可他还能说话还能威胁我,我看他根本就是正常人。”

    金殿龙居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立刻就回答了我,“他们这种人虽然不会死,但寿命也会用尽,只有跟活人换了寿命,他们才会像正常人一样行走说话,那个吴大憨,应该是刚刚跟人换了命,所以才会像个正常人。这地方这么偏僻,外面的人怕这个村子的人怕的要死,他们能换命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所以其他村民只能白天行动,晚上就成了一具具没有意识的活死人了。”

    我恍然大悟。

    吴大憨应该是刚刚换了寿命,所以跟正常人一样,他媳妇一直催他做的事,很有可能就是逼着他让他对我们下手,然后要跟我们换命,所以她才会自导自演了这场被吊死在弃尸岩,然后又消失的戏,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想当然从我们视野中淡出,然后在暗中对我们下手。

    好歹毒的心肠!

    “师兄应该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所以才把你放下让吴大憨弄走,把他们的头儿给引出来了。我刚才也看到了,就是那个弓着身子的老太婆吧,看着一身戾气,应该不是什么好鸟!”金殿龙看看外面,低声说道:“咱们也得打起精神,他们一直守着不肯离开,恐怕在憋坏。”

    金殿龙说的没错,那老太婆说我活不了几天了,本来都打算放弃的,没想到忽然发现了我手腕上的血珠,这才引出来后来的事情。

    不过金殿龙说的对,这帮村民一直潜伏不走,肯定是要对我们下手,我抱着溜溜,握紧了手中的墨尺,死死盯着外面藏在暗处的村民,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生怕他们忽然发难。

    我们猜的没有错,那群村民在暗中藏了大概有多半个小时之后,庙外的草丛中忽然有了动静,沙沙作响,像是有什么在悄悄潜伏过来一样。

    听到那沙沙的响声之后,我们三人立刻蹭的站了起来,整座庙里显得异常拥挤,我们警惕看着庙门外的草丛。

    草丛里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但草丛像是被刮起一阵风一样,掀起一阵阵波浪,而且我们能看到那波浪越来越接近庙宇,那波浪移动的速度很快,大概几分钟之后,它们就距离庙前只剩下两三米的距离了。

    “奇怪,草丛里的是什么东西,怎么看不到它们?”我紧紧握着墨尺,死死盯着草丛中,看了半天却没有看出是什么东西来,“这不可能是人啊,人没有这么矮,更何况他们本来就忌惮这庙宇,肯定不敢前来袭击的。”

    金殿龙也嘀咕了一声,说那村民守着这庙这么长时间了,要是敢冲上来早就上来了,现在来攻击的,肯定不是那些村民。

    甚至,这草丛里的东西不是人。

    他的理由跟我差不多:人不会这么矮,也不会长时间持续匍匐走这么远。

    那就奇怪了,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们三人严阵以待,死死盯着草丛,生怕草丛里的东西忽然就冲了上来对我们下手。

    草丛里的东西挪动的速度很快,过了没多大会儿,那波浪就已经接近到我们跟前大概一米多远了,我们三人的精神也瞬间紧绷了起来,我已经把墨尺给抽出来了,随时都准备作战。

    可奇怪的是,等到距离我们还有一米多远的时候,那不停前进的波浪,竟然瞬间停了下来,那草丛里的东西潜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的,像是在等待什么时机。

    我咽了一口唾沫,紧张盯着草丛里。

    冰冷男和金殿龙也一脸好奇,不知道草丛里的东西为什么忽然停了下来。

    等待。

    煎熬。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就在我们的耐心快消磨殆尽的时候,潜伏在草丛里的东西忽然开始发动了,而且径直从地面上跳了起来,直直朝我们三个人扑了过来。

    等看清楚朝我们扑来的是什么东西后,金殿龙骂了一声,“卧槽,这老太婆真是擅长旁门左道,居然能驾驭得了这种邪性十足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