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7章 动手
    在听到吴大憨媳妇的声音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们三个人忙里忙外找她,她居然自己回来了,而且听吴大憨的意思,根本就知道她会回来!

    也就是说,吴大憨从头到尾都在骗我们!

    我这里正愤怒呢,隔壁的说话声忽然就停住了。

    我一惊,知道他们很快就要出来了,下意识扭头就想逃回屋里,可动了动我才发现,我现在全身还是软的,根本就走不快,要是再急匆匆往屋里逃,反而更加重了吴大憨对我的怀疑!

    卧槽,我该怎么办?

    正着急的时候,隔壁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很显然吴大憨两口子要出来!

    我当时已经来不及返回去了,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努力往前挪,脑子飞快转着,想着要是被吴大憨看到,我该怎么应对!

    因为夜里实在太安静了,我又精神紧绷,所以能听到隔壁的脚步声猛然一顿,然后有人低低的“嘘”了一声,紧接着一阵脚步声走到了我跟前,我耳边响起吴大憨似笑非笑的声音,“小兄弟,你要去干什么?”

    他的声音响起时,我心里陡然一惊,但仰头看向他的时候我已经是满脸着急和无奈了,“吴哥,我,我急着上厕所,你家里有客人来了,我又不想麻烦你,就想着自己去……客人走了吗?你去招呼吧,我可以的。”

    吴大憨缓缓走近我,紧紧盯着我的眼睛,应该是想从我脸上找不对劲的地方。我心里抖的厉害,但还是努力回视着他,心里暗暗恼恨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全身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吴大憨直勾勾看了我片刻,然后走到我跟前,“小兄弟,你脚不好,我搀着你去吧,这里离茅厕还有段距离。”

    他说话的时候,我总觉得阴森森的。

    但我没有办法拒绝,只能任由吴大憨搀扶着我朝院子里的茅厕走。就在吴大憨接近我的时候,我忽然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这股香味很熟悉,我好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脑海中才刚刚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来,我就感觉开始头晕目眩,本来已经恢复了一点的力气又在一点一点流失,耳边还传来吴大憨试探的声音,“小兄弟,你怎么了,身体为什么这么软,是不是生病了?”

    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就急匆匆蹿到了我们身边,然后一个女人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怎么样,他晕倒了没有?”

    “在地道里他就中过着迷香了,力气应该还没恢复,所以这次应该很容易晕倒的。”接着是吴大憨的声音,“来,你搭把手,咱们先把他抬到屋里,然后就去叫祖奶奶。”

    那个女人的声音立刻就带了欢喜,“好好好,你早这么做不就得了……”

    我头晕的厉害,浑身上下又像在地道里一样没有了丝毫的力气,意识也轻飘飘的,能清楚听到吴大憨和这个女人的对话,却又听的不是太真切,脑袋反应也迟钝了不少。

    但即便是这样,我也知道他们两人要对我动手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请什么祖奶奶,祖奶奶又是做什么的。

    我很快就被两个人像死猪一样给抬到屋里了,然后一阵脚步声急匆匆走了出去,应该是去请什么祖奶奶了,我耳边又响起了吴大憨的声音,“小兄弟,真是对不住了,谁让你来的不是时候,到了阎王爷那边你也不要怪,好好投胎做人去吧!”

    我大惊。

    老实憨厚的吴大憨说出这种话来,竟然比那十恶不赦的人说出来还要阴险可怕,只是他说我来的不是时候,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晚点来或者早点来,他们就不会对我下手了?

    我正惊疑不定呢,就感觉太阳穴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像是被扎进了两根长长的针一样。这阵疼痛让我的意识瞬间清醒了很多,可也只是听的更清楚,感受的更真切而已,眼睛还是睁不开,全身上下像是被黏住了一样动都动不了!

    卧槽,我真他妈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了,任这两口子宰割了!

    更要命的是,过了一会儿之后,门口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听声音是两个人的脚步声,这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屋内,我耳边又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已经醒魂了?那倒好,省了我老婆子的力气了,你们两口子真是越来越懂事了……把我的东西都给我拿来。”

    吴大憨赔笑说道:“祖奶奶,劳烦您这个时候过来,我要是再不长眼,那岂不是该掌嘴了?其实这次来的有三个货,那两个最好,只是他们本事也高,就只能拿他开刀了。虽然这小伙子体质差了些,好歹年轻,凑活着用个十几二十来年应该没问题的。”

    我听的后背发凉,不知道他们要把我当什么来用。

    但更让我恼恨的是,他妈的都要对老子下手了,居然还品头论足说老子体质差,凑活着用,冰冷男和金殿龙体质倒是好,你他妈也得能拿住人家两个是不是?

    说到这冰冷男和金殿龙了,他们两人到底去哪儿了,不会趁着我被迷倒之后抱着溜溜走了吧?

    想到这里,我更是大惊失色,急出了一身的冷汗,怎奈我的身体就像是一滩烂泥一样,我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了。

    紧接着,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尸臭掺杂了浓烈的香水一样让人作呕,闻到这股味道之后,我耳边忽然响起一阵低低的声音,语速很快,像是在念什么咒语,随着这低低的声音响起,我的意识也越飘越远,越来越模糊……

    我心里也越来越绝望:我可能真的要栽了,而且还是栽在了老实巴交的吴大憨手里,真他妈的不甘心!

    不知道昏昏沉沉过了多久,我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巨大的响声,就像是有人忽然把锅碗瓢盆狠狠摔在地上一样,清脆刺耳,紧接着就响起了一阵闷哼,“吴大憨,你,你害死我了!”

    那阵巨大的响声响起后,我本来迷迷糊糊的意识,竟然又略微清醒了些,能清楚听到他们对话了。

    吴大憨的声音急急响起了,带了紧张和迷惑,“祖奶奶,这,这从何说起啊,我,我怎么了?不对,是他,他怎么了,您怎么不继续做法了?”

    他说完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我耳边只有一个浓重的喘息声,不停的喘、喘……

    刚才意识昏昏沉沉还好,我至少没有这么紧张,现在听了吴大憨的话和这喘息声,我只觉得全身长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紧张的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咬断,暗道你们倒是说话啊,这么阴森森的是想把老子吓死啊。

    那个喘息声喘了很长时间,那个苍老的声音终于再次开口了,“他都是个快要死的人了,你们找他做什么!”

    我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这祖奶奶话里的意思,她说我快要死了,吴大憨他们两口子找我是白费力气,卧槽,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还能看出来我能活多久?

    “啊,他,他快要死了?那,那翠娥咋办?”吴大憨惊呼一声,又急急哀求那祖奶奶,“祖奶奶,您快救救翠娥啊,要不然她就真的死了!”

    我又疑惑了,听吴大憨这意思,之前他媳妇的死,居然是假的?

    她被发现的时候吊在那么高的槐树上,而且我们看的时候她已经死翘翘了,怎么可能是假的?一个人,还可以假死?

    “糊涂东西,害的我老婆子损耗了不少的功力……咦,他手腕上是什么东西?”那苍老的声音本来还气急败坏的,但转眼就变了成了满腔的好奇和惊喜,“吴大憨你这个憨货,你居然误打误撞弄到手一个宝贝……”

    我只感觉一只干枯的手在我手腕上动来动去,那苍老的声音渐渐从欣喜变成了兴奋,“你虽然笨,但总归是有傻福,这小子身上居然有魔煞的血珠,要是我得了这血珠,那魔煞岂不是听我差遣,我还用怕那老东西,哈哈哈哈……”

    我一惊,这祖奶奶居然是发现了我手腕上的血珠!

    她提到血珠,我忽然响起了石晓楠,金殿龙说这血珠是我跟石晓楠之间的契约,要是我有了难,石晓楠就会出现来救我,可我现在有难了,该怎么叫石晓楠出来,他们也没教我啊!

    吴大憨听上去还是满腹担忧,但却努力讨好那祖奶奶,“这东西要是这么厉害,祖奶奶您赶紧挖出来不就行了?”

    卧槽,这吴大憨真够狠的,居然让这老巫婆挖我的血珠!

    我急的全身直冒汗,暗暗祈祷,不管是冰冷男还是金殿龙,或者是石晓楠,他们三个之中赶紧出现一个来救我吧,不然我肯定会被这老巫婆给折磨死的。

    我这边才刚刚祈祷完,就听那苍老的声音说,“这玩意儿不能硬取,否则会引火烧身,大憨,你去我家取我的勾魂锁来,这血珠我势必要弄到手!”

    吴大憨答应了一声,急匆匆去了,屋子内只剩下了我和这老巫婆!

    “小子,你忍耐一下,我不会让你太辛苦。你反正也活不长了,等到了极乐世界,早点投胎去吧。”这苍老的声音阴森森响了起来,一只干枯无比的手缓缓摸上了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