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6章 自救
    我醒来之后,发现冰冷男和金殿龙以及溜溜居然都不在我身边了!

    看着黑咕隆咚的四周,我心底蓦然涌出一阵巨大的恐慌来,冰冷男和金殿龙去哪儿了,是不是他们把溜溜带走了,吴大憨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吴大憨怎么知道这条地道的?他知道这地道的存在,那那些村民知道不知道?

    “这地道说来也巧了,是我家的鸡掉那边的井里了,我去井里捡鸡,无意间发现这边居然还有个口,我当时好奇就推开看了看,就发现这地道的存在了。”吴大憨回答我的问题回答的很认真,“今天我们村子的人把你们逼上了山不说,居然还放火烧山,我急的不行,却不敢明目张胆来找你们,只能等天黑了顺着地道来看看。你们是为了帮我,你们要是出了事,我一辈子都良心不安。”

    这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我紧紧盯着吴大憨的脸庞,想从眼前这张脸上找出一丝一毫可疑的地方,可我失败了,吴大憨脸上全是诚恳和担忧,没有丝毫不对的地方。

    紧接着,吴大憨又问了我一个问题,“小兄弟,其他两个小兄弟呢,他们怎么不见了?对了,还有你那孩子呢,他们都去什么地方了?”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立刻回答了他,“那个,我在山上跑的时候崴了脚了,肚子饿的不行,他们就出去找吃的了,我等他们的时候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吴哥,我们找遍弃尸岩了,也没有找到嫂子,对不住了。”

    这个时候,我特别希望能打动吴大憨,让他念起我们帮他的这份情,这样就算他想对我下手也得顾忌一下这份情谊。

    吴大憨满脸都是内疚和不安,“小兄弟,你快别这么说了,要不是因为你们帮我做法找你嫂子,村里的人也不会追杀你们。说来说去,这都是我的错,我这次来,就是叫你们躲到我家去的,等过了这一阵村里人不注意了,你们就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再也不要回来了。”

    “因为我们做法找嫂子,村子里人才追杀我们?”这就是村子里人追杀我们的理由?

    吴大憨沉重点了点头,“村子里的人说你们会巫术,会给我们村子里的人招来大祸的,所以才会这么撵你们。这个我回去再跟你说,来,你不是崴脚了吗,你还能不能站起身来,我搀着你回去吧。你放心,村子里的人现在都回去了,现在外面没人,咱们悄悄回去,不会被人发现的。”

    我心里一沉,吴大憨现在让我跟他回去?

    我本能就拒绝了,尽可能找理由不跟着他回去,“吴哥,我还是在这里等他们吧,要是他们回来不见我,肯定会着急的。吴哥你家里事情多,你赶紧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没事的。”

    吴大憨却不由分说就弯下腰来拽我了,“咳,你嫂子都不见了,也没什么可操劳的了,现在要紧的是你们的性命。你动不了,哥哥我背你回去,现在外面天快亮了,咱们必须趁着这段时间赶紧回去,否则就会有人看到的。至于那两位小兄弟,他们回来看不到你,肯定会想到去我家找你的,你别担心。”

    吴大憨不由分说把我拽来起来,我心里大惊,生怕他发现我现在全身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装作脚疼的站都站不起来的模样,心想这样他至少不敢明目张胆对我下手。

    也不知道吴大憨到底有没有看出我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了,反正他看我“脚疼”的龇牙咧嘴的,干脆俯下身子,一下子将我背了起来,然后急匆匆朝村子里奔去!

    被他背在身上,我心思急转,想着我现在该怎么办,手里拿着墨尺,却根本没有力气挥下去,全身更是软的跟一滩烂泥一样,就算现在吴大憨真要对我下手,我根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表面上顺着吴大憨,看看我能不能恢复力气再说。

    吴大憨到底是庄稼人,背着我一个成年人很快就走出了地道,而且居然还背着顺着枯井的台阶爬到了地面上。

    我忽然间有些怀疑,就算庄稼人身体结实,能结实到这种地步,背个成年男人都脸不红气不喘的跟没事人一样?

    我们爬到地面上的时候,东边的天果然已经出现了一丝鱼肚白,但整个村子还被笼罩在一层朦胧的黑暗当中,大街上空荡荡的,但这层黑暗让大街上到处都是朦胧黑暗的怪影,看的我胆战心惊的,一颗心砰砰直跳,紧张到了极点。

    吴大憨很快就背着我回到了家,然后把我放在了炕上,这才喘了几口气问我要不要喝水。

    看他现在还没有撕破脸的意思,我当然也不能让他知道我有二心,当下点点头装作迫不及待的模样,“吴哥,我还真的渴了,麻烦你多弄点水,对了,你放点白糖……”

    吴大憨连连答应,很快就走出屋子去帮我弄糖水去了。

    等他出去后,我飞快环视了一下屋子,屋子还是吴大憨媳妇死了后的模样,到处都凌乱不堪,对面的炕上居然还放着一个纸人,我无意间扫过去,正好看到那纸人惨白的脸蛋和乌黑空洞的眼神,吓得我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差点没从炕上蹦起来!

    环视了四周一周后,我忽然发现在我坐着的炕上不远处有一把剪刀,应该是用来剪纸人用的。

    我费力朝剪刀旁边挪了挪,艰难伸出手去拿剪刀。我现在全身软的没有丝毫力气,只有用疼痛来刺激自己,看看能不能稍微缓解一下。

    费了很大力气,我好不容易把剪刀拿在了手里,我刚刚拿起剪刀,门口已经响起了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我就知道是吴大憨端着水回来了,我当时又急又焦灼,拿着剪刀就朝自己的掌心刺去,等吴大憨进来之后,剪刀正好刺破了我的掌心,疼的我差点叫出来,身子居然一下子能动了!

    我心中闪过一阵狂喜,只要我还能动,那就意味着我至少不是任人宰割!

    可我还来不及藏好剪刀,吴大憨就端着水进来了,我赶紧攥紧了手,强忍着疼痛微笑着看向他,“吴哥,麻烦你了……”

    “小兄弟,你拿剪刀干什么?”吴大憨看到了我手中的剪刀,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该不会是要对我下手吧?”

    看他脸色不太对,我心里暗暗叫苦,刚才刺破掌心后本来以为已经能动了,可在我刚才试图把剪刀藏起来时才发现,我不过是能做些简单的动作而已,全身的力气根本就没有恢复,要是这个时候再跟吴大憨发生冲突,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吴哥,我只是闲着无聊,想剪一下指甲而已,你想哪儿去了,你大半夜的去山上找我,我为什么要对付你,那我岂不是成了狼心狗肺了?”我装作一脸诚恳的模样为自己辩解。

    吴大憨手里还端着水,但看我的眼神还是很警惕,我解释后,他一脸质疑,“是吗?大晚上的,你想剪指甲?”

    卧槽,这个吴大憨居然还挺心细的,居然还能推理!

    我该怎么才能让他相信我?

    就在我焦灼万分的时候,院子里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倏地透过窗户朝院子里看去,外面一阵漆黑,我只能问他,“吴哥,谁来了?”

    “你先在屋子里呆着,别动,我去看看。”吴大憨的脸色也变了变,他很快就把碗里的水放在了我面前,然后一脸凝重急匆匆走了出去,他走出去没有多久,我就听到他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来人好像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两人就走到了另外一间屋子,应该是故意避开我的。

    吴大憨现在去另外一间屋子,我心中大喜,立刻挣扎着挪动了几下身子,这才勉强下了炕,挣扎着朝门口一点一点挪去。

    我好不容易挪到门口的时候,隔壁屋子正好传来了一个愤慨不满的声音,“等等等,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听到这个声音,我正在努力往外挪动的身子,忽然就僵住了。

    这个声音,是吴大憨媳妇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