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5章 惊疑
    意识到陀狮岭村民的意图时候,我们都被震惊了,暗道这陀狮岭的村民实在过于歹毒,居然想用这种办法逼我们下山!

    见识了陀狮岭村民的歹毒之后,我们本来还对他们仅存的一点善意,也瞬间荡然无存,着实恼恨了他们,我们虽然是外乡人,但又没做天怒人怨的事情,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这帮村民为什么忽然要将我们置于死地?

    现在村民将弃尸岩四面都点燃了大火,唯一剩下的空地就是这弃尸岩了。

    本来想着这弃尸岩寸草不生,就算四周都着了大火,那这弃尸岩至多就是灼热难耐而已,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可谁想中间竟然刮起了一阵邪风,那邪风搅着火焰点燃了弃尸岩的槐树,现在正值秋天,这槐树被点燃之后,竟然火势滔天,我们三个人瞬间就至于火海之中!

    冰冷男立刻冲我们喊道:“去地道!”

    我和金殿龙也很快反应过来,现在四面都是火海,我们所在的弃尸岩到处都是槐树,要是这火势蔓延起来,我们恐怕连命都没有了,现在唯一可以躲避的地方,恐怕只有弃尸岩上的地道了!

    当时也来不及细想,火势逼着我们立刻跟着冰冷男急匆匆赶到地道入口,然后三人急匆匆下了地道,冰冷男飞快将地道入口给挡住,确认地道下面安全之后,我们这才算敢停下来喘口气了。

    “这帮村民也太歹毒了,以后若是再见了,小爷我定然不再手下留情,妈的,居然用这种歹毒的方式逼咱们下山,好像跟咱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好不容易歇下来之后,金殿龙一拳打在地道旁边的墙上,没好气骂道。

    我的精神却一点都不敢放松,探头看了看前面黑黝黝的地道,低声说,“要是陀狮岭的村民也知道这个地道,他们要是闯了进来……不过还好,这地道很窄,易守难攻,就算他们能闯进来,咱们倒也守得住!”

    金殿龙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的话,“他妈的,他们要是敢冲进来,来一个我揍一个,来两个我揍一双!”

    冰冷男却没有说话,脸色凝重,眉头紧皱。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看他脸色这么凝重,我的心情也觉得无端的沉重了起来,低低说了一句,“其实,咱们也不知道这些村民知道不知道这些地道。只是咱们都上来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一个都没有出现,那应该是不知道这条地道的吧?我看他们好像挺忌讳这弃尸岩的,你们说,会不会跟那个发出像猫叫一样声音控制那些黑影的人有关系?”

    从我们来到陀狮岭村为止,出现的最可怕的就是那种有绿色眼睛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居然被那个能发出猫叫声音一样的人控制,那陀狮岭最可怕的,岂不是这个人了吗?

    而且,从吴大憨嘴里知道,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疯道人!

    那么,如果这条地道村民们根本不知道,那唯一知道这条地道,而且来往于村子和弃尸岩的,是不是疯道人?

    这个想法让我兴奋了起来,我赶紧把想到的跟冰冷男和金殿龙说了一下,冰冷男眼里闪出赞赏来,金殿龙则兴奋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激动道:“你小子可以啊,跟着我和师兄还没几天呢,这智力就蹭蹭见长啊,看来以后得跟我们好好混……”

    冰冷男的脸色却变了变,飞快扭过身警惕站在了入口处,“咱们还是提防着点好!”

    原来,他听我们说这地道出入的人可能是疯道人,所以他立刻警惕了起来,死死守住了入口!

    见他那么警惕,我和金殿龙也没有了心情再调笑,立刻严阵以待,警惕看着另外一个入口,若是有人进来,我们也好立刻做出反应。

    谁知,我们一直守了很长时间,直到两只眼睛都困的直打架了,地道两端却没有任何动静,稍微探到老坟的入口处听了听,除了哔哔啵啵烧火的声音之外,也没有了其他任何的声音。

    奇怪,那帮村民难道也顶不住了,所以回去了?还有那帮绿眼睛的东西,难道也离开了?

    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冰冷男开口了,“小龙,锋子,你们两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我们都明白他的意思,我们今天白天已经又跑了一整天了,又跟那绿眼睛的黑影厮杀了一段时间,再加上逃到地道里,几个人几乎都是疲惫不堪了,要是再这么下去,但凡再发生点什么事,我们都抵挡不住。

    冰冷男让我们休息,金殿龙立刻就坐下来合上双眼开始闭目养神了,我有些过意不去,想让冰冷男先休息,我看着入口,一旦有什么事情,我立刻叫醒他们就行了,可冰冷男很果断拒绝了,说让我先休息,他不累,一个人看着就行了。

    推让了一番之后,我争不过冰冷男,无奈只得坐下来闭目养神,怀里还紧紧抱着溜溜。

    我本来是打算闭目养神的,可我实在是太累了,我一屁股坐下来之后竟然就睡着了,睡着之后,我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这种香味闻着实在太过于舒服,我竟然迷迷糊糊做起梦来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踏、踏、踏……那脚步声很轻,但是却很清晰,就像是在我耳边响起来一样,清楚的无比,但那走路的这个人似乎离我很远,因为这脚步声似乎走了很长时间还一直没有走到我身边。

    我心里一惊,虽然还睡着,但心里也明白,冰冷男和金殿龙都在我不远处,根本不用走这么长时间,这应该是有外人来了!

    想到有外人来了,我下意识就猛然想要睁开眼,但试了几下我立刻大惊失色……我的眼皮沉重的厉害,像是被什么黏住了一样,试了好几次居然都睁不开眼!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睁不开眼了?

    更要命的是,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听声音大小应该是很快就要走到我身边了,我急出了一身冷汗,但就是睁不开眼!

    情急之下,我立刻习惯性朝怀里摸去,等摸到我怀里的墨尺时,我心里猛然一松,立刻紧紧把墨尺攥在了手里,紧张万分等待着那脚步声的到来。

    踏、踏、踏……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死死攥住墨尺,紧张用耳朵分辨着那人的方位,打算要是这人对我不利,我就算胡抡都要揍他一顿!可就在我紧紧握着墨尺的那一刻,我忽然反应过来了一件大事我怀里的溜溜不见了!

    “溜溜,溜溜……”反应过来怀里的溜溜不见后,我惊的差点从地上蹦了起来,可我全身软绵绵的,一点都使不上力气,甚至我叫溜溜的时候都像是蚊子哼哼一样,不知道到底叫出声没有。

    就在这时,那脚步声终于走到了我跟前,我能很明显感觉这个人在我面前顿了下来,然后一只手扶住了我的肩膀,不停摇晃我的身体,低低叫我,“小兄弟,小兄弟,你醒醒,你怎么了?”

    我能清楚听到这人叫我的声音,但他的声音又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样,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忽然反应过来了叫我的这个声音,是吴大憨!

    我不是在地道里吗,吴大憨怎么进来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了呢,就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应该是吴大憨见我一直不清醒,所以重重扇了我一巴掌!

    “卧槽,你怎么扇我……”他下手可真实在,我被他一巴掌扇的一边耳朵都嗡嗡嗡的响个不停,气的我脱口就骂了一句,我还没骂完呢,忽然就反应了过来,我居然能发出声音了,而且……我也看清楚了眼前正巴巴看着我的吴大憨那张憨厚老实的脸!

    我没顾得上搭理他,飞快看了一下四周,吴大憨手里拿了个手电筒,借着手电筒的光芒我能看到自己依旧坐在地道里,而我身边除了吴大憨之外,冰冷男和金殿龙还有溜溜都不见了!

    卧槽,他们都哪儿去了,怎么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地道了?

    吴大憨见我一直没有搭理他,他好奇问我,“小兄弟,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那两个小兄弟呢?”

    我终于看向他,沙哑着嗓子问他,“你是怎么进地道的,你知道村子里有条地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努力不让吴大憨发现我现在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气,脑子飞快转着,冰冷男和金殿龙哪儿去了,吴大憨为什么会出现在地道里?

    还有,吴大憨来干什么,他要是对我不利,我该怎么应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