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3章 寻尸体
    没有人知道吴大憨他媳妇到底去哪儿了,但如果真如冰冷男所说,吴大憨媳妇是自己走出去的,那这件事情就太过于诡异了。

    吴大憨很快就问我们,能不能帮他找到媳妇,说他媳妇跟了他多半辈子没有享过福,他生要见人,活要见尸,这也算给媳妇一个交代。说这话的时候,吴大憨眼睛又红了,满脸的悲伤和难过,说他最近是做了什么孽了,老爹死不见人活不见尸,媳妇死了居然自己还能走出去。

    我们也面面相觑,三个人都是大男人,碰到一个大男人在哭,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

    还是冰冷男最后说,“我们会帮你找的,但你得配合。”

    吴大憨也没有问到底要他怎么配合,听冰冷男说会帮他找,他立刻鸡啄米似的点头答应,“好好好,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只要你们能帮我找到我媳妇儿,让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金殿龙或许也对他有成见了,听了他这话嘴快接了一句,“你对你媳妇儿倒情深义重的,怎么也没见你愿意倾家荡产找你老爹……”

    吴大憨憨厚老实的脸腾的就红了,冰冷男横了金殿龙一眼,金殿龙嘿嘿一笑,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但他分明已经表达了对吴大憨的不满了。我也觉得这吴大憨倒是挺在乎媳妇儿的,金殿龙那么说了他一句,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心里也觉得挺爽的。

    吴大憨或许也知道他的做法有薄有厚,所以在金殿龙说完之后,吴大憨凑近我们,惊慌看了一眼四周,这才惊慌说道:“三位小兄弟,其实有一件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不是我不找俺爹,是俺爹他,他回来了过了!”

    金殿龙第一个就跳起来了,急急问,“什么,你爹回来过了,你怎么知道?还有,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小兄弟,你别急啊,不是我不想说,是不能说啊。俺爹是被活埋了的,按道理来说该我接回来才行,可我那天晚上没有接到俺爹啊,早上来的乡亲们都没有看到俺爹,要是我说俺爹自己回来了,他们会再把俺爹给活埋了的!”吴大憨一脸着急解释,声音压的跟咬耳朵说话似的。

    我越看越觉得吴大憨的老实憨厚背后掩藏着什么秘密,所以冷冷接嘴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怎么知道你爹回来过了呢。既然他回来了,那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留下?”

    吴大憨这次没有再急着解释,而是急匆匆奔到了里间,等他再出来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一个烟袋锅子,急急递到我们面前涨红着脸说,“这烟袋锅子是俺爹活着的时候一直用的,所以送神的时候我也把这烟袋锅子给他带上了,可我早上起来看了看,烟袋锅子居然在俺爹那屋,这不是俺爹回来了是啥?”

    看着他手里的烟袋锅子,我们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冰冷男开口说,“吴哥,你还发现别的什么了没有?”

    吴大憨摇摇头说除了这个烟袋锅子,其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你爹也没有见你,没跟你说他昨晚被什么给弄走了,他又是怎么回来的,回来干什么?”金殿龙一口气问了一大堆问题,跟放炮仗似的一连串。

    吴大憨还是那副迷惑不解的表情,憨厚摇了摇头,“俺没有见到俺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你们说,我媳妇失踪会不会跟俺爹回来有关系?”

    他居然忽然提出这么个问题来,我们相互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冰冷男给金殿龙使了个眼色,金殿龙立刻会意,拍了拍吴大憨的肩膀说,“吴哥,不瞒你说,这人有人踪,鬼有鬼道,要想找到嫂子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幸好碰到了我们哥儿三,我们正好懂点这个。这样,你去弄一簸箕锅底灰来,我们现在就帮你找我嫂子!”

    他说的底气满满的,吴大憨立刻就同意了,去弄锅底灰的时候还问了一句,“只需要锅底灰吗,还需要不需要点煤灰什么的,家里是农村的,不缺这个。”

    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忽然又开始怀疑了,这个老实的男人真的有问题?

    金殿龙本来脸色紧绷,吴大憨这么问了之后,他差点就笑了,赶紧紧绷了脸说,“不用了,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弄一簸箕锅底灰就行了,然后让人好好做一顿饭,我们回来再吃。”

    “这个必须要有,我光顾着丧事了,居然忘记你们哥儿三还没吃饭,我先去弄锅底灰,然后就去做饭……”吴大憨一脸不好意思,匆匆答应了一句,然后急匆匆去弄锅底灰了,没几分钟就转了回来,端了满满的一簸箕锅底灰,估计害怕我们不够用,还在上面堆了个尖儿。

    吴大憨准备好东西后,金殿龙说他不用跟着,往生的人在头七还处于意识朦胧的状态,一般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如果看到自己家人的话,很有可能刺激到她,所以吴大憨不用跟我们过去,我们三个人去就行了。

    吴大憨倒也听话,金殿龙说不让他跟过去,他立刻就憨厚笑笑,说那我赶紧去给你们做饭,等你们把你嫂子找回来了就可以吃现成饭了,然后客客气气将我们送到了门口。

    我本来以为金殿龙是故意糊弄吴大憨的,没想到从吴大憨家出来之后,他和冰冷男立刻从身上掏出了家伙什儿,冰冷男从身上掏出一把符纸来,随手一扬就将符纸点着了,他低低念了几句什么,那烧着的符纸无风自扬,然后忽地朝前飞去,飞一段距离之后这符纸就轻飘飘落在了地上。

    等着符纸落在地上之后,金殿龙就在地上撒下一层薄薄的锅底灰。

    我正好奇他们在干什么的时候,奇特的事情出现了金殿龙刚刚洒下的锅底灰上,居然显出了一排脚印来,就像是刚刚有什么人从上面走过去一样,而且看着脚印娇小,绝对是女人的脚印!

    我看的目瞪口呆,“这,这就是吴大憨他媳妇的脚印?”

    冰冷男走在前面继续点燃符纸,金殿龙抽空冲我点了点头,然后示意我不要多说话,只是跟在冰冷男身后,等符纸落下来就往地上撒锅底灰,没多大功夫,我们就走到了村口,而那歪歪扭扭的脚印显示:吴大憨他媳妇朝弃尸岩的方向走去了!

    冰冷男和金殿龙同时顿住了脚步,金殿龙皱着眉头低骂,“卧槽,他们倒是够喜欢扎堆儿的,没事都往弃尸岩跑,当捉迷藏呢!”

    我低声问冰冷男,“师兄,我听说人要是死了之后,灵魂会在死的地方徘徊,会不会是因为他媳妇是被吊死的,所以死不瞑目,又回弃尸岩了?还有,吴大憨不是说,他爹回去了吗,会不会跟他爹有关系?我总觉得,那老头子到现在为止都神秘兮兮的,太诡异了。”

    从见到他爹被活埋,到吴大憨他爹在坟地里失踪,一切都太过于扑朔迷离,到现在都没有个头绪。

    金殿龙翻了个白眼看向我,“锋子,你亲眼看到那晚棺材里装着的是吴大憨他爹?别说你根本没看到,你就算看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爹,对不对?还有,谁知道吴大憨到底有没有把烟袋锅子放进棺材里,反正都由他说了算。对了,还有那个地道,这地道明显就是长长有人来往的,那是谁在这地道里来来往往的?”

    这一番话,比刚才看到他们用锅底灰找吴大憨他媳妇的踪迹还要让我震惊,我直愣愣看了金殿龙和冰冷男很久,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骗局?可是,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我们出现只是个偶然,难道他们能预见到我们要出现,所以编制了这么个大网?可即便他们能预见到我们出现,又打算利用我们什么?

    我正想的脑袋疼呢,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抬头一看,就见一群村民手里拿着锄头镰刀,气势汹汹朝我们冲了过来,嘴里喊道:“就是他们,给我打死他们!”

    然后,一群村民立刻疯了一样朝我们冲了过来,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手里的农具,喊着要打死我们。

    我们都愣住了。

    下一秒钟,金殿龙就喊了一声,“卧槽,这村子里的人都是神经病,咱们快跑!”

    “跑,往哪儿跑?”我怀里还抱着溜溜呢,听金殿龙喊着要赶紧跑,我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往哪儿跑,急急问了这么一句。

    冰冷男拽着我就走,声音低沉,“往弃尸岩跑!”

    我当时也顾不上思考了,抱紧溜溜,拔脚就朝弃尸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