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2章 消失的尸体
    我们几个人小心翼翼走了那么久,新潮男喊了一声应该到头了,我一颗心瞬间放了下来,在这地道精神紧绷,实在是太难受了,我现在都恨不得出去大肆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因为新潮男走在最前面,他离出口最近,所以我忍不住脱口叫道:“新潮男,你快看看外面是什么地方。”

    新潮男倏地扭过头来,没好气看着我,“卧槽,怪不得你平时叫我都喂喂喂的,原来你一直给我起了这么个诨号呢,这次没忍住叫出来了?小爷我最讨厌人家给我起诨号,以后记住了,金殿龙,龙师兄,龙大爷。三者你任选其一叫,不然我跟你翻脸。”

    我脱口叫完也觉得不太对劲了,赶紧改口赔笑,“龙师兄,龙大爷,你别计较这些小细节了。快看看外面是哪里,我这不是着急知道嘛……”

    在他扭头去看出口的时候,我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叫他名字,绝对不能再随口乱叫了。

    见我还算识趣,金殿龙满意点点头。然后紧走几步到了出口,使劲推开出口处的石头看了一眼,接着一脸意外扭头冲我们喊,“卧槽,你们快来看看,来看看咱们现在在哪里。卧槽,真是超出我想象啊!”

    我和冰冷男快步朝他身后走去,想看看出口到底在什么地方,能让金殿龙这么惊奇。

    等我们凑过去看了一眼之后,也愣住了:因为我们现在居然在一口枯井里!

    这口古井一看就闲置很久了,井底干干净净的没有丝毫淤泥和水渍。更没有什么苔藓之类应该有的东西,反倒是在正对着地道出口的地方有一排台阶蜿蜒朝地面上伸去,一看就知道这口枯井是专门用来掩饰地道出口的,那排台阶只是方便出入。

    从弃尸岩上地道的入口,到地道的出口,一切都说明这地道是人为挖好的,只是隐藏的相当谨慎隐秘,要不是冰冷男心细如发,都不一定能发现这地道的存在。

    那么,这地道存在是为了什么?这是我们三个人心头最大的疑问。

    金殿龙没有犹豫,立刻对我们说让我们先等等,他先爬上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他很快就爬上去了,爬上去之后扭头冲我们招了招手,低低说,“这地道是通往村子的,咱们现在在村子里,上面没什么人,你们快上来……奇怪,他们都跑什么?”

    金殿龙最后一句话带了满腔的疑惑,而且跟我们说完之后就倏地站起身朝前面走了几步,应该是去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和冰冷男相互看了一眼,没有丝毫犹豫,立刻顺着台阶爬到了地面上,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枯井的出口正好在大街上。我们爬上去的时候大街上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只是有几道身影从几条胡同里拐了出来,接着急匆匆朝一个地方跑去,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样。

    冰冷男只看了一眼,立刻拔脚朝前奔去,低声说道:“他们去的方向,是吴大憨家!”

    吴大憨家现在正在办丧事,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我和金殿龙立刻紧紧跟在冰冷男身后朝吴大憨家跑去,等我们跑到吴大憨家的时候,他家门口已经围了一大群人了,都在垫着脚尖朝里面看。所有人脸上都是一脸好奇和惊恐,他们一边看一边低低议论着,气氛压抑而凝重。

    吴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知道这个村子的人都很排外,所以我们也没有问,只是凑到人群后面听他们议论,听了片刻,我们也跟着惊讶了:他们说,吴大憨媳妇的尸体不见了!

    而且,尸体是莫名其妙消失的,本来还躺在屋子里,可等有人再进去看的时候,就发现不见了!

    这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先不说吴大憨媳妇已经死了,死了除非诈尸,不然不会动。就说吴大憨家现在正办丧事呢,里里外外这么多人,就算这尸体诈尸或者有什么东西来弄走尸体,不会没有人看到的!

    可听他们的意思,尸体好像就是一扭头的功夫就不见的。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

    这就奇怪了。

    我们看了片刻之后,围着的人群忽然散开了,吴大憨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视线当中,他满脸悲哀和疲惫,冲着围观的村民喊了一句,“各位乡亲们,邻居们,我吴大憨在这里给你们鞠躬了,你们要是谁看到我媳妇了,麻烦给指指明路,我们两口子一向老实本分,从来不想着得罪人,大家就看在我们两口子一向和气做人的份儿上,帮帮大憨吧?”

    他这句话说的诚恳而卑微,加上他现在满身的疲惫和悲哀,周围的村民立刻被说动了,纷纷散了开来,开始去帮吴大憨找媳妇。

    他们散开之后,很快就发现了站在队伍后面的我们,一个个眼神又恢复了第一次见到我们时的谨慎和阴沉,只看得我们全身上下不自在,好在吴大憨冲我们打了招呼,“三位小兄弟,你们。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个,我们去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那个传说中的神婆,所以想着回来请你帮帮忙的。对了,嫂子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我怕这群村民看到我怀里溜溜的异样,立刻抱紧了溜溜。从善如流的编了个谎话应付吴大憨,很快就转到了我想知道的问题上。

    吴大憨好像也没心情关注我们为什么又回来了,只是长长叹口气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开始办丧事,按照规矩。你嫂子已经被挪到地上了起灵了,本来屋里一直有两个人守着的,那两个人正好都出去了。可就是出去上了一趟厕所的功夫,回来你嫂子就不见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我们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

    等吴大憨说完之后,冰冷男问他能不能去看屋子里的情况,吴大憨现在正六神无主,冰冷男这么一说他立刻就同意了,赶紧把我们让进了院子里,领着我们进了屋。

    吴大憨家院子现在空荡荡的,应该是都出去找他媳妇了,这倒也省了那些人直勾勾看着我们那种异样感。

    我们很快就跟着吴大憨进了他家的屋子,一进屋就看到外间地上铺好了草席,草席上铺着寿衣,草席前摆了寿盆、长明灯,还有一大堆烧纸的灰烬,这应该就是吴大憨媳妇躺着的地方了。

    在农村办丧事。死者一般都会被挪到外间或者客厅的地上,身下铺着之前用过的草席,穿着寿衣,头朝里躺在地上,这样方便守灵也方便亲戚朋友前来吊唁,陀狮岭的风俗跟我们那里看起来差不多。

    进了屋子后,我们小心翼翼查看了一番,这屋子是那种老式的屋子,只有一扇窗户和一扇门,窗户现在好好的没有任何损坏,那就说明他媳妇绝对不可能是从窗户出去的。

    既然不可能从窗户出去的,那就只能从门出去了。

    “这不可能啊,要是谁来家里弄走我媳妇儿,这院子里满满当当的一院子人,难道连有人抬走一个死人都看不到?”吴大憨立刻就反驳了这个可能性,“再说了,从这屋到院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不管是抬着还是背着出去,都会被人看到的。”

    他说的没错,如果他媳妇被人给弄出去,是绝对会被人看到的!

    金殿龙更是紧皱着眉头说,“你媳妇儿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是谁要来偷走她的尸体?”

    吴大憨沉默了,我们也跟着一起沉默了。一个普通的村妇而已,有谁会在她死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偷她的尸体?

    这个村子的人这么排外,看人的眼神这么阴沉,我丝毫不怀疑,要是被他们发现尸体被偷,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打死偷尸体的人的!

    想来想去想了很多种可能性,可每一个很快就被推翻了,直到一直默不作声的冰冷男说了一句,“如果是她自己走出去的,那就绝对不会被人发现了。”

    我们一起怔住。

    吴大憨先是愣了愣,又紧紧皱起眉头问冰冷男,“小兄弟,我媳妇都已经死了,怎么能自己走出去,你这不是开玩笑呢嘛!”

    可我心中已经开始接受冰冷男这个说法了,想想一个死人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当儿,飞快脱了身上的寿衣。换上自己平时的衣服,然后垂着头,不动声色从院子里走了出去……

    我后背不自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冰冷男一向话少,见吴大憨梗着脖子质问,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吴大憨又问。“她要是出去,总得脱掉身上的寿衣吧,可这屋子里没有寿衣,这怎么解释?”

    是的,屋子里没有寿衣。

    冰冷男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走到外间的长桌前,用手掏了片刻,等他再回过身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团东西,那东西的料子和模样,一眼就知道是寿衣。

    吴大憨愣住了。

    愣了片刻,他才结结巴巴说,“可,可是,可是我媳妇她,她为什么要离开家里?”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谁知道一个死了的人在想什么,又为什么要从家里出走?

    还有,一个死了的人,又怎么能从容脱掉寿衣,然后隐藏自己从家里走出去?

    她,还是一个刚死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