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11章 老坟
    为了转移村民的注意力,我们三个人故意在村子里绕了一大圈,然后才绕到了弃尸岩上。

    到弃尸岩的时候才早上七点多,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山上还有一层薄雾,高大的槐树笼罩在薄雾中,更显得郁郁葱葱的,有一种别样的阴森感。

    因为第一次弃尸岩来是晚上,我们又不熟悉地形,除了恐怖和阴森之外我们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感受。今天跟着冰冷男从另外一条小道上了弃尸岩后。我们才知道这弃尸岩的海拔居然很高,站在上面就可以将村子看的一清二楚的。

    到了弃尸岩后,我随意打量了一下村子,这一打量,我就看出问题来了:在风水中,尤其是咱们北方房屋一般都是南北朝向,而这陀狮岭的房子却全部都是东西朝向,而且门窗相对,一点都没有顾忌穿堂煞,处处都违背传统风水的格局,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这陀狮岭的房子和整个村子的格局,处处都是死局!

    我把刚才看到的都跟冰冷男和新潮男说了,“咱们老祖宗最讲究风水,更讲究格局,可这陀狮岭好像一点都不在意格局和风水,处处都是死局,真是奇怪!”

    我的话才刚说完,新潮男就指着远处说,“你们看看村子的三个方向,除了出口,这三个方向都有一座庙。看到了没有,庙强是白色的,很显眼。”

    陀狮岭三面环山,顺着新潮男指的方向看去,在这三面环的山头上,果然都有三座白色的庙宇,正好呈三角之势,将整个村子笼在了正中间,整个村子就像是被锁在了中间一样。

    我还没说话呢,新潮男就嘀咕了一句,“三庙镇村,这种情况我已经很少看到过了,难道这村子里难道有什么大邪大恶?”

    我暗暗惊疑,听新潮男的意思,这三座庙好像是为了镇压村子中的什么东西建的。那这陀狮岭到底有什么,需要用三庙来镇压?

    刚刚的发现,让我们本来就觉得沉重的心里,又变的更加沉甸甸压抑了,尤其是想到村民的种种奇怪反应,这种压抑感就更严重,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了!

    意识到这点后,我和新潮男也不再说话了,跟在冰冷男身后在弃尸岩上的槐树林间穿走。槐树林间的薄雾将周围的树木裹的若隐若现的,有一种神秘的诡异感。我们三人都不敢大意,走的特别小心,几乎是走一步都要回头看看身后有没有什么东西的。

    这么大概转了大半个小时后,除了林间的几座老坟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就连昨晚的绿眼睛还有那高的离奇的黑影也没有出现,整个槐树林安静的要命,只能听到我们三个人的脚步声和喘息声。

    “你们看出什么来了没有?”绕了一大圈之后,冰冷男终于开口问我们。

    我和新潮男相互看了一眼,“这离寸草不生。除了几座老坟之外,什么都没有啊。师兄,你那天晚上看到了什么,只有那绿眼睛的东西?”

    冰冷男点点头,“没错,这里寸草不生,可紧邻它的山坡都有草,可我们却没有在邻近的山上发现被压的痕迹……”

    新潮男兴奋接嘴说道:“师兄,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紧邻着这座山的两边都有草丛,可除了来的那座山,另外一座山上并没有压过的痕迹,那就说明……吴老伯并没有被拖到别的地方,他就在这弃尸岩上。对不对?”

    我立刻反驳道:“可咱们刚才也转了一个遍了,别说吴老伯了,连吴老伯的一根头发都没有看到。如果吴老伯没有被拖到别的地方,那他人呢,就算被什么吃了都得留点骨头吧,可这里什么都没有!”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下意识看了一眼弃尸岩上的槐树林,以确认吴老伯没有被挂在槐树上。

    看了一遍都没有看到槐树上挂着什么人时,我就奇怪了,那这吴老伯到底去哪里了?一个大活人,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我和新潮男一起看向冰冷男,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冰冷男笑了笑,“其实你们说的都对。”

    认识冰冷男这么久,我很少看到他笑的,没想到他不笑的时候好看,笑起来更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整个人会发光似的闪闪发亮,只可惜他的笑太过于短暂,一闪而过,不知道女孩子看到了该多喜欢。

    “我们说的都对?”我和新潮男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都是迷惑,“师兄,你就别兜圈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告诉我们好了。”

    冰冷男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来回在几座老坟前转悠。

    说是老坟,是因为这几座坟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坟头上杂草丛生,坟前的墓碑都有些剥落了,不知道这老坟已经存在多少年了。只是这弃尸岩阴森森的,存在几座老坟也不奇怪吧,冰冷男为什么看的这么起劲?

    新潮男看冰冷男在绕着几座老坟转,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索性跟在冰冷男屁股后面转来转去看着。看的我头都要晕了。

    他们两大概转了十来分钟后,冰冷男在一座老坟前顿住了,然后扭头对新潮男说,“小龙,咱两把这墓碑挪开。”

    我和新潮男同时愣住了,一起看向冰冷男,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说错了,他刚才说,要把这座坟前的墓碑挪开?

    冰冷男已经弯下腰去挪墓碑了,我和新潮男也不再猜了,赶紧跟他一起弯下腰去一起挪墓碑。

    这墓碑有一半是栽到地底下的,我原本以为会相当沉重,就算我们三个大男人都不一定能挪的动,可没想到的是,不知道冰冷男怎么动了一下,那墓碑被我们一动,竟然一点一点滑到了一边,滑动的时候连接着地面的地方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等墓碑滑开之后,就见一个黑魆魆的洞口闪现了出来!

    我和新潮男看的目瞪口呆的,一起去看那墓碑。才见那墓碑下面忽然有个石槽,只要用力往旁边推动,墓碑就能顺着那石槽朝旁边挪动,就会闪出这个洞口来。

    新潮男壮着胆子朝里面看了看,扭回头对我们兴奋说。“这居然是一条地道!”

    我满腔疑惑,这弃尸岩上有五六座这样的老坟,冰冷男是怎么确定这座老坟是条地道的?

    冰冷男指了指墓碑的一侧解释,“这老坟都这么些年头了,墓碑这侧却是光滑的,应该是经常有人推动。”

    我赶紧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果然见墓碑的一侧光滑无比,确实是经常推动导致的。看到这点后,我心里暗暗敬佩冰冷男的观察力,他居然能看到这么隐晦的地方。而我们刚才还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或许,就是这点差别,让他比我们要强大很多。

    新潮男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咱们现在就顺着这地道朝前走,看看它到底通往哪里,怎么样?”

    我和冰冷男都没有反对。

    当我们看到这传说中阴森恐怖的弃尸岩居然还用老坟打掩护藏着一条地道的时候,我居然觉得这陀狮岭不简单了,心里就越发想去探究一下,这地道到底通往什么地方。

    既然我们都答应了,新潮男也不再犹豫,立刻脱下衣服,做了个简易的火把,然后一马当先下了地道,我和冰冷男两个人跟在后面,他们两人有意将我夹在了中间,用这种方式保护我。

    我心里暖暖的,却没多说什么,他们这样的人,说什么话都显得煽情。

    我们三人连上溜溜一个小娃娃,一起沿着地道缓缓朝前面摸去。地道里倒不像我想象的那么阴暗潮湿,反而干燥的很,曲曲弯弯朝前延伸着,我们走了很远都还在里面,也不知道到底通往什么方向。

    我们走的很慢,时不时要警惕四周,生怕有什么东西藏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袭击我们。

    这个过程实在太过于漫长了,我一颗心高高悬着,呼吸都变的绵长警惕了起来,直到新潮男兴奋喊了一声,“前面应该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