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8章 追过来
    溜溜是天胎,自然跟普通的小孩子不同,很多我们感觉不到的东西,她都能感觉到。

    看到她忽然睁开了眼盯着槐树上挂着的人看,我就觉得心猛然一突,紧紧盯着冰冷男朝槐树走过去的身影,警惕帮他盯着四周,生怕有什么东西忽然蹿出来袭击他。新潮男也一样,他也紧紧盯着冰冷男的四周,应该是替冰冷男防范。

    吴大憨从我们身后探出脑袋来,死死盯着那槐树上挂着的人,然后脸色变了变,“不对,树上的是个女人!”

    我猛然扭头看向他,脱口追问了一句,“树上是个女人?你怎么看出来的?”

    吴大憨却没有回答我,只是紧紧盯着冰冷男朝槐树走过去的背影,眼睛眨也不眨的。我见他没有回答我,也不再问,又将目光放在了槐树挂着的身影上,那个人还在随着风晃动,我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出来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们几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冰冷男一步一步缓缓朝槐树走去,终于走到了槐树下面,走到槐树下面之后,他抬头看了看槐树上挂着的人,然后身子腾空升起,足尖在槐树上猛然一点,借着这一点的力气,他竟然蹭的飞到了树干上,然后双脚倒勾着树干,双手腾出来去解那挂着的人!

    “师兄,小心点!”见他伸手就要去解开被挂着的人,新潮男有些担心,立刻出声提醒了一句,然后他也往前走了几步,全神警戒看着四周,就怕这挂着的人是个陷阱!

    冰冷男没有回头,他手脚利索解开了挂在树上的人,就在我紧张盯着他想知道他要怎么下树的时候,就见他身子凌空一翻,身子已经朝地面上落了下来。他往下翻的时候,那挂着的人也直直朝地面坠落了下来,眼看着就要掉在地上!

    冰冷男眼疾手快,他刚在在地面上站稳,就立刻飞快朝前走了一步,那直直坠落下来的人就快要落在地上了,冰冷男却稳稳接住了,身子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只看得我暗暗叫好。

    可冰冷男的脸色不太对,他接住树上掉下来的人之后,扭头看向吴大憨,低低叫吴大憨,“吴哥,你过来一下。”

    当时冰冷男跟我还有一段距离,我只能看到他怀里抱着个人,但却没有看清楚那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只是很好奇冰冷男为什么叫吴大憨过去,难道是让吴大憨认认树上挂着的人是谁?

    吴大憨见叫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紧张无比走过去了,我看他的身影好像都在哆嗦,几米的距离而已,他却走了很久,然后才走到了冰冷男跟前,颤抖着声音问,“怎,怎么了?”

    这个时候,新潮男已经看过冰冷男怀里抱着的人了,吴大憨走过去的时候,他看吴大憨的表情很奇怪,好像有震惊,有同情还有满脸疑惑。我看的暗自好奇,也赶紧朝冰冷男走去,想去看看他从树上解下来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反应都这么奇怪。

    谁知,我才刚刚迈步,就见吴大憨猛然瞪大了双眼,然后一下子扑了上去,死死搂住了冰冷男怀里的人,接着放声大哭,“媳妇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媳妇儿,你怎么到这里了,怎么还想不开上吊了?”

    我浑身一震,槐树上挂着的这个人,居然是吴大憨的老婆?

    我赶紧走了过去,朝吴大憨紧紧抱着的人看去,等看清这个人的脸时,我不由得蹬蹬后退了几步,没错,吴大憨怀里死死抱着的这个人,居然真的是吴大憨的老婆!

    老婆现在面色铁青,双眼紧闭,而且舌头微微伸了出来,身体僵硬无比,一看就死了不短的时间了!

    想到吴大憨说只要村子里有猫猫狗狗还有人失踪,都会被发现吊在这弃尸岩的槐树林上,又看到莫名其妙被吊死的吴大憨的媳妇儿,我只觉得后背发寒,忍不住惊慌四顾,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在偷偷看着我们。

    可看了看身后,除了阴森森站立的槐树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这不但没有让我觉得心安,反而更让我觉得紧张害怕。

    吴大憨一直在搂着他媳妇哭,冰冷男低低说了一句,“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周围。”

    说完,他抬腿就走。

    我本来想要跟着他去,可他却拒绝了,而且态度很坚持,说让我在这里跟新潮男一起陪着吴大憨,要是有什么事情还可以招呼着点。我想想也是,我身手不在地,要是跟着他去了反而是他的累赘,索性就留了下来,陪新潮男一起看着吴大憨。

    吴大憨哭了一阵之后,新潮男问他,“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埋了老人后半夜来请回去的,这事只有家里的男人才干吧?”

    “没错,只有男人过来。一来是男人身上阳气重,二来这女人天生胆儿小……怎么了?”自己的老婆忽然死了,吴大憨哭了一脸的泪水,回答了新潮男的问题,他恨恨说道:“我两口子平时跟人无冤无仇的,连只蚂蚁都不会踩死,怎么会有人要杀我媳妇儿,真是作孽哟!”

    吴大憨的这句话,直接就排除了是有人跟他们作对,把他媳妇吊死的可能性。

    新潮男紧紧皱起了眉头,将怀里的溜溜交给我,弯下腰检查了一下吴大憨的媳妇,检查完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其实在看到被吊在槐树上的人是吴大憨媳妇时,我也在想,是谁会吊死一个老老实实的农村女人?可看新潮男没有说话,我也就没有再问,只是紧张看着四周,等着冰冷男回来。

    冰冷男没有让我们等太久,很快就返了回来,看到他返回来,我刚想打招呼,就见他脚步匆匆赶到我们身边,对我们低声而快速说道:“小龙,你背着尸体,咱们快走!”

    他急匆匆赶回来已经够让我们紧张了,现在又压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的心更是猛然悬了起来,新潮男更是没有说半句废话,弯下腰将从吴大憨手里抢过了他媳妇的尸体,然后对吴大憨说,“你走中间,快点!”

    他们两认识多年,长久在一起已经有了默契,彼此只要一句话都明白对方想要干什么,所以我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接着是吴大憨和新潮男,最后是冰冷男。

    回去的时候是下坡路,我们走的很快,甚至有些跌跌撞撞的,看到路就走,也不管到底是不是小路,也不管能不能走的过去。

    因为紧张着急,我们很快就走出了弃尸岩,然后回到了通往吴大憨家坟地的那条小道上。

    走到这条道上之后,我见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什么异动,以为没什么事了。

    可我还才稍稍松懈了一下,就见几道黑影从小路下的一排田地上飞快闪了过去!

    这一次,我们看到了那几道黑影的大概形状。

    看到那几道黑影的大概形状之后,我们每个人都瞪大了眼,一脸的难以置信:那飞快闪过的黑影大概有四五个,看上去倒像是人的模样,唯一让我们诧异的就是他们的身高,他们居然足足有一个半成人那么高,就那么飞快冲距离我们大概十来米的田地里闪过,然后消失不见!

    “卧槽,那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会那么高!”新潮男愣愣看了片刻,然后低低骂了一声粗话,“师兄,追我们的就是那些玩意儿?”

    冰冷男看了一眼身后,声音依旧低沉,“不是,是别的东西!”

    居然还有别的东西!

    我连顿都不敢顿了,立刻又加快脚步朝前面狂奔。

    可是,我还抱着溜溜,新潮男还背着一具尸体,冰冷男还要时不时警戒四周,就属吴大憨最轻松了,可他却浑身颤抖,勉强走了几步路,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不行,我,我腿软,软的走不动了!”

    这个关键时刻,他居然被吓的腿都不会走了!

    新潮男跺了跺脚,刚要说什么,冰冷男已经走了过来,然后一把拽起吴大憨,架着他就往前走,“快走,那东西快要追上来了!”

    卧槽,快要追上来了?

    我吓得心一突,也顾不上朝后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立刻抱着溜溜朝前狂奔!

    我奔了几步之后,就听到左侧的山坡上有动静,又是那种类似于刮风时才有的呼呼声,听起来像是某种野兽的低低嘶吼!

    听到这声音后,我忍不住扭头朝左侧山坡上看去,这一看我整个人都差点炸了。

    左侧山坡上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一起狂奔。

    那东西……有一双绿色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