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人勿扰 > 正文 第7章 树上的人
    黑洞洞的夜里,那双绿色的眼睛显得特别显眼。

    我吓得猛然一抖,扭身就去抓走在我旁边的新潮男的手臂,低声惊呼,“有东西!”

    被我猛然抓住了手臂,新潮男也很明显一抖,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然后反应敏捷朝我指的方向看来,“在哪儿?什么东西?”

    我正要指给他具体的地方,可我来回看了片刻,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那双绿色的眼睛……不见了!

    冰冷男和吴大憨也顿住了脚步扭头朝我们看来,冰冷男还好,吴大憨吓的比我还哆嗦的厉害,说话是嘴唇抖的都不会说话了,“什,什么东西?”

    我环视了一遍四周,心还在噗噗跳,吴大憨问了之后,我咽了一口唾沫才回答了他,声音也不自觉压的很低,“不知道,只看到一双绿色的眼睛……”

    我的话还没说完,吴大憨身子猛然一晃,脚下一个出溜,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嘴里喃喃嘀咕重复着几句话,“夜魅郎,夜魅郎,夜魅郎出现了,夜魅郎出现了,它会要了咱们的命,会要了咱们的命……”

    吴大憨一出溜摔倒的样子真的特别滑稽,这要是搁平时,新潮男肯定止不住早就笑出来了,可现在没有人觉得他滑稽,只是紧紧盯着他的脸看他不搜控制一样喃喃颠三倒四说那么几句话,“夜魅郎”三个字像是一把锤子一样,重重敲击在我们三个人心头上,让我们不由得相互看了一眼,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按照吴大憨的意思,那双绿色的眼睛是夜魅郎的眼睛?

    我不自觉又朝四处看了一眼,四处还是黑咕隆咚的,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什么绿色眼睛。那盏煤油灯现在是冰冷男提着,发出的光很昏暗,却能映出我们我们几个凝重的脸庞和吴大憨惊恐到极点的眼神。

    因为突然出现的绿色眼睛,我们几个人好长时间都站在原地没有动,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有什么东西忽然就从暗处蹿了出来,不明不白就要了我们的性命。可等了很长时间,周围除了黑的化不开的夜色还有茂密繁盛的槐树,什么都没有!

    “那痕迹消失了。”几个人警惕站了很长时间,冰冷男忽然开口说话了。

    我们被他一句话拉了回过神来,飞快朝地上看去,可不是,刚才路过的地方都是野草茂盛的山路,所以只要拖着走过去的地方草丛都会被压到,都会留下痕迹,可到了这弃尸岩之后,这山坡上到处都长满了槐树,树下竟然到处都是裸土,杂草不生!

    要不是冰冷男说没有了痕迹,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注意到这种异常!

    “吴哥,这弃尸岩是怎么叫起来的?”看着脚下寸草不生的土地,我只觉得奇怪异常,我们在这山上站了很久了,除了满山的槐树,也没看到什么岩石之类的东西,就很好奇这地方为什么会被叫做弃尸岩,而不是弃尸坡或者弃尸林之类的。

    吴大憨刚才吓得不轻,现在停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也渐渐回过了神来,见我问他他才开口说道:“这里本来是石山,到处都是一间房子那么大小的岩石板,村子里之前盖房子砌墙什么的,还有人来这里采石什么的,这里并不像现在这么阴森可怕。也不叫弃尸岩,而是叫南石坡。被叫做弃尸岩,要从很久之前说起了……大概三十多年前吧,那时候我还是十来岁的孩子,但已经开始记事了,就记得我们村有个姑娘,长的水灵灵的特别好看,出嫁的前一天忽然失踪了,她家里人都急疯了,发动了全村的人寻找。”

    我们都被吴大憨的故事吸引了,都巴巴等着他接着往下说,他稍微一停顿,新潮男立刻催促他,“吴哥,你快接着说啊,找到了没有?”

    吴大憨摇了摇头,脸上开始露出惊恐来,“一直到了姑娘失踪的第五天,有一家来这里采石头用,连采石头的家伙什儿都没有拿就跑回村子里去了,说那姑娘就在这弃尸岩,不,就在这南石坡,但模样不太好了,让她父母赶紧去认去。他父母当时因为女儿失踪,还耽搁了一门好亲事,所以两口子一病不起,正躺在床上呢,一听说女儿找到了,两口子从炕上翻下来就往南石坡跑,连鞋都没顾得上穿。我当时还是小孩子,最喜欢热闹,哪儿有热闹往哪儿凑,所以我就跟着来看热闹了……唉,我真后悔那天来了,那天看到的东西太可怕了……”

    事情是三十多年前发生的,可现在吴大憨提到的时候还是一脸惊惧,显然当时看到的场景对他影响有多大。

    “我赶过去看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围着看了,但是他们都一脸……我也说不上一脸什么,我就好奇,立刻挤进去看了,但这一看,我也愣住了。”这一次,不等我们催促,吴大憨就继续往下说了,“那姑娘正躺在一块巨大的石板上,全身上下完完整整的,甚至脸上还带着笑,只是……”

    他紧紧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想该用什么词表达最合适一样。想了许久,他才接着说了下去,“只是她,只剩下一副皮囊了,里面空空的,全部被掏光了。更奇怪的是,这姑娘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口,可就是里面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你们都见过晾衣服吧,她当时就像是晾衣服一样被晾在了石板上。”

    我们都愣住了。

    一阵寒意,从脚底一点一点冒到了心头。

    吴大憨好像不吐不快似的,又急急朝下说去,“这只是开始,后来每隔一段时间,村子里就会有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失踪,然后像第一个姑娘一样出现在这石板上,从外面来看跟平时没什么二样,可里面都被掏空了,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口。村子里后来来了个道士,说这石板太过于巨大,堵住了山脉的邪气和阴气,这才导致村子里一直出现这种诡异的事情,所以村子里立刻找人把那些石板都起了,然后按照道士的主意,在这山坡上种满了槐树……”

    我们听的全身生寒,但却很敏感的捉住了吴大憨话里的“道士”两个字。

    “那道士,是不是一个疯疯癫癫,穿的破破烂烂的疯道人?”新潮男立刻接过了吴大憨的话,试探性问道。

    吴大憨猛然抬头看向他,一脸好奇,“你也见过那个道士?没错,他确实有些疯疯癫癫的,但当时村子里都吓怕了,谁敢不听?”

    我们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欣喜,我立刻又问道:“那后来呢,那个道士去哪儿了,村子里还有没有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其实我们当时更关注的是那个疯道士到底在什么地方,只是不能问的太明显,所以借着问村子里的事情顺势把疯道人的下落给问了。

    我问了之后,吴大憨恨恨啐了一口,“他妈的,这道士真不是东西,他当时还收了我们村子不少好东西,岩石都被起了之后,倒也没有再出现大姑娘被掏了身子的事情了。村子里也消停了四五年,可后来村子里不断有猫啊狗的失踪,渐渐就开始有小孩子不见了,然后就是大姑娘小媳妇……等发现后,他们都在这弃尸岩,每一个都被吊在了槐树上,就跟晒腊肉似的……”

    他刚说完,正好来了一阵风,吹动树枝唰唰作响,我们忍不住朝高高的树干上看去,只看了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的一课槐树上挂着一个人!

    我当时猛然抬头看到,吓得腿都软了,只能用手指着那槐树上的人让他们看,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几个人齐刷刷朝那槐树看去,吴大憨更是嗷的叫了一声,飞快躲在了我们后面。

    我们几个无暇理会他,只是紧紧盯着树干上不停随风摇摆的人。这个人被什么挂住了脖子,正好挂在距离我们三四米远的一棵槐树上,风吹动槐树的时候,这个人的身体也跟着晃来晃去的,看着诡异极了。

    我看的头皮发麻,低声问,“你们来的时候注意到树上有人了没有?”

    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努力回忆了一下,但想来想去,我也只记得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地面,根本没有想起抬头看看槐树上会不会有什么东西,所以只能问冰冷男和新潮男。

    新潮男直直盯着一直不停随风晃动的身体,缓缓摇了摇头,“我刚才看了,周围的树上根本什么都没有!”

    我怔住了。

    要是刚才我们周围槐树上还没有什么东西,那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挂上去的?挂着这人的地方距离地面大概有两米多高,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在我们丝毫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把一个人挂在了树上?

    “你们说,那,那树上的人,会不会是,是俺爹?”吴大憨躲在我们后面看了半天,终于结结巴巴问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都抖了抖。

    冰冷男低低说了句,“你们都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说完之后,他迈步就朝挂着一个人的槐树旁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我的心不自觉悬了起来,无意间扭头看的时候,新潮男怀里的溜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睁开了双眼,正盯着槐树上的那个人看。